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究极体 - 第62章 62.我爱你 by Miang

[火影]究极体 - 第62章 62.我爱你,作者:Miang

虽然之前恨不得把他打死,愤恨他竟然想要毁灭世界,可是等到世界真的毁灭了,只剩下他们两个活人了,她竟然舍不得他去死。

毕竟这是她深爱的人。

她无法做到亲眼看着自己的身体杀死他。

宇智波斑听着她的话语,却没有离开,而是又发动了轮墓边狱。他的四个影子悄然靠近,却被一瞬间被大筒木羽村用求道玉同时打飞,弹到了各个方向。

“这个女人很爱你。”大筒木羽村低下头,然后伸出了手,探入了自己的胸腔之中左右摸索:“也很碍事。”

“既然如此,那她就不必存在了。”

她像方才拽住黑绝那样,从自己的身体之中扯出了一团淡红色的变幻的光,捏在掌心之中。

那是宇智波一清的意识。

斑看到她紧紧地捏着那团淡红色的光,光线从指缝之间漏出,映射在他的面孔之上。

方才羽村就捏碎所谓辉夜姬的意志,此刻也可以想见,这团光芒最后的结局就是成为一团齑粉。

——不可以!

他难以自控地伸出手去抢夺羽村手中的那团光。

——他的光。

直到现在,他才必须去承认,他想要的并不是那个无尽的梦里的她,而是这团存在于秽土之躯中的意识,那个真正的、与他有过回忆与痛楚的她。

他想要一个无尽的梦,梦里有他的家人和一直存在的她。

没有死亡与痛楚,没有别离与老去。她会一直在他的身边,每一个飞雪与叶降之日都和他一起度过。

如果他的光不在了,似乎他就必须一直在梦中沉睡下去了。

……他竟然后悔了。

为了这个无限的梦,他付出了无数的代价,如今竟然后悔了。

他再一次被大筒木羽村打飞,落到了遥远的地方,再次摇摇晃晃站起来时,只能看到羽村手中倾泻而下的淡红色粉末。风轻轻一吹,那些粉末便随风飞起,散入了空中。

参天的巨木安静矗立,枝干上垂挂的白色人蛹似乎都张开了嘲讽的笑脸看着他。一瞬间,他仿佛又回到了逼迫了他四十年的幽暗的地底,魔像上垂挂的那些诡异的白色躯体每日陪伴着苍老的他,看着他沉浸在无尽的痛楚之中。

他睁大了双眼,呆怔地环视着四周。

——这里,也是地狱。

羽村在朝他走来,他却不想动弹,只是站在原地,依旧转动着脚步,有些茫然地抬眼看着四周。

安静的被红色月亮普照的世界,陷入凝滞的空间与时间,神的树木与它的奴隶。

没有光的世界。

“现在,你可以去死了。”大筒木羽村朝他扬起了手杖。

他的目光回到了羽村的身上,呆怔地看着羽村朝他袭来。

“恩?”

羽村却又一次无法动弹。

“怎么回事?”她转动着眼睛打量着自己的身体,却忽而捂着面孔惊皇地呼号起来。那些散入风中的淡红色粉末重新回到了身体之中,仿佛有针在扎着她的意识,让她不停地发出惊恐的喊叫。她白色的长发从发梢开始,一点点染为了黑色。

“不——我不要回去——那里太寒冷——不要——”她惊恐地喊着,却在某一个瞬间后,撕心裂肺的声音戛然而止。

然后,她松开了捂着面庞的双手,露出了那双红色的万花筒写轮眼。

没有方才的疯狂神色,却有着他所习惯的冷淡与安然。

她松开了手杖,手杖化为了求道玉回到了身后。

“无限月读·解。”

黑色的长发、漂亮的万花筒,这是宇智波斑所熟悉的一清。

参天的巨木松开了那些包裹住的躯体,月读的光芒从月亮之上褪去。耀眼的光消散不见,世界重新归为安静的夜色。

宇智波斑站在原地,问道:“你是一清吗?”

她转过了头,看着他,说道:“是我。”

“现在,该处理一下我们的问题了。”她朝着斑走近了两步,扬起手就给了他一个耳光。

“和柱间情侣装是吧!”

“一直惦念着柱间是吧!”

“还把柱间纹在胸口上是吧!”

“对柱间在意的不得了是吧!”

“背着我裸奔给别人看你的身体是吧!”

“宇智波斑你是不是想死!”

