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窖首席宠物 - 第53章 赫敏的愤怒(慕江蓠)

地窖首席宠物 - 第53章 赫敏的愤怒,作者:慕江蓠

迟疑了一会儿,哈利还是开了口:“……我不是很懂,邓布利多教授。”

“你会明白的,哈利。”邓布利多温和地看着他,“这不是我能够用语言教导你的事情,也不是凭借良好的学习能力就能够理解的事情。”

哈利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

他们两人在校长办公室吃掉了两碟点心,讨论了什么是食死徒和凤凰社,邓布利多说了很多伏地魔统治时期的事,还有西里斯和詹姆斯当年反抗伏地魔时候的英勇战绩。

除此之外,他还透露了很多关于伏地魔本人的事情,比如他战争前的行迹和所擅长的魔咒——那些魔咒大多都是黑魔法。不过校长似乎对此并不忌讳,他甚至告诉了哈利什么是不可饶恕咒。

当然,意料之中的,他告诫了哈利:“不可饶恕咒之所以会被称为最邪恶的黑魔法,就是因为如同字面的解释一般,一旦施展了他们,罪行将会变得不可饶恕。”

“施展了这三个魔法的人将会被送进阿兹卡班吗?”哈利明知故问。

“不但如此。”邓布利多很严肃地回答,“他们将会直接被判以接受摄魂怪的亲吻。”

哈利认真地点了点头。

他离开校长办公室的时候,麦格教授的变形课已经结束了,不过看时间他还能赶上接下去的魔法史。于是哈利根本没去变形教室报道,直接赶往魔法史的教室,并且在教授的眼皮子底下占据了最角落的位置。

没有几分钟,其他同学们就开始陆陆续续进来了。葛莱芬多的学生们发现了上节课失踪的哈利,大多直接投来询问的目光,可惜哈利只是笑了笑,看起来不太想回答他们的样子。

“校长和你说了些什么,哈利?你不会又违反校规了吧?”赫敏坐在和哈利的前面,一面从包里抽出那张急着变形课作业要求的羊皮纸,一面抱怨似地问。

“我才没有。”哈利反驳着接过了赫敏手中的作业,有些不满地说:“虽然……也不是什么太好的事儿,不过总比你们真的喝了复方汤剂跑去斯莱哲林的休息室要好。”

赫敏猛地将她从书包里拿出来的一叠教材重重搁在桌上,发出了“砰”的一声巨响。这位霍格沃茨未来最聪明的女巫昂起脑袋,眯着眼睛用一种相当危险的神情看着哈利:“斯莱哲林休息室里的那个果然是你。”

哈利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傻事——他这个圣诞节没有留校,照理来说就连葛莱芬多休息室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可能知道,更别提远在地窖的斯莱哲林休息室了。

“我想我们需要一个解释,哈利。”赫敏硬邦邦地说,“你究竟和马尔福是什么关系?”她顿了顿,本来想说些什么却突然露出了震惊的表情,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用颤抖的声音继续问:“还有……斯莱哲林的密室……究竟是谁打开的?”

哈利被这个问题一下问懵了——这个赫敏比他记忆中的那个还要厉害许多,只是因为他露出的这么一点马脚就能猜到他和德拉克关系不菲,甚至怀疑上了石化事件的真正操作者。

“我想我们必须得谈谈了,哈利,我从来没想过你竟然……!”赫敏的声音越来越尖锐,直到引起了几乎全班的注意她才深吸一口气,压低了声音继续说:“竟然能做出这种事情。”说完,赫敏一扭头,将她的包和书都抱了起来,径直走到了教室的第一排坐下了。

“嘿兄弟,她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罗恩有些反应不过来,“怎么又和密室扯上关系了?”

眼看教授已经进来了,哈利只好敷衍:“待会儿下了课和你们细说。”

罗恩不可置信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嘟囔了几句,趴在桌上开始睡觉。

等下了课,哈利整理完书包走出教室,这才发现赫敏早就站在那儿等着他了:“我们去那儿?”

