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相遇于霍格沃兹 - 第150章 魔药课 by 妖怪快跑

HP相遇于霍格沃兹 - 第150章 魔药课,作者:妖怪快跑

下午的魔药课,当安和范妮来到教室外面的走廊里,看见只有十三个学生,零零散散地站在门口。其中五个拉文克劳的学生,三个斯莱特林的学生,马尔福就在其中,高尔和克拉布都不在。

当然了,安知道以高尔和克拉布的智商能来才有鬼呢。除此之外就是格兰芬多四个人(三人组在其中),还有一个赫奇帕奇的学生,厄尼麦克米兰。

这回,倒是没有早上魔药课那么生分,厄尼在看到安之后和安打了个招呼,虽然他视线一直都在往范妮身上瞟。

安刚和赫敏说了不到两句话,地下教室的门就打开了。斯拉格霍恩人还没露面,那个大肚子就已经先挺了出来。同学们鱼贯走进教室,他的海象胡子在笑眯眯的嘴巴上抖动着,他招呼哈利、沙比尼、安和范妮时显得格外热情。

是了,他中午吃午饭经过斯莱特林餐桌的时候特意和范妮说了几句话。安估计是他早上看到下午课程名单时注意到的。

与过去上过的魔药课不同,地下教室里已经弥漫着蒸气,充满了各种古怪的气味。几个坩埚里正熬制着不同的魔药,安一眼望过去认出了复方汤剂、吐真剂、迷情剂、和福灵剂?

安挑了挑眉,看了眼哈利,看来今天要收敛下了,这个可是主角的外挂之一。

教室里都变成了四四方方的桌子,四个拉文克劳学生坐一张桌子,四个格兰芬多坐一张桌子。安对此的反应是拉着范妮坐到了赫敏旁边的一张桌子,这样她和赫敏就只隔了一小条可以过人的过道。

厄尼和单出来的一个拉文克劳的学生对视了一眼,赶紧双双落座在了两人的对面。而马尔福和其他两个斯莱特林的学生只好坐到了一张桌子旁。

不过看样子,两个斯莱特林的学生都有点不甘心,他们刚才稍微离安和范妮远了点。

范妮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对安说,“这里的味道真好闻…”

安这才发现她们坐的位置同一只金色坩埚最近,而坩埚里熬制的正是迷情剂。

“好了,好了,”斯拉格霍恩说。隔着许多热腾腾的蒸气望去,他那大块头的身形显得飘飘忽忽的。“各位同学,请拿出天平、药包,还有,别忘了拿出你们的《高级魔药制作》课本……”

“先生?”哈利举起手说。

“怎么啦,哈利?”

“我没有书,没有天平,什么也没有,罗恩也是。因为,我们没想到还能上提高班——”

“啊,对了,麦格教授提到过这事……别担心,孩子,一点儿也不用担心。你们今天可以先用储藏柜里的原料,天平也可以借给你们,这里还有一些旧课本,你们先用着,然后你们可以写信给丽痕书店……”

斯拉格霍恩大步走到墙角的一个储藏柜前,在里面摸索了一会儿,拿出两本破破烂烂的利巴修波拉奇所著的《高级魔药制作》,和两套暗淡退色的天平一起递给了哈利和罗恩。

“好了,”斯拉格霍恩说着回到教室前面,他把已经很鼓的胸膛又往前挺了挺,马甲上的纽扣眼看就要迸掉了,“我准备了几种药剂让你们开开眼界,当然啦,只是出于兴趣。等你们完成了提高班的课程,就应该能做出这样的东西了。虽然你们没有亲手做过,但肯定听说过。谁能告诉我这一种是什么?”

他指着最靠近马尔福桌子的那只坩埚。安探头看了一眼,认出是吐真剂。等她偏头看赫敏的时候,对方的手已经举起来了。

安弯起一丝笑。

斯拉格霍恩指了指她,示意赫敏起来回答问题。

“是吐真剂,一种无色、无味的药剂,强迫喝它的人说出实话。”赫敏说。

“很好,很好!”斯拉格霍恩高兴地说。“现在,”他指着最靠近拉文克劳桌子的那只坩埚,继续说道,“这种比较出名……最近部里发的几本小册子上也重点介绍过……谁能——?”

赫敏的手又一次抢先举了起来。

“是复方汤剂,先生。”她说。

“太好了,太好了!还有这里的这种……你说,亲爱的?”斯拉格霍恩说,他看见赫敏的手又一次举起,显得有点儿惊异。

“是迷情剂!”

“一点儿不错。似乎根本用不着问,”斯拉格霍恩这时显出了由衷的佩服,说道,“我想你肯定知道它是做什么用的?”