宇智波斑:……

“……我……”他刚发出了一个音节,就被一清用求道玉打了出去,她冷冷一笑,说道:“闭嘴。现在,我是神,你不可以违抗我。”

她居高临下地走到了他的面前,一脚踩在了他的胸口上,说:“说吧,你有什么愿望。”

她狠狠地碾了两下他胸口的伤口,看着他因为痛苦而扭曲的面庞,说:“我心情好,就可以帮你实现。”

而他表情痛苦地扭曲着脸,血伴随着咳嗽从身体深处涌上来,他在咳嗽间隙艰难地张嘴,说道:“……我爱你。”

她的举动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告白而停滞。

半晌,她挪开了自己的脚,半跪在他的身前,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真是拿你没有办法。”

她低着头吻上了他的唇,轻轻咬了一下他的唇瓣,低声说道:“我也爱你。”

爱语过后,她重新吻住他。

在世界重新归为夜色后,神树只剩下干枯的躯干横七竖八地散落在地表。破碎的石块随处可见,风一吹,便是大片的砂砾四处飞舞,荒凉而落魄。而她却握着他的手,亲昵地咬着他的唇瓣,好似倾诉了自己数十年的爱恋。

飞舞的光横穿过他们的躯体,在耀眼的光芒后,他们的身躯从这个时空消失。

×

“这里是……”

宇智波斑有一瞬间的茫然,抬起头看到了对面的柱间。

他站在木龙之上,皱着眉,大声喊道:“斑,我们是朋友啊!难道你要看着我们这么久的努力,都毁于一旦吗?”

他握了握手,却发现自己一手执着火焰团扇,而非六道仙人的长杖。他站在须佐的铠甲之中,身着藏青色的族服,额上甚至还带着木叶的护额。

“这里是……”他抬起了头,看到天上即将隐入云间的那轮月亮。

这是那一天的终焉之谷。

他回来了。

他在柱间不解的目光中跳出了须佐,落到了他的木龙前,收好了火焰团扇,说道:“和你打个招呼而已,我回来了。”

“嗯?”柱间眨了两下眼睛,像是没理解斑的态度为何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前一秒还要和他生死决斗,下一秒就是他只是打个招呼而已。

“村子里的大家还好吗?”他合上眼睛,说道。

“啊?哦!挺好的!”柱间也从木龙上跳了下来,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我还以为你要毁灭村子……啊,对了,一清和扉间的婚礼也快了,你回来的很及时。”

“!!!!”宇智波斑退后一步,说:“柱间,我要和你决斗。”

柱间:“……???”

——他又怎么了?

就在柱间傻笑着摸着头发纠结他又做错了什么时,一个人影如同旋风般冲了过来,一脚把火影大人踢飞了出去,随即如同树袋熊一样挂到了宇智波斑的身上。

柱间摸着被踹了一脚的背部,转过身正好看到宇智波一清四肢并用挂在宇智波斑的身上,还把头深深地埋入了他的胸膛。

他好像发现了什么。

许久后,一清才从他的身上跳了下来,对柱间说:“我要退婚,我男人回来了。”

柱间:……

“可是那不是你答应……”

“那是我族长答应的!你让扉间去娶那个族长!我可从来没答应过!”

“怎么这样……”

“闭嘴!再烦就打架!”

×

去村外游荡了大半年的前任族长又回来了。

他非常自然地走到了族长的办公室,将现任族长直接从窗户之中丢出去,而现任族长完全不敢愤怒,只能哆嗦着走回了自己家。

于是宇智波斑又变成了大家的好族长。

顺带一提,宇智波斑一回来,原本要嫁到千手家的宇智波一清立刻退婚,随即她和斑的婚讯就传遍了全村。

这速度快如闪电,让所有人目瞪口呆,不由心疼那位千手家的准新郎。虽然宇智波家一直保密,大家也不知道一清原本要嫁的到底是谁,但是这被抛弃的感觉一定很不好受……

一片流言蜚语之中,完全不受影响的也只有两个当事人了。

宇智波斑看着他眼前的一清。

她二十四岁,年轻漂亮,黑发黑眸。

而一清也看着他,半晌,她露出一个冷笑,说道:“你这样子看着神,有些不尊敬。”

“是吗?”他半合眼帘,低沉一笑:“这样就是不尊敬?”

说罢,他搂过了她的肩膀,似乎要将她按入身体之中,狠狠地扣在怀里。他咬着她的耳朵,灼热的气息触碰着她的肌肤,他用低沉地话语告诉她:“——那现在,你是神,又如何?”

“——我还要你一直陪着我,给我生儿育女,直到下一个世界来临……”

他分不清这是月读还是现实。

他也不想分清。

他搂着她的躯体,合上了双眼,一手抚过她的肩膀,好似在触碰什么珍宝。

他这一次不会再放手。

他会一直占有她,让她陪着他直到垂垂暮年,直到下一个世界的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