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影卫 - 第97章魔人现身 by lililicat

天下第一影卫 - 第97章魔人现身,作者:lililicat

除了苏亚,祈族的人马果然尽数撤离。待武林公盟重整人马之后,再次行进,而路上所遇的阵法,则被归咎于是卿紫宸派人所设的障眼法。

经过一天跋涉,终于来到了幽梦城中,这处山城往后,就是无人胆敢涉足的幽凝山脉,据说幽凝山脉有神仙显灵,受山神庇佑,几十年来都无人敢上山。

来到城外时已是天黑时分,寒风呼啸,小城的轮廓依稀就在眼前,卿五掀开窗帘去看,只见那座城孤零零地矗立在群山脚边,有几分说不出的萧瑟之感。

“小七,你觉得这座城怎样?”卿五道。

“很普通啊。”莫小七和他一起在车里观望,也看不出什么来。

“我觉得这座城不简单,你去禀报武林盟主,将我的意见告诉他,叫他进城之前三思。”卿五道。

不一会儿,小七回来,道:“盟主和几位掌门已经派人先入城查看,我们也伪装成商队,他们说城中经过打探并无不妥,可以进入。”

卿五闻言,沉思片刻,道:“不知为何,来到这里,我就有一种被人盯上的感觉。”

“五少莫怕,有我护着你,没事。”小七紧紧挨着他,握住他的手,给他打气。

卿五转头看他,淡淡一笑:“是啊,你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怕,我的影卫是天下第一等的。”

“对啦对啦!”小七喜笑颜开。

于是马车随着长长的队伍,缓缓进入城中,城中街道极为萧条,街面上没有几个人。刚入夜,家家户户就似乎都忙着熄灯睡觉了一般。所幸还有一家颇大的客栈日夜不休,是专门接待商队那种,众人便包了这家客栈,在此过夜。

马车都被停在客栈专门开辟的空地上,戴着大皮帽子的小七跳下马车,把车里的卿五抱了出来,放到了轮椅上,招呼几个人一起把卿五抬上了客栈的楼上上房。其余人等有的卸货、有的去吃饭,一时倒也有条不紊。

午夜时分,群豪终于俱都睡下,万籁俱静。

一条鬼魅般的身影飘然而至,从屋顶悄然进入卿五的房间,同一时间,一股甜甜的香味,也开始在整个客栈里弥散开来,伴随这股甜香,闻者无不进入了深深的睡眠。

黑影来到床前,发出咯咯怪笑:“沧溟舒云的儿子,主人派我们来接你。”伴随着他的声音,其他几个黑影也纷纷而至。

不料当他掀开床帘,竟然发现里面是空的!卿五并不在床上!

“人到哪里去了?在耍我们么?”黑影发出不男不女的古怪声音,话音刚落,大门突然被人撞开——只见武林盟主带着十几人站在门口,冷笑道:“果然,五少料得不错,魔头今晚就来害人!动作还挺快!抓住他!”

一声令下,武林公盟的人手便闯入客房,要擒拿那些黑衣人。

“没想到,你们竟然对我们的迷•香早有防范。”黑衣人头目冷笑,“主人只邀请卿淑君一个人,你们这些人就干脆清理掉好了!”

盟主冷笑:“好大的口气!邪魔歪道,我倒看看你能嘴硬到何时!快说出你们窝藏的地点,或许还能留下一条狗命!”

于是双方人马就此混战——那些黑衣人武功极高,虽然只有五个人,却让盟主和他所带领的二十多名高手得不到一点便宜,众人从屋内打到了屋顶,黑衣头目似乎根本就未用全力,缠斗之中反而问盟主:“卿淑君在哪里!说出他的下落,饶你不死!”

“魔头!凭你也想威胁我?”盟主勃然大怒,手中长剑越发剑势凌厉。

缠斗良久,那黑衣人见也占不到什么好处,眼看天色将明,便发出号令,顷刻间几人便退得无影无踪。他们速度极快,又恐有埋伏,是以盟主并没有下令追击,只是持剑立在屋顶上,内心奇道:“为何他们一定要指明抓走卿五少?是了,卿紫宸乃是卿家先祖,不知道那魔头要抓自己后裔,有何奇特用意?”

这一番夜战使得武林公盟众人无不提高警惕,盟主本来想找卿五商量此事,却遍寻不着,不知道卿五躲到哪里去了。

最奇怪的是,自那天起,卿五竟然人间蒸发,不知去向,就算询问他留在此地的手下,也都是一个个茫然。卿五失踪,使得几位掌门顿时产生了分歧,有人认为卿五居心不良,临阵退缩,有人认为是卿五的计策,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回去,既然已经来到这里,手下又有无数高手,就算卿五失踪,也要直捣黄龙,一举攻破魔头老窝,挖出宝藏!

卿五去了哪里?