“它是世界上最有效的爱情魔药!”赫敏说。

“非常正确!我想,你是通过它特有的珍珠母的光泽认出来的吧?”

“还有它特有的呈螺旋形上升的蒸气,”赫敏兴趣盎然地说,“而且,它的气味因人而异,根据各人最喜欢什么。我可以闻到刚修剪过的草地,崭新的羊皮纸,还有——”

赫敏突然绯红了脸,看了安一眼。安倒是一副期待赫敏继续说下去的的模样。

“还有森林里木头和草的味道,紫罗兰花香….”

范妮一脸笑意地用手肘碰了碰安,安倒是笑的一脸坦然,只不过眼睛里满是情意的看着赫敏,这让赫敏显得更加不好意思了。

“亲爱的,可以把你的名字告诉我吗?”斯拉格霍恩问道,似乎没注意到赫敏的不好意思。

“赫敏格兰杰,先生。”

“格兰杰?格兰杰?你是不是跟非凡药剂师协会的创办人赫托克达格沃斯格兰杰有亲戚关系?”

“不,应该不是,先生。我是麻瓜出身。”

斯拉格霍恩倒没有表示出失望的样子。相反,他满脸笑容,看看赫敏,又看看坐在她身边的哈利。

“嗬,对了!‘我有一个最好的朋友也是麻瓜出身,她是全年级最优秀的!’我敢断定,这就是你说的那位朋友吧,哈利?”

“是的,先生。”哈利说。

“很好,很好,给格兰芬多的格兰杰小姐加上当之无愧的二十分。”斯拉格霍恩亲切地说。

“当然啦,迷情剂并不能真的创造爱情。爱情是不可能制造或仿造的。不,这种药剂只会导致强烈的痴迷或迷恋。这大概是这间教室里最危险、最厉害的一种药剂了——对,没错,”他朝马尔福和诺特(六年级斯莱特林学生)严肃地点了点头,他们俩正在那里怀疑地讥笑,“等你们的人生阅历像我这么丰富之后,就不会低估中了魔的痴情有多么大的威力了……”

“现在,”斯拉格霍恩接着说,“我们应该开始上课了。”

“先生,你还没有告诉我们这里面是什么呢。”厄尼麦克米兰指着斯拉格霍恩讲台上的一只黑色的小坩埚说。

那只小坩埚里面的药剂欢快地飞溅着,它的颜色如同熔化了的金子,在表面跳跃着的大滴大滴液体,像一条条金鱼,但没有一滴洒到外面。

“嗬!”斯拉格霍恩又来了这么一声。“对了,那种还没说呢。女士们先生们,那玩意儿是一种最为奇特的小魔药,叫福灵剂。我想,”他笑眯眯地转过身来看着发出一声惊叫的赫敏,“你肯定知道福灵剂有什么作用吧,格兰杰小姐?”

“它是幸运药水,”赫敏兴奋地说,“会给你带来好运!”

“非常正确,给格兰芬多再加十分。是的,这是一种奇特的小魔药——福灵剂,”斯拉格霍恩说,“熬制起来非常复杂,一旦弄错,后果不堪设想。不过,如果熬制得法,就像这坩埚里的一样,你会发现你不管做什么都会成功……至少在药效消失之前。”

“那为什么人们不整天喝它呢,先生?”泰瑞布特急切地问。

“因为,如果过量服用,就会导致眩晕、鲁莽和危险的狂妄自大。”斯拉格霍恩说,“你们知道,好东西多了也有害……剂量太大,便有很强的毒性。不过如果偶尔谨慎地、有节制地服用一点儿……”

“你服用过吗,先生?”迈克尔科纳兴趣很浓地问。

“我这辈子服用过两次,”斯拉格霍恩说,“一次是二十四岁,一次是五十七岁。早饭时服用了两勺。那两天过得真是完美啊。”

他神情恍惚地凝望着远处。

“这个嘛,”斯拉格霍恩似乎回到了现实中,说道,“我将作为这节课的奖品。”

教室里一片寂静,周围那些药剂的每一个冒泡声、沸腾声似乎都放大了十倍。

安看着赫敏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想着要不要赢下待会的比赛把福灵剂送给赫敏,不过下一秒她就打消了这个想法,赫敏到时候肯定不会接受的,要是她喜欢,也许自己可以制作一剂送给她。安眯起眼睛看着讲台上的黑色小坩埚。

“小小一瓶福灵剂,”斯拉格霍恩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塞着木塞的小玻璃瓶,举给全班同学看,“可以带来十二个小时的好运。从天亮到天黑,你不管做什么都会吉星高照。

“不过,我必须提醒你们,福灵剂在有组织的比赛中是禁止使用的……比如体育竞赛、考试或竞选。因此,拿到奖品的人,只能在平常日子里使用……然后等着看那个平常日子会变得怎么不同寻常!

