[老九门]妾身有礼 - 第3章 乐极生悲 by 若善变

[老九门]妾身有礼 - 第3章 乐极生悲,作者:若善变

一行四人走出梨园,张副官担忧的请示自家老大:“佛爷,如果二爷当真不肯帮这个忙?”

佛爷回身看了眼梨园:“不管二爷在不在乎这件事情,我都要把这件事情查个水落石出,入夜之后,把八爷请过来。”

“好。”张副官得到命令安心的走向车旁打开车门,二丫扶着李颜弯腰坐进车里,张副官顺势关上车门,待确认二丫坐上另外一辆车后,才转身坐进副驾驶座,吩咐开车。

坐进车里,张启山叹了口气,皱着眉闭眼靠在椅背上,见张启山似乎显得很疲惫的样子,李颜自知目前帮不上忙,只能忧心的看着不敢打扰。

车行得很稳,此时车窗外的太阳已快落山,夕阳的余晖洒在车窗上带着暖意,李颜倚靠在车门上往外瞧去,长沙城的街道仍然热闹非凡,出摊的小贩开始收拾货品桌椅,走街串巷游玩的孩子在妇人的呼唤下三两打着招呼准备归家,因为工作也因为莫名的自尊心,多年外出打拼的李颜格外羡慕那些虽然工资不高,却拥有一个平凡而温暖家庭的女同事,不知道是性格所致还是自己真的是眼光太高,身边不缺乏追求者的李颜仍是单身了多年,让身在老家的父母没少抱怨。

收回心神,李颜自嘲的笑笑,老李家子女众多,李颜非长非幺,即使现代的李颜出事,按照自己向来未雨绸缪的性格,一早就准备好的遗嘱和保单也算是回报了父母的养育之恩,当真是了无牵挂了。

转头看着闭目养神的张启山,脑海中不禁不断回放刚刚初见他出现在戏院门口时的伟岸身姿,俯身询问自己安危时眼里透露出的关心,在看《老九门》这部剧时便极为欣赏这位为国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大官爷,忠义两全的一代英豪,而这样一个出色的男子,想不到有生之年自己能有幸成为他的内人,冷静之余既让人觉得无比欣喜,却也无比恐慌。我该怎么做才能勉强配得上他,接下来的日子里该如何与他相处,虽然通过剧情大约了解了他的为人,但作为局外人看剧中人和成为剧中人物的夫人那是两码事,理想与生活向来背道而驰,尽管自己现在已经拥有了原主的记忆,但就是有了记忆,自己才觉得更加奇怪,自己好像是现代穿越来的李颜,又好像是自小生活在这长沙城的李颜,两种人生经历的碰撞,两种人性格的融合,李颜觉得自己有点精分了,希望接下来的日子张府的人不要觉得自家太太精神状态有问题就好。

在李颜的纠结中,车子载着众人到达了张府,管家接到下人通知早已候在门口接待老爷太太的归来。

张佛爷直接推开车门先下了车,李颜后一步,在二丫的搀扶下才款款从车里走出,一出来便听到佛爷交代管家去寻一位医生来府上,李颜擦了擦汗,自己有病没病自己心里清楚,但搞不好穿越的后遗症还真的带着什么副作用也不一定,见识下民国时期的医术也算长长见识。

“佛爷,晚餐已备好,是现在开饭还是?”管家躬身请示。

张佛爷看了眼瞬间精神的李颜,对管家交代道:“现在吧。”

终于等来了晚餐的李颜高兴的看着一桌还算丰盛的晚餐,不过佛爷虽然家道殷实却并不铺张浪费,因为公务繁忙,对于食物的要求更是只要能果腹即可,但所幸张佛爷深愔术业有专攻,府邸的一应事物均有专人打理,记忆里李颜这个太太也算是半个甩手掌柜,只要打理好佛爷的贴身事物,其他的都没怎么需要她操心。

所以李颜此刻眼中还算丰盛的晚餐,是相对中午那顿被当成早餐的可怜兮兮的一碗粥对比下,三菜一汤的中餐让李颜格外满意。

张启山身居高位,性格难免有些刻板,张府的规矩向来仿照军队的部分规矩来管辖,所以饭桌上也能看出张府的规矩严,等到张启山开动,李颜才举着筷子朝自己喜欢的饭菜夹去,两人都没有习惯让下人伺候,所以守候在一旁的下人也不过是随时等候主人吃完收桌罢了。

“阿颜今天的胃口似乎不错?”张启山看到李颜虽然吃相不错,但那双不停夹菜的手,让张启山有些诧异。

“额,今天起来迟了,到目前为止,才吃了两餐。”李颜咽下口里的饭菜才回答张启山的疑惑。

“晚上别吃太多,容易积食。”张启山虽然不放心的嘱咐道,但看到李颜的好吃相,心中暗道是不是今晚的饭菜做得格外的好,才让李颜胃口大开。思量间不知不觉竟也跟着多吃了两口。

吃过了饭,饮了漱口茶,张佛爷又如同往日一般进了书房就没再出来。无所事事的李颜交代好管家熬煮一碗银耳莲子汤备着给佛爷当夜宵,带着自家贴身丫鬟往卧室走去。手刚触碰到卧室大门,突然肚子一阵绞痛,李颜脸色一白,低呼一声半蹲在地:“快!快扶我去厕所。”

二丫惊慌:“太太,太太您怎么了?”

