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咕哒应该以人类代入 - 第167章 海边度假来啦 by 不见烟霞

[综]咕哒应该以人类代入 - 第167章 海边度假来啦,作者:不见烟霞

对于达芬奇做的决定,罗马尼这次是支持的。

第六特异点的经历对这两个孩子来说压力太大了,确实应该放松放松。

但该叮嘱的还是要叮嘱的。

“玩归玩,一定不能放松警惕,要多带几名Servant,因为空中据点的关系,不用担心魔力不足的问题,”罗马尼叮嘱完安全又开始叮嘱随身物件,“就算有魔术礼装,外套也要带上,帽子也是,注意防晒,小云图,特别是你,在海里两小时以后就必须上岸休息一下,不然禁止下次的海边游玩,海边作战你以后也只能在岸上。”

“晚上8点一定要回空中据点,明白了吗?”

完全只想让罗马尼快点说完好离开空中据点的云图快速的点了点头。

“知道了知道了,我们出发啦。”

看着一连串的Servant都换上泳装兴致冲冲的跟着云图离开空中据点。

“也不要所有Servant都带下去啊!”

会被偷家的啊喂!

“放松点,罗马尼,我们几个Caster还在空中据点呢,而且这好歹是查理曼的宝具,就算被攻击他们也很快能察觉吧。”达芬奇轻飘飘的安抚道。

空中据点就在岛屿的正上方,站在空中据点外延就能看见层层叠叠的白云,而在空中据点下往上看,看见的便是在云层中的梦境花园。

刚刚落地的云图就看到比她更早到达的几位Servant已经将岛屿的雨林给开辟了。

“Master!”

阿尔斯托福摇晃着手臂拖着只穿着开衫和沙滩裤的查理曼跑过来。

“你看你看,我这套衣服好看吗?”

某种程度上来说,哪怕是穿两件套的泳衣,阿尔斯托福看起来还是个女孩子。

“超级适合!”

“恩,Master为什么没有换泳衣?”阿尔斯托福疑惑的眨了眨眼。

“考虑到还有雨林嘛。”

毕竟各种科学节目里的雨林实在被科普的太可怕了,还是从头到尾都裹住皮肤的迦勒底礼装让她有点安全感。

明明在战场上都没有觉得危险,想起雨林就忍不住冒鸡皮疙瘩呢。

话说,海里的岛屿上能长雨林么?

不管有没有雨林,其实只是云图她小瞧了Servant们的拆迁能力。

岛屿上只剩下能遮阴的树木,其他的地方都被肉眼可见的宝具痕迹给推平了,只剩下洁白的沙滩与泛着绿色的海洋,再远一点看过去还有临时搭建的还没完全建完的木屋。

度假设施太齐全了。

“诶,雨林的话已经没有了哦,”阿尔斯托福转头看着海洋,“看啦,莫德雷德他们已经在海里了。”

等等,说空间有些扭曲,原因该不会是他们吧……

阿尔斯托福抱住她的手臂撒起娇来:“Master,换行泳装么。”

云图正要答应下来,通讯器闪了闪。

“这里是达芬奇卿,现在在测试信号。”

“通讯通常。”玛修回道。

“那么麻烦玛修建立传唤阵对进行灵基召唤测验。”

果然,度假和干活还是联系在一起的么。

“话说达芬奇卿,你看看我们现在的形象,真的适合召唤新同伴吗?”云图说道,“万一给初次见面的Servant留下这个迦勒底不怎么靠谱的印象那多不好。”

“这么优良的设备,这么完美的Servant礼装,这么优秀的后方支援,完全能震慑对方呀,放心吧,小蜜糖。”

她严重怀疑达芬奇只是想要夸自己。

“诶,要干活么,”阿尔斯托福不太满意的撇撇嘴,又和孩子似的很快露出笑脸,“那我先去玩啦。”

“恩。”

云图看着阿尔斯托福跑远之后,查理曼倒是留了下来。

“不一起去吗?”

查理曼摇摇头:“我等Master。”

这个大帝看起来好乖呀。

“前辈,传唤阵准备到位,可以进行灵基召唤。”

轻车熟路的亮出令咒,云图注意到在特异点消耗的两划令咒已经恢复了一划。

“咦,已经过了一天了么?”