确切地说,是他自己亲自找上了门。

那夜黑衣人前来抓他,他故意让武林盟主识破黑衣人的诡计,就是为了能让小七趁此机会跟踪黑衣人,找到卿紫宸一直安身的神宫。

当黑衣人撤离之时,小七亦背着潜伏在暗处的卿五,迅速跟踪而上,一路狂奔,深入山中。

但见那些黑衣人身手灵活,犹如猿猴般在高耸入云的山崖上辗转腾挪,小七虽然背负一人,却也不输他们,跟踪他们爬上数峰,眼前赫然惊现一座高耸入云的冰峰,冰峰与他们所站的山峰中间相隔万丈沟壑,与这边只有一条铁索相连——那些黑衣人就顺着那铁索到达冰峰那边。

小七于是也施展绝技,背着卿五,足尖点着那铁索,连连起落,周围云雾蔼蔼,也不知道这铁索实际有多长,竟然这般连续走了几柱香的时间,才终于看到冰峰铁索另一端的状况。

卿五则伏在小七背上一直不出声,生怕他一个分神,两个人就跌入深渊粉身碎骨。

那绳索的尽头乃是一依靠冰峰雕琢而成的巨大山门,约莫数十丈,上面雕琢着古朴的花纹,山门半开,只能容纳一人通过,小七终于脚踏尸体,长长地呼了一口气,看着眼前的奇观,道:“还真是壮观啊!这里莫非就是神宫的入口?”

话音刚落,从巨门中便传出一阵怪笑:“请你来你不来,非要偷着来!”

只见是那几名黑衣人又窜了出来,和小七在巨门外的平地上形成对峙之态。

小七将卿五放下,让他依靠一根冰柱站着,随即才道:“我们可不想受制于人,所以自己过来,省得你们麻烦。”

卿五一袭青衣长袍,随身携带了一根轻便的手杖,便拄着那根手杖站稳,才道:“这位仁兄,反正你的意思都是叫我过来,殊途同归,如今我到了,就不必再大动干戈,让我进入一会尊主吧。”

黑衣人道:“主人只要你一个人进入,旁人不许!”

卿五道:“我腿脚不便,我这位影卫就是我的腿脚,若是不让他一同进入,我也寸步难行。”

黑衣人冷哼一声,终于松口道:“进来吧!”

于是,小七再次背起卿五,随那些黑衣人一同进入山门之中。

入内之后,顿时被眼前奇景震惊,只见山门之中,乃是一座整体凿空的山体,进入其中,犹如进入永夜幻境,四周昏暗,只有晶莹的冰柱自上垂下,一道冰桥,通入远处依山而建的一座城池,那座城池被冰雪包围,亦真似幻,小七不禁感慨:“真像做梦一样!”

“这就是传说中的神宫了?”卿五也感到些许震撼。

黑衣人带他们来到冰桥尽头,又有仆人接待,将他们引入城中。穿过繁复的巨石回廊,让小七有几分头昏眼花,终于引两人来到一处庭院,院内只盛开奇异美丽的白色花朵,那是小七从没见过的奇花,正对庭院的一处楼阁,珠帘低垂,帘后便有一人卧在地毯上,手握一杯清茶,看似悠闲地欣赏眼前的美景。

隔着花海,卿五看不清帘中人的面容,但也能猜到他的身份,便示意小七放下自己,遥遥出声道:“卿淑君拜见神宫主人。”

“卿淑君,呵呵,我终于等到你来了。”帘中之人开口,声音淳洌,好似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随即他开口道:“你过来吧。”

小七于是抱起卿五,足尖一点便轻盈越过花海,脚步踩在花朵之上,到达珠帘处时,奴仆已经将珠帘打开,露出其中之人的真面目!

那人满头白发,面容却极为年轻俊美,与卿云纵有几分相似,一身白衣,观其气质倒也恬淡出尘,完全不似传闻中的魔头,这人,就是卿紫宸么?!

那人也坐起来,坐姿闲适,支起一条腿,胳膊搭在上面,好似刚刚午睡过的样子。他也打量着卿五,道:“咦,我以为兄妹相•奸会生出怎样的怪胎,料不到你和他竟然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一般,让我怀疑你真的能打败我么?”

“前辈,”卿五上前一步道,“难道您叫我来,只是为了和我比试么?”

“当然,这么多年,我让你活着就是这个目的。”卿紫宸无聊地道,“我有的是时间,浪费一些也没什么,但是你若是让我太失望的话,我就要找更有趣的事情做了。”

卿五道:“那前辈觉得什么事情有趣呢?若是我能使前辈觉得有趣,前辈是否会放下杀戮的意愿?”

卿紫宸歪嘴一笑:“你也想和我谈条件?和你的父亲一样?”

“哪里,只是建议。”卿五连忙道。

卿紫宸却道