“别嚷嚷,快扶我起来!”李颜肚子一阵咕噜噜声炸响。

二丫大力搀扶起李颜,两人推开卧室门直奔厕所而去。坐在白瓷抽水马桶上,李颜万分感谢张府的现代设备,因为是欧式风格建筑,财力支撑下,府邸里浴室、卫生间一应俱全。但时下民国人的习惯,除了上厕所洗澡,一般的洗漱还是习惯提热水来洗。

数十分钟后,李颜虚脱无力的在二丫的帮助下,勉强冲了个澡躺在床上半死不活。预约好时间上门的医生刚好现场救治肠胃不适的李颜,一番诊断后,医生让随行的护士给李颜挂上生理盐水,并将开好的西药交给二丫嘱咐用药的注意事项。看着李颜吃下止泻的药后,面容和善的医生颇有医德的再三叮嘱李颜:“张太太,我已交代了管家一会点滴挂完后如何取针的相关事项,挂完点滴你就会没事了,不必太过担忧。不过张太太,您脾胃弱,这次突然暴饮暴食才引发了肠胃不适,建议您近期饮食方面需要注意保持清淡些,少食多餐方是养生之道。”

“谢谢医生,管家,帮我送送医生出府。”李颜维持着脸上的笑容,冲医生点了点头,“哦,对了,我刚交代过,这事没让佛爷知道吧?”

管家躬身回道:“没有,太太,这事还未禀告给佛爷。”

“佛爷公务繁忙,这种小事不要再去打扰佛爷了。”

“好的,太太。”管家有礼请了医生出去。

“二丫,你也下去吧,我想一个人休息一会。”

“可是太太,您点滴还未挂完······”

“无妨,这点滴一时半会也不可能这么快挂完,估摸着时间过两刻钟后你再过来看看。”

“那太太,二丫暂时先下去了,有事您随时召唤二丫。”二丫看了看太太仍是有些苍白的脸色不放心的回道。

李颜无力的挥了挥手,二丫顺势退出了房门。看着终于安静下来的卧房,李颜哀嚎一声埋入棉被里:“苍天呐,人这一生唯美食与爱情不可辜负,现在是爱情在来的路上,美食却狠心的离我远去了。”常年漂流在外的李颜,工作之余没有其他爱好,就喜欢搜罗各种美食打发时间,现在这唯一的爱好就要葬送在原主柔弱的肠胃上,饮食清淡,不就是委婉的要求自己如素吗?想不到我李颜这一朝穿越,收货了一枚美男相公,却被要求过起了道姑的生活,这真是,人生啊,果然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因为肚子不适,想睡也睡不着,数着时间终于熬到管家给自己拔了吊针,这下一身轻松的李颜才迷迷糊糊地在等待佛爷归来数时间中睡过去了。

“哎哟,真是可怜呐,小小年纪就没了母亲。”

“诶,你听说了没有,听说这一家的夫人是自杀死的。”

“不会吧?我怎么听说是病死的啊?”

“不是不是,唉,这一家子也是遭到报应了啊,快走吧,横竖是个晦气事。”

白幡飘扬的李府,半大孩子,面容还未长开的李颜木着脸跟着哥哥姐姐们跪在祭堂里,堂屋正中停放着母亲的棺椁,棺椁后的供桌上,只有母亲的灵牌,没有照片,李颜闷不吭声的跟着家人烧了元宝烧纸人,期间终于忍不住问了哥哥一句:“父亲呢?”

犹记得当时哥哥的脸上满是愤然:“该死的日本人!”

哥哥没有再说第二句话,但李颜已经知道了哥哥的意思,原本木然无波的眼睛里逐渐显现仇恨。

画面一转,张灯结彩的红府门口,二月红穿着一身大红满脸喜色的与上门贺喜的客人们抱拳道谢。李颜一身孝服隐在红府附近,红红的眼眶里满是哀伤痛苦,却始终没有掉落一颗眼泪。那夜,红府的热闹灯火亮了多久,李颜就站在红府对面阴影处站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