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在她们的世界里 - 第359章 惩罚世界:不想从良的 by 啊唷

[快穿]在她们的世界里 - 第359章 惩罚世界:不想从良的,作者:啊唷

秦之予对上他的笑,不知道怎么了,心口竟跳的厉害。

她下意识想要反驳,发现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不是的,沈老板你误会了,我只是,只是……”

半天,‘只是’不出来。

沈轻离像是没听到她的解释,转过身来。

在秦之予惊慌的目光里,他抬手触上了衣襟口的衣带,轻轻扯开,边解衣服边一点一点靠近她。

“原先我是打算让红芍来陪秦小姐的,不过眼下看来,似乎需要我亲自来了。”

他嘴角噙着笑,精致的锁骨与乌墨一样的发丝形成鲜明的白与黑,落在秦之予的眼中,仿佛将她吸入了其中。

就在秦之予觉得自己已经融进他的眼眸里时,他抬手轻撩着侧脸散落的发丝,微微侧首看着她。

“只是,我早已隐退了。”

话语里满是未尽的遗憾。

还没等秦之予反应,又听他道:

“但若是秦小姐的话……”

说着便看着表情愣住的秦之予,眼里似有什么要溢出来一样。

“我可以破例。”

而后笑得温柔。

秦之予对上他的双眼。

突然觉得,她完了。

——

秦之予是在一阵暖香中醒来的。

鼻间是清雅怡人的气息,身体仿佛置于温和的水波里,软软地提不起力气。

这种感觉让她很是贪恋,她莫名地想要抓住什么。

所以在她睁开眼时,她的双手放佛抱着什么。

直到抬眼,撞进一双墨玉般的眸子。

只着寝衣的男子此刻散落一头青丝,正单手支着下巴,凝神望着她。

他嘴角勾着一抹浅笑,温润的声音带着一丝刚起床的暗哑,好听的让人骨头酥麻。

“早。”

秦之予下意识地弯了弯唇,呆呆地回了他一句早。

直到手指无意识地轻动,指尖传来滑腻的触感,让她浑身一怔,那里是他的后腰处……

他低首,在她耳边低声耳语。

“阿予可是……还未摸够?”

意识到什么,她睁大眼睛,脸颊轰然间红的像是能够滴出血一样。

脑海中有什么零散的片段浮起,她来不及去深想,只知道,她好像,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她居然……把沈老板,睡……睡了?

!!!

几乎是立刻,她动作仓皇地从床榻上跌落下来。

意识回神的第一个反应,不是别的,而是一个突然涌出来的,仿佛在她心底扎根的念头。

她赤足站在那里,看着他,毫无预示地对他弯身行了一个礼。

“我……”

努力地想要说些什么。

“对,对不起……”

颤抖的声音里包含着各种情绪,慌乱,羞涩,坚定……等一切不可言说的。

“我,我会对你负责的!”

脱口而出的话让沈轻离都微微怔住。

他微微眯起眼角,抬首打量着眼前的女子。

她站在那里,身形略显单薄,五官并不如何精致,但也很是清秀,最重要的是,看着让人莫名地顺眼。

这样的人,在这个女尊世界,怕是不多见吧。

不,应该说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这么一个。

她竟然说,要对他负责啊。

明明,只是利益关系的。

更别说,他这样的身份……

久久的沉默让秦之予心下紧张。

她握住手指,禁不住微微地发抖,而后,他忽然笑了。

那笑很轻,轻的仿佛羽毛一样,落在她的心里,酥酥痒痒的。

然后她听到他开口,声音却淡漠而疏离。

“秦小姐说笑了。”

“轻离能得秦小姐的初次,已是三生有幸,若秦小姐满意,欢迎下次再来。”

他坐起身,拢起衣襟,抬眼看她。

“轻离定为秦小姐选一绝色,包秦小姐满意。”

……

秦之予几乎狼狈地从春宵阁落荒而逃。

甚至她的衣服都还未曾穿戴整齐,头发都是凌乱的。

这对于一向睡觉循规蹈矩,第二天醒来发型从未乱过的她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

也可想而知,昨夜‘战况’有多激烈。

她觉得她可能是疯了。

否则她怎么会做了这么荒唐的事。

她……睡了沈老板。

而且在醒来之后,居然跟他说,要对他负责!