“去八楼吧。”哈利考虑了一节课怎么把他做的这些事情给圆过来,却一直没什么好的办法,所以现在有些无精打采:“我知道一间很神奇的房间。”

赫敏就好像恢复了他们相识第一天时候的那种高傲,一言不发地点了点头。

罗恩莫名其妙地抓着包,紧紧跟在两人身后。

“这个地方叫做有应必求室。”哈利来回走了三圈,想象出了一个和葛莱芬多休息室很像的房间,“它能够给你任何你希望的房间。”

赫敏抿着嘴唇摆出了和麦格教授别无二致的表情,难得没有对这种学术问题发表意见,只是找了一张舒服的沙发坐下,然后挺起背脊看着哈利:“我需要你的解释,哈利。”

哈利也跟着坐在对面,张了张嘴又摸了摸鼻子,最后只好长叹一口气,耷拉下了肩膀:“你们圣诞的时候在斯莱哲林休息室看到我了对不对?就在你们假扮成克拉布和高尔去找马尔福的那天。”

“那真的是你?”罗恩虽然完全没有进入状况,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听懂哈利的话,“我还以为是我眼花了,或者索性是马尔福针对你的什么肮脏的计划呢!”

“不,那个确实是我。”哈利思考了一下自己应该怎么说,“我……和马尔福家其实算是盟友。”

“盟友?”这一次,赫敏和罗恩一起将这个词重复了一遍。

“你们知道,马尔福家以前是追随伏地魔的。”

罗恩不满地喃喃:“那谁都知道。”

“但是他们现在不想继续那么干了,那没前途。”哈利循循善诱,“所以他们想要和我合作,从此摆脱伏地魔那个变态的压迫。”

哈利很害怕赫敏会追问合作的内容,不过她没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只是用一种很尖锐的声音这么问。

“去年……正式开始的时间大概是那一次我们去禁林劳动服务的时候。”哈利想了想,老实回答。

“去年!”赫敏的声音更加拔高了,她甚至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哈利,脸上的愤怒显而易见:“而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们!?每一次我们在说马尔福坏话的时候,你是不是都在心里嘲笑我们两个?亏我那时候还觉得是为你出了口气,结果这都是你的表演吗!?”

“我、我从来没有想过,敏……”哈利结结巴巴地解释,“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和你们说……你知道那意味着会让你们直接对上伏地魔……”

“那你怎么不问问我们:嘿朋友,你愿意站在我身边反抗伏地魔吗?嗯?”赫敏根本不给哈利说完的机会,语速快得没有人能够插一句嘴:“你怎么知道我们不愿意?”

“那很危险……”

“危不危险是由我们说了算,而不是由你说了算的。”赫敏的眼眶都红了,“如果我不愿意,我会直接告诉你:不,哈利,那太危险了,我不会那么干,你最好也别那么干。”

哈利讷讷地不说话。

赫敏猛地喘了口气:“那密室的事情呢?也是你对不对?所以你之前才会阻止我和罗恩熬制复方汤剂……你还装着什么都不知道!你甚至不告诉我们小心那里面的蛇怪!”

“嘿,复方汤剂是你一个人熬的,跟我没有一个铜纳特的关系!”罗恩在一旁抗议,不过被哈利和赫敏无视了。

“不是我!”哈利赶忙解释,“是,我承认这件事情和我脱不了干系,但是我从没有想过要石化科林……”

“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马尔福死,所以哪天我把他骗到狼人的领地里去,就算他被咬了也不是我的错,对不对?”赫敏眼眶里已经储满了泪水,只要眨一下就会流下来。

“……那是两码事儿。”

“不,”赫敏很坚决地回答,“这是一回事,都是错事。哈利,我从来不知道你还会干这么恐怖的事情,就连那个伏地魔当年都没有干过!”

“他干过!”哈利也发急了,“五十年前打开密室的就是伏地魔,他还让蛇怪杀死了桃金娘!”

“而你准备学习伏地魔吗?”赫敏眼里的泪水哗地流了出来,并且一发不可收拾。她抽泣着说:“我不是在指责你打开了密室,哈利,我相信你不可能是斯莱哲林的继承人,我也相信你不会去石化科林。”她哽咽得不能说话,好一会儿才继续开口:“但是你不应该什么都不告诉我们!我们忙来忙去为你担心是为了什么?我们花了一个多月熬复方汤剂是为了什么?我这个学期违反了这么多校规究竟是为了什么!?”

赫敏的质问哈利一个也回答不出来,而一边的罗恩已经完全放弃说服赫敏他没有参与熬制复方汤剂这件事情了:“好吧,起码我有给你递过材料。”

“我把你当成朋友,想尽一切办法帮你,能做的我都做了但是结果你却告诉我……”赫敏咬着下唇,掏出手帕来擦了擦眼泪:“告诉我你不希望我知道你在干什么想干什么,因为那很危险?”

“该死的熬复方汤剂都比那个空有一张漂亮脸蛋的马尔福危险多了!”赫敏大声吼出这句话,然后抱起书包,冲出了有应必求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