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界 - 第3章 心动 by Larus

越界 - 第3章 心动,作者:Larus

第二天早上贺辰和叶昀去了贺汐的学校,贺辰因为连续两天都睡眠不足坐上地铁没多久就又睡着了,到站还是叶昀把他叫醒的。

“你昨天是不是又没睡好啊,黑眼圈那么重。”叶昀问道。

“嗯,昨天熬了个夜。”贺辰低头给妹妹发了条消息。

“你不会是通宵了吧?”

“两点吧,好像。”

“以后别熬那么晚了,对身体多不好啊,一会儿回去一定得补觉啊,你是不是昨天就没听我的话补觉还熬夜熬到那么晚,所以今天才状态这么差。”

“你是我妈吗……”贺辰收起手机看着叶昀。

叶昀笑着揽住了贺辰的肩膀,“我关心你嘛。”

“……”贺辰没有回复叶昀的话,他继续说道:“快走吧,妹妹说她在宿舍收拾东西马上就好了。”

贺辰和叶昀在学校门口等贺汐。

叶昀站在贺辰边上偷偷地盯着他看,而贺辰正专注地看着校门口出来的人,在当中找着妹妹的身影,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边上那个人的目光。

这会儿虽然是早上但气温还是挺高的。贺辰早上起来的时候就有些头疼,身上还有些发冷,现在在太阳底下一晒就更难受了,从地铁站出来走路加上站的这一会儿也没多久他就有些疲乏。

该不会是发烧了吧?头疼发冷又疲惫的。这两天都没好好睡觉,一会儿回去了量个体温吧,然后再补个觉。

“贺辰?”贺辰正这么想着就听到叶昀叫了他一声。

“嗯?”贺辰向叶昀的方向刚一扭头就感到一阵头昏,贺辰微皱着眉头揉了揉眉心。

以前熬夜也没这么难受啊,不会是真生病了吧?因为昨晚空调温度开太低了?

“你不舒服?”叶昀伸手摸了摸贺辰的额头,“不会是发烧了吧?”

贺辰把叶昀放在他额头上的那只手拿开了,“我没事儿,就是睡眠不足。你这摸也摸不出什么,我回去自己量个体温就行了。”

“你手怎么这么凉?”叶昀紧紧回握住了贺辰的手,试着他手上的温度,贺辰的手指在这个炎炎夏日竟是冰凉的。

叶昀这会儿倒是没因为两人的皮肤接触而脸红心跳,他一脸担心地说:“真发烧了?要不还是去趟医院吧。”

“真没事儿,一会儿回去睡一觉就好了。”贺辰想把手抽回来,可谁知却使不上力气,他的手还是被叶昀紧紧地握着。

两人说着话没注意看校门口,一个穿着校服的女生走到了叶昀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昀哥。”

她就是贺汐,虽然和贺辰性别不一样但两人站在一起还是看得出很多相似的地方。

“你们说什么呢这么认真,都没注意到我。你们……”贺汐看到贺辰和叶昀握着的手愣了一秒,大大的眼睛里是大大的疑惑,“你们拉着手是干嘛?”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啊,没什么。”叶昀回过神松开了贺辰的手,他对着贺汐笑了笑,调侃道:“你这一上来先找我也不找你亲哥,都不怕他回去跟你吃醋。”

贺汐笑着回答:“我可没那么小心眼。走吧,回家,中午想吃什么哥回家给你做。”贺辰刚想接过妹妹手里的行李箱就被叶昀抢了先,“我来吧,你不舒服就别太累了,走吧。”

“……行吧。”

“哥你生病了?脸色那么苍白。”贺汐挽上了贺辰的胳膊。

“没事儿,有点头疼,回去睡一觉就好了。”贺辰摸了摸妹妹的头,“你昀哥刚才关心我关心得已经够多了,我要是再听人那么念叨一遍怕是要更难受了。别担心我了,真没事儿。”

“好吧,那我们一会儿回去吃什么,哥你就别做饭了,我做吧。”

“好,回去再说吧,听你的,怎么样都行。”

叶昀也跟着贺家兄妹一起回去了。

贺辰回去之后量了体温,的确是发烧了。然后贺辰就在叶昀和妹妹的逼迫之下吃了药去睡觉了,贺辰也确实是累了,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