她到底在想什么呢。

沈老板可是春宵阁的老板。

什么样的风花雪月没见过,怎么可能会对她这样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雏儿动心。

现在脑袋清醒了之后,她简直不敢去想,在她说出那句话之后,他恐怕是在心里笑她吧。

笑她不自量力,像个傻子一样。

果然,她对于男女之事,一窍不通。

可是,只要一想到他拒绝的话,她还是会觉得有些失落,尤其,在他说出为她挑选旁人……

莫名地,有些不甘心呢。

秦之予暗暗苦笑。

她真是是疯了。

她自然是没有后悔说那句话。

因为这的确是她内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初次会跟这样一个男人……

一个让她意外,却又不知所措的男人。

在他开口之后,她便发觉了这个事实。

她似乎,拒绝不了他。

——

自生日那天之后,又过了半个月之久。

这段时日,秦之予过的尚算平静。

只是不时会想起那日的情形,心里总有些淡淡的失落。

那日她狼狈不堪地回了家,一夜未归,自然被她娘逮了个现行。

面对责问,她有口难言。

有些话不是她不愿说,只是她知道若是说出来,以母亲那样的性子,怕是会更加责难。

她从小一直是家教严格,从未有过如此荒唐的时候。

若是被她母亲知晓她去了那样的地方,还和那里的人有了牵扯,怕是她日后都别想再踏进那里一步。

是的,虽然她跟自己说,以后不会再踏足那个地方。

但其实,她的心底还是有一丝期许。

她还想,再见到他……

于是她缄口不言,最后被罚在祠堂跪了一天一夜。

禁足了三日之后,她才能再次入宫,毕竟她还担着太女陪读一职。

“之予?”

女子的声音让秦之予回了神。

“啊?”

她抬眼对上太女满是探寻的眼神。

“你这几日很不对劲。”

“总是走神,你从前可不会这样。”

秦之予被她看的有些不自在,眼神不由自主地想要躲避。

太女摸着下巴下定论道:

“你莫不是,在思春?”

“咳咳……”

秦之予差点被口水呛死,忙以袖遮面,别开眼去,不看太女那满是满眼都是戏谑的调笑。

就这样,又是‘失魂落魄’地过完一天。

她寻思着她这些时日的确是表现的太不寻常,以至于连太女都看出了她的心思。

看来,她要好好收收心了。

要不然,再去母亲的书房待上几日?

这样想着,没注意,刚一出宫门就撞上了叶琳和林秋二人。

老实说,自那日之后,她已是多时未见她们了。

眼下难得碰上,就被俩人逮住了。

“之予要去哪儿?”

叶琳和林秋两人一人抱住她一边胳膊,明知故问。

“自然是要回府,不然能去哪。”

天色都这么晚了,她不回去难道要找抽吗。

“还这么早,回什么府,你整日不是呆在府里就是到宫里,闷不闷得慌。”

林秋刚一说完,叶琳就跟着点头。

“就是,整天就知道看书,那书里有什么可看的,没滋没味的,无趣得很。”

秦之予自然知道两个好友不爱读书,说也奇怪,明明她和她们性子喜好全然相反,却偏偏能处的来,连她自己也不懂为什么了。

她对二人无奈地笑:“书中自然别有一番趣味,你们若是也愿意多花一些时间静下来多看一些书,定然也能体会到这书中的趣味。”

“别别别,我可不想跟你说这些有的没的。”

叶琳见她又有意要劝她们看书,忙开口打住。

“我们今天找你可是有事。”

“对啊,我们在这里等了差不多一个时辰的,就为了守你。”

秦之予一愣:“你们守我做什么?”