玛修笑道:“前辈这次睡的很香呢,身体检查,特异点转移,再换到空中据点上的房间,前辈都一点也没醒,大概是大卫王的曲子也很管用吧。”

“……别说了,玛修,感觉自己好不尽责。”

云图捂脸:“竟然睡的这么死。”

“毕竟在特异点Master没好好睡过,”查理曼笑着,“Master的身体素质再怎么优秀也和Servant不一样,这么快恢复过来已经很厉害了。”

云图拍拍脸颊:“干活干活。”

“宣告————”

魔力元素迅速聚集到他们身边,特异点的Servant都向这里瞥了一眼之后,便自顾自的接着做之前的事。

风压散去,魔术阵中央站着的青年有着停止的脊梁,泛着高洁光芒的银甲勾勒出他完美的身材比例,盔甲上细致的纹路让他看上去带着几分高贵,金色的发及俊朗的面容,几乎符合每个少女心中梦中情人的形象。

深邃的蓝色眸子含着笑意以及收敛的锐利注视着一个人时,就能让人感觉到受到了珍视与尊重。

“Servant,Saber,圆桌骑士高文,”青年的笑让人如沐春风,“今后请多多指教,Master。”

“……”

云图身体快于大脑的后退一步。

糟糕,在看到这个人的时候,浑身上下都感觉不太好。

“是高文卿呀,”玛修疑惑的转头看着之前还在她身前一步的云图已经比她往后了一步,“前辈?”

“Master?”

高文眨了下眼,困惑的看着小Master努力露出平静的笑容。

“我会让您感到害怕吗?”

与其说害怕,不如说会引起人生理上的极度不适,比如肝疼之类的。

秉承着优良教养,云图僵硬的摇了摇头:“我是云图,迦勒底的Master,今后请多多指教,高文先生?”

“和玛修小姐一样称呼我为高文卿就好,”高文体贴的忽略了她的僵硬,笑道,“作为您的Servant,我也希望能和您关系更加亲密。”

看着云图点了点头,高文也没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巧妙的将这个令云图尴尬的话题转开。

“说起来,查理曼大帝,为什么大家现在都穿着这个样子。”

“达芬奇卿说在保证特异点纠正及Master安全的前提下,可以集体度假,”查理曼说道,“没想到这次Master会召唤到高文你啊,在特异点没有与你打一场真的很遗憾,我真的很佩服你的战斗,有机会的话还请让我领教一下。”

“就不要再提特异点的事,太令我惭愧了,”高文带着笑意的说着,“能与查理曼大帝切磋也令我感到热血沸腾。”

这两个商业互吹的家伙再做什么呀。

云图到已经适应查理曼了。

还记得和查理曼在迦勒底走廊上遇到Servant时,几乎每一个这位大帝都能夸出花来。

“妈妈!”

远处穿着粉紫色连体泳衣的杰克赤着脚从海滩边跑过来,胯上的小花边一扬一扬的非常可爱,简直把云图和玛修萌化了。

云图一边张开手迎接扑来的杰克,一边感叹道:“小杰克真可爱啊。”

“是啊,”玛修也用和云图同样轻飘飘的语调应和着,“不过前辈小时候也很可爱啊,可惜才让我抱了一会儿。”

“玛修你看上去很遗憾。”将脸在杰克脸上蹭了蹭,云图眯起眼看向玛修。

下一句应该就是,玛修你怎么也变了吧。

老实人玛修竟然也知道了云图的套路。

“玛修你怎么也变了,那简直是我的黑历史啊,黑历史!”

“怎么会是黑历史呢,不是很可爱吗,”脸颊鼓起的云图,玛修立即毫无原则的安慰道,“好的,我会忘了这件事的前辈。”

“哦,优等生啊,”套着水手服的莫德雷德夹着冲浪板路过,本打算扯着云图一起去冲浪,就看见了熟人,毫不遮掩的皱起眉,“你这家伙也来了吗。”

现世后以文质彬彬又情商满满的形象在他们面前的高文此时脸上的表情也带着一丝纠结。

“真没想到啊,你也成为了Servant,不过,”高文垂了垂眼眸,“既然此时都是Master的Servant的话,便要同心协力才对。”

“什么啊,你这个态度,”翻了个白眼,但也并不想打一场的莫德雷德拉住云图的手,和孩子翻篇似的,愉快的笑着,“走吧,Master,我们去冲浪吧。”

其实莫德雷德和阿尔斯托福很合拍吧。

用另一只手抓着杰克的手的云图跌跌拌拌的跟着。

“小心摔跤啊,前辈。”玛修连忙追上去。

“莫德雷德意外的和Master相处的很好呢。”高文神色复杂的感叹了一句。

“确实,Master和莫德雷德很合拍,”搭建木屋时就发现云图面对高文时态度奇怪的阿尔托利亚正好走到几人身后,此时云图已经被莫德雷德带着跑开,她看着两人人冲进海里的样子,“莫德雷德很喜欢Master,相信她会担任起Servant的责任。”