贺汐给贺辰煮了粥,做了个清淡的菜。

叶昀进了贺辰的房间,贺辰还在睡着。

叶昀轻轻在床边坐下了,叶昀注视着贺辰熟睡的脸。

睫毛真长。

叶昀情不自禁地伸手轻轻戳了一下贺辰的睫毛,结果贺辰被他这么一个小动作弄醒了,他的睫毛抖了抖,然后就睁开了眼睛。

贺辰一睁眼就看到叶昀正盯着他看,“你看着我干嘛…妹妹呢?”贺辰坐起来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

“妹妹收拾东西去了。她给你熬了粥做了菜,起来吃饭吧。”

贺辰和叶昀去了客厅。

贺辰坐在桌前拿起勺子搅了搅碗里的粥。

“要我喂你喝吗?”叶昀笑着对贺辰眨了眨眼。

“不用了,我谢谢您。”贺辰舀起一勺喝了一口,却猝不及防地被粥烫到了,他皱着眉头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么烫。”

叶昀去接了杯凉水递给了贺辰,“你别着急,吹吹再喝。”

贺辰吃饭的时候叶昀就坐在对面盯着他看,贺辰被他看得越来越不自在,他把勺子放回碗里抬头看着叶昀说道:“你别老盯着我看……怪别扭的。”

“好嘛,那我不看了。”叶昀站了起来,“我差不多也该回去了,你记得要吃药。知道你生病不爱吃药,但是还是要吃,知道吗?”

“行了行了知道了,你走吧,你也太唠叨了。”

“一定要听话吃药啊。”

“知道了,你别跟哄小孩一样行吗?”贺辰瞪了叶昀一眼。

“好,知道了。明天见,辰哥。”叶昀对他笑了笑,走了。

叶昀走了之后贺辰放下勺子,靠在椅背上望着天花板叹了口气,他感觉有些心累。

每次贺辰收到他人的关心时总是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才好,说什么都觉得别扭,等最后说出口可能就只剩下平淡的字眼了。

贺辰从小就是这样,今天这过量的关怀更是让他心累。

下午贺汐给贺辰又量了一次体温,烧退了一点。

贺汐把退烧药拿过来递给了贺辰,“哥,吃药吧。”

“你放那吧,我一会儿吃。”贺辰说。

“不行啊,叶昀让我一定要盯着你吃药。”

“……”

贺辰最终还是在妹妹的监督下把药吃了。

贺辰刚吃完药叶昀就发了条消息过来。

叶昀:有没有吃药啊?

贺辰回了他两条消息。

贺辰:你让妹妹监视我吃药还问我,要点脸

贺辰:睡了,勿回。

贺辰放下手机躺了下来,其实他现在并不困,也没打算要睡,只是想躺着想想事情。

贺辰这两天也不是没有想过要不要和叶昀在一起这个问题。

叶昀是个挺不错的人,可是贺辰对叶昀并没有爱情之类的东西,如果草率决定在一起最后却分手,很可能会断送他们这将近九年的友谊。

而且贺辰也不太能接受自己要和男生谈恋爱这件事。

贺辰总觉得这两天发生的事就好像做梦一样,醉酒表白还有叶昀的各种暧昧举动,一点都不真实。

干嘛搞得跟言情小说一样。

这样下去好像不顺理成章地谈恋爱都是天理不容一样。

不过如果真的和叶昀谈恋爱的话…好像也还可以?

其实是叶昀的话,也不是不能接受。

贺辰刚想到这儿就被自己的想法给吓着了。

他不敢再想下去了。

贺辰觉得自己估计是发烧烧得脑子不太清醒,还是睡觉吧。

贺辰当时还没有意识到,“比喻是一种危险的东西。人是不能和比喻闹着玩的。一个简单比喻,便可从中产生爱情。”

第二天贺辰烧退了。

过了几周贺辰投稿的《少年X》给了他答复,他的文章被采用了,稿费也打给了他。

其实这还挺出乎贺辰意料的。他初中开始就一直有写一些文章和小说之类的,不过他从没给别人看过,包括这次给杂志投稿,他也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叶昀。

贺辰一直觉得自己的水平是远远不够格的,这段时间投稿给各种杂志也只是想试试,并没有报什么希望。

贺辰很喜欢写作,他想,如果能把这作为终身的事业也不错。

暂时没有学习压力的暑假第一个月,就在贺辰和叶昀一起打游戏、出去玩和贺辰偶尔写写小说中度过了。

很快就到了七月底,中考成绩就快要出来了。

贺辰的成绩比叶昀好一些,不过两人的差距并不是很大,不出意外的话两人能考上同一所学校。

而路白凝那边就不那么平静了。

路白凝从查询成绩那天的前一周就开始为即将对罗茗表白而不安。

很快就到了中考成绩发布的前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