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闲君 - 第33章 壹·逍遥重生(清风不解语)

一代闲君 - 第33章 壹·逍遥重生,作者:清风不解语

三年后,京城。

逍遥茶社仍在讲着无尽的绯闻佚事,只不过自先皇后遇刺身亡之后,帝后恩爱的传说渐渐偃旗息鼓,取而代之的是将军之女假扮宫女随侍君前与圣上日久生情一朝为妃宠冠后宫的传奇爱情故事。

欢喜天里的书依旧描绘着爱恨情仇与奇情艳遇,只不过掌柜成了女的,人称“轻薄女”。

青墨坊依旧品流复杂,只不过出了个史无前例的女吏部郎中——高遗爱。

红粉巷中一座极乐楼崛起,延续了江南寻欢阁“鸨儿美,姐儿俏,奴儿俊”的传统,更附加了一项“食物美味”,引无数英雄竞折腰,一时之间风头无两。

不过这些都比不过一个消息来得震撼。

三年前在悦来客栈被京兆尹的人马找到的蒙面侠客,后来被带进宫中加官进爵受尽荣宠的那位明月明大人,据传是先帝在民间的私生子!

“稿子呢?稿子呢!”

逍遥茶社的后台,众人忙做一团。

今日主讲的博士张老头拿扇柄不断砸着桌子,暴躁地怒吼:“稿子呢!”

一个小厮战战兢兢地上前,“已经着人去催了……”

“催催催!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才去催?说!今天谁执笔?谁执笔!”

小厮被吓得紧捂耳朵,带着哭腔回:“是大姑娘!”

张老头躁狂地扯住本来就不多的头发,咬牙道:“早该知道是她!不拖稿是会死啊!嗷!”

就在众人欲哭无泪,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的时候,捷报传来——“稿子来了稿子来了!”

张老头骂骂咧咧的,接过稿子一目十行,再抬起头时早已换了一副慈眉善目的标准说书人模样,上台去也。

他一离开,后台众无不松了一口气,脱力瘫到一旁。

“说,这先帝南巡,偶遇一美貌女子,几夜露水之后,美人凭空消失。先帝怅然回京,却不知这女子原来是江湖中人,生□□自由,无拘无束,不愿成为后宫禁脔,遂离开先帝。后来发现珠胎暗结,便偷偷生下孩子,取名明月,独立抚养。”

二楼包厢里,女人倚在窗沿,自斟自饮。

她的面容平凡,扔到人群里就找不到了,唯有那副悠然惬意的神情总会引人多看一眼。不过,也仅仅只有一眼。

包厢的帘子被掀开,一个秀气的小厮鬼头鬼脑地探进来,看到她,皱了皱眉。

“大姑娘,大白天的就喝酒可是有什么伤心事?”

“大姑娘”只淡淡瞥了他一眼,“那你大白天的就易容可是又接到什么案子了?”

声线稍显低沉,不似寻常女子。

那小厮嘴角牵起一抹浅浅的笑意,抬手在脸上一拂,露出一张清冷如玉的面孔。

正是兵器谱上排行前五的惊鸿剑客秦子玉。

“你怎么看出来的?”

“直觉。”

秦子玉就近坐下,看了一眼“大姑娘”脸上毫无破绽的易容,道:“我以为你会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顿了一下,想起一件事,“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看出来了吗?”

“召南虽然做事有些傻头傻脑的,眼神却是精明的,你那时有些矫枉过正了。”

顶着一张平凡无奇的面容,“大姑娘”回想起三年前的往事,恍若隔世。

秦子玉也想起了。眼前的大姑娘彼时还是皇后,而他则是一个业余杀手。

当得知刺杀对象是明月云采采的朋友时,原想放弃委任的,反正只是为赚钱而已,杀谁不是杀?无谓让朋友为难。谁知云采采却说,不能放弃,不能让委托人有机会找其他人去刺杀。所以他们决定将计就计。