“那么,”斯拉格霍恩说,突然变得精神振奋起来,“怎么才能赢得我这份奇妙的奖品呢?好,请把《高级魔药制作》翻到第十页。我们还有一个多小时,你们就用这段时间好好地熬制一份活地狱汤剂。我知道,这比你们以前做过的任何东西都要复杂,我也不指望有人熬出十全十美的汤剂。不过,做得最好的那个人将会赢得这小瓶福灵剂。好了,开始吧!”

只听得一片刺耳的擦刮声,大家都把坩埚拉到了自己面前,然后是咣当咣当把砝码放在天平上的声音,只有安在愣了一下之后才开始动手,她倒是没想到会这么简单。因为活地狱汤剂上个学期她就制作过几次,当时是为了测试高级魔植不同剂量和魔药属性之间的差别。

安看了眼哈利,看他那表情应该发现书上的奥秘了。而后安又扫了眼赫敏,赫敏正全神贯注在她的坩埚上。

认真的赫敏真好看。安盯着赫敏一不小心出了神,直到范妮戳了安一下。

“现在是上课…”范妮满是无奈地嘀咕了一句。

“好吧…”安耸耸肩,收回了视线,开始翻书,并往自己的坩埚里放材料。

不过边看书,安边在心里暗暗吐槽,这本教科书的错误也太多了吧?这是哪一年出版的啊?哪个出版社?都不审查一下?还有斯拉格霍恩他真的翻过这本书吗?一些魔植的效用根本就不对….不过貌似自己买的时候也没翻看过…这几年制作药剂看的不是家族里的书籍和笔记就是一些大师的手稿….

漫不经心往坩埚里丢材料,安一边偷偷瞄赫敏。

“好,时间……到!”斯拉格霍恩大声说道,“请停止搅拌!”

斯拉格霍恩在桌子之间慢慢走动着,轮流检查每一只坩埚。他没作任何评论,只是偶尔搅拌一下,或凑上去闻一闻。

走到安和范妮的桌子前,他对范妮和安的坩埚笑着赞许地点了点头。之后他就又走到了格兰芬多的桌子旁,看到赫敏的药剂时,他的反应同对安和范妮差不多,可当他看到哈利坩埚里的东西时,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无可争议的优胜者!”他对地下教室的全班同学大声说,“出色,哈利!天哪,你显然继承了你母亲的天赋,莉莉当年在魔药课上就是如此心灵手巧!给,拿去吧——我说话算数,给你一瓶福灵剂,好好利用!”

马尔福脸上满是气恼,教室里其他人则大部分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赫敏看上去有些失望。

“你是怎么做到的?”一出地下教室,罗恩就问哈利。

“大概是运气好吧….”哈利说。

赫敏边走边翻看着《高级魔药制作》,看样子还在思考自己是哪一步做错了。安伸手啪地一下合上了赫敏书。

将书放进赫敏的书包,安伸手将赫敏揽住,“现在可是下课时间,而且边走路边看书对视力不好——”

“可是…”

“你要是想知道哪一步做错了,光看书是看不出来的,你每一步都是按书上一字不漏地完成的。不过,只要你愿意的话,明天我可以带你去温室旁我的小实验室,你可以在那里多实践几次,毕竟魔药制作,实践才能出真知。”

“小实验室?”赫敏惊呼了一声,“安?邓布利多同意了?”

“什么小实验室?”罗恩一脸迷茫地问?

“就是我以前在温室有个工作台啊,我想把它升级一下,变成一个集魔药制作和魔植测试为一体的实验室,斯普劳特教授答应把第一温室旁边的一间杂物间借我,只要邓布利多同意就好了。”

“邓布利多真的同意你那个改造方案了?”范妮还是有点不可置信地问。

“魔药制作?不是有个坩埚就行了吗?完全可以找间空教室或者桃金娘呆的厕所….”罗恩说到一半,便被范妮打断了。

“咳…虽然说只要有坩埚就能制作魔药了,但很多魔药需要控制剂量和温度还有其他因素,并且有些魔药具有不少危险性,实验室还是很有必要的。”范妮说,又转向安,“晚上就能去看看你的小实验室了吗?”

赫敏庆幸范妮及时打断了罗恩,不然她估计罗恩会脱口说二年级复方汤剂的事了,想到这,她又想起那晚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的事。

挠了挠头,安说,“晚饭之后,我去看看,工作台我估计斯普劳特教授已经帮我弄好了,但是一些防护魔咒肯定还没弄好。不过制作活地狱汤剂还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