林秋道:“还能干什么。”

叶琳拍了拍她的肩膀:“找你一起去寻乐子啊。”

秦之予未解:“寻什么乐子?”

林秋和叶琳两人一起啧啧摇首:“怎么,你莫不是已经把那沈老板忘了?这才过了多久。”

完全没有预料地听到她们提及那个人,她就直接顿在那里。

叶琳一见她这副模样,大抵便也猜出了一二分。

这哪是不想,分明是不敢想啊。

于是坏笑着打趣她:

“说起来,我倒是忘了问你,那日感觉怎么样?”

林秋也赶紧接话道:“就是就是,我也想问的,那天我喝多了,第二天醒来就没见你人,谁知道后来去找你就听说被你家母上大人关了禁闭,害得我都没来得及问。”

“说说看呗,沈老板……嘿嘿,怎么样啊?”

两个人的语气里都带着一丝暧昧。

秦之予脑海中不由地又想到某些画面,那些白皙滑腻的,让人一看就想触碰的……

不能再想了。

她白玉似的面颊上又染上了红晕。

“什么怎么样……”

这种事,让她如何能开口。

更何况,她也不愿意听她们这样提及他,就好像,谁都可以对他臆想一样……她不喜欢如此。

“没想到,你对他倒还挺看重。”

“也不知是谁,那日死活不愿就范呢。”

满是揶揄的话让秦之予无法反驳。

叶琳见她被她们调侃的脸色越来越红,也是见好就收,于是故意转移了话题。

“不过说起来,沈老板叫什么啊,仔细想来,我也算是春宵阁的常客了,竟然只知道他姓沈,却不知道他的名字。”

林秋冲秦之予努努嘴道:“这还不简单,想知道就问之予啊,毕竟他们俩的关系……可是不一般呢。”

她就不信,情浓之时,还不会叫一下彼此的名字?

秦之予被两个人紧紧盯着,喉头有些发紧。

半响,她才放柔了声音。

“轻离。”

她想起他那时贴着她的耳后,声音低哑。

“阿予……唤我轻离。”

她看向两人,眸光逐渐清明。

“沈轻离。”

他的名字。

叶琳与林秋对视一眼,彼此眼中已是了然。

看来,这睡过和没睡过的,就是不一样哈。

叶琳撞了撞她的肩膀。

“阔别半月之久,难道你就不想再去那里?”

林秋也揽住她道:

“上次你是第一次去没仔细看,我跟你说,那春宵阁里各色美人多的是,能看花人眼,咱们这次再去,你再好好看看其他不一样的。”

闻言,秦之予不由地皱眉。

“不用了,我对他们……没有兴趣。”

“哎,我懂,你对别的人没兴趣,那,对沈老板呢?”

“我……”

秦之予觉得嗓子又干涩了。

想要直接回答,但是反驳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啧啧,没想到我们向来只知读书的书呆子也知道开窍了,而且还是个专一的。”

“你既然喜欢沈老板,那便去找他也好。”

秦之予想要开口拒绝。

她想说她无心于此,也不会再去。

可是话到嘴边却莫名地变成了低落。

“不行的。”

她说着,眼神微黯。

“他,定然不乐意见我。”

叶琳一听这话,有文章啊,忙追问她:“为什么?”

“因为……我唐突了他。”

“啊?怎么个唐突法?”

秦之予看向一脸八卦的两人,声音低低地。

“我与他说,我要对他负责。

连她自己都没发觉,她此刻的声音有多委屈。

“他,好似不愿意……”

说完,就见两个人张大嘴巴,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废话,那能愿意才有鬼!

秦之予像是没注意到两人见鬼一样的表情,语气已经是低落的不能再低落。

“他回绝了。”

叶琳直接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颤抖着声音问她:

“秦之予,你……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