举止迟缓优雅,说话温温淡淡,这是他对她的第一印象。

十足的一国之母气度,却无甚威严。

第二次见到,在皇帝面前,她多了几分生气,完全的小儿女情态

后来被他劫走,她又恢复了最初的恬淡优雅,全无半分惧色,只问了一句“你不会现在把我劫走然后亥时再把我带回玉瑶宫杀掉这么无聊吧”。

再后来,明月困在宫中被迫为官,云采采一怒之下就决定把她藏起来。

在皇帝封城,名为搜刺客实为找皇后的时候,云采采派了几个手下姑娘混到各大城市中,然后放出风声说某地出现神秘妙音女子。

接着,大张艳帜开了个极乐楼,楼中有位妙手厨娘的风声继续传出。

最后,还请他教她易容易声混入逍遥茶社。

她当上了茶社的执笔,人人唤她一声“大姑娘”,他也发现偶尔为茶社当当线人跑跑消息来钱不比当杀手慢,而且还低风险。

自从姐姐给死老头生了女儿之后,死老头越来越容不下他了。

于是渐渐的,除了练剑应付挑战之外,他更多的时间都是呆在她身边。

不是家人,他对她没有对柯九那种感情。也不是朋友,他对她没有对明月那种感情。

说不上是什么关系,只是很默契地不排斥对方的陪伴。

“你又被圣手赶出来了么?”

“大姑娘”,也就是现在的清鸣,又给自己斟了一杯酒,随口问道。

子玉将思绪拉回现实,撇了撇嘴,没有否认。

清鸣有些好笑,继续问:“这次又是因为什么?你又偷偷教他女儿小乖喊他死老头?还是怂恿九姑娘改嫁给你?”

有云采采在,子玉小时候发誓长大了要娶九姑娘的事自然成不了秘密。

子玉面无表情地摇头,“都不是。”

“那是什么?”

“小乖生辰那天许愿说长大后要嫁给我。”

“噗——”清鸣嘴里一口酒喷了出来,忍俊不禁道,“圣手一定以为是你教的。啧,没抢到老婆又来抢女儿,换成我是他也得赶你走。”

子玉不冷不热瞟了她一眼,“不许写。”

清鸣眼神闪了闪,随即微微一笑诚恳道:“都是自己人,我怎么会那么做呢?”

子玉不信,指了指帘外。

张老头还在唾沫四溅地说书,用的就是她的稿子。

“明月得高人传授武艺,虽因行事不按常理得了‘五毒公子’的称号,实际却是个不折不扣的侠客!今儿个,小老儿要说的,就是这明月大侠与风尘侠女云采采之间不为人知的故事!”

子玉挑眉,“‘五毒公子’这称号难道不是因为他喜欢乱放毒才得的么?大侠?”

清鸣淡笑,“怎么说都是男主角,美化一下也不为过。”

听到“风尘侠女”这四个字,子玉直接说不出话了。

云采采一直以老鸨身份为荣,绝对不会喜欢这么虚伪的称呼的。

清鸣面不改色,继续抛出官方解释:“艺术加工,这都是必要的艺术加工。”

最后她还补充了一句:“你现在相信我不会写你的事了吧?”

所谓秘闻就是要三分真七分假才好玩嘛,真事有什么好写的。

“我相信。”子玉点点头,清鸣还来不及露出笑容,他就接着说,“我相信你会把我说的事艺术加工到连我都不认识了,再写出来。”

清鸣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哎?我都没想到原来可以这样做咩?啧啧,子玉你学坏了!”

子玉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装,你继续装。

信手拿起一杯酒往嘴里倒,猛不丁一股呛辣直逼到喉腔鼻腔!

他受不了,剧烈地咳了起来,鼻水泪水齐齐流了出来,脸也皱成了一团。

“你,咳咳,你什么时候喝这么烈的酒了?”

半天,无人回应。

皱着眉抬头,却见清鸣一脸怔然,见他看向她,仓皇一笑,猝不及防湿了眼眶。

有一个人,也不会喝酒,但偶尔爱逞强。喝得满脸通红,一张素包子脸皱成了肉包子,他还会委屈地喊:“小拙,这好难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