“王?”高文睁圆了眼睛。

阿尔托利亚高洁的微笑道:“辛苦了,高文卿,看来接下来我们又能并肩作战了。”

“这是何等的荣幸。”

看着自己的骑士还是一如既往的模样,阿尔托利亚感到了欣慰。

“不过,高文卿还是要先和Master处好关系,Master也是很可爱的女孩,”阿尔托利亚笑道,“会被Master警惕还真不像你啊。”

高文叹息道:“王会说出这个话还真是变了很多。”

阿尔托利亚看着他:“总是需要学会新的知识,无论是情感还是知识。”

“看来王这次的远征收获颇多,而且也非常愉快,”高文内心感叹着,这真是太好了,笑道,“看来我也要努力了,让Master尽快的接受我。”

在靠近树丛的地方,一些Servant为了搭建设施还穿着日常的礼装,但在沙滩边上的Servant穿的都十分清凉。

穿着迦勒底礼装的云图成了穿的最多的那个,她也转换了礼装。

依旧是达芬奇的设计。

某种程度上也暴露了达芬奇的萌点。

比如双马尾什么的。

不过这次的泳装达芬奇显然还是手下留情了,分体式泳衣加上白色的短袖开衫卫衣,太过简单简直不像是达芬奇的设计。

而且还高抬贵手没有设计比基尼,而是下半身小裙子的设计。

还真是松了口气。

与其说保守,不如说……

云图看了看玛修,又看了看贞德……算了,别看了,看男的说不定胸肌都能超过她。

谢谢达芬奇卿的仁慈。

“哦,Master过来了啊。”

“已经睡醒了吗,Master。”

等一下。

云图眺望远方。

“玛修,那是游艇吗?”

玛修也看向海平面处,表情复杂:“确实是游艇呢,前辈。”

没错了,特异点就是他们造成的……

不过眼前,自然是等玩完之后在考虑怎么拆除啦,现在还是玩最重要。

“诶,这个是水上摩托吗?”

这么问着的,云图已经跨坐在摩托上,不等回答就发动了水上摩托,一副迟一步会被捉下来的样子。

某种程度上也挺自觉的。

“我说,那家伙是不是太小瞧Servant。”

莫德雷德看着云图窜出去的样子,对同样留在岸上的玛修问道。

“毕竟总是被抓下来,”玛修也觉得云图这个反应真是无法形容的可爱,“总之先追上去吧,万一翻车压到了也不太好。”

通讯器发出警报声。

达芬奇干脆简洁道:“有数个能量反应在木屋处着陆,检测反应不明,做好迎击准备。”

“收到。”

云图在水上摩托上也收到了信号,正要掉头,从远处而来的银色铁链已经将她拦腰困住凌空拎到那个显然不应该存在的游艇上。

“果然是英雄王您呀,”云图站姿标准的对英雄王打了招呼,以眼神表示尊敬之后立即转向恩奇都,“小恩,带我去木屋那边。”

从空中飞到木屋上方时,低下已经乱成了一团。

与其说是木屋上方,不如说这里已经从木屋一键升级成为了大都市。

现代化的楼房,现代化的游乐场,现代化的赌场……

简直从岛变成了现代的度假村。

“据迦勒底探查,这里没有魔力反应,不过有很多生命反应。”达芬奇警醒道。

“说起来,医生呢?”

“阿拉,想罗马尼了吗,小云图,”达芬奇笑道,“就在那些人造成波动的时候,我们似乎遇到了时空乱流和迦勒底失联了。”

请不要轻描淡写的说这种事情。

时空乱流,那是什么神奇的事情。

云图做了个深呼吸。

“那就麻烦达芬奇卿想办法联系迦勒底吧。”

在空中,云图已经看见很多的行人,正在游乐场中闲逛的人看上去生机蓬勃。

她先下达了所有人更换符合度假以及现代风格的服饰的命令之后,用了简单的幻术,让恩奇都带着她围绕空中转了一圈。

这里游玩的人似乎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对。

完全不能确定这些人来自哪里,是否能顺利回去,回去之后会不会失去这里的记忆,既然不是魔术师的话,还是要实行保密措施的,毕竟这些人看着就是现代人,万一和他们是一个时空的,回去可能会引发大乱子。

退一步说……也有可能是他们突然闯进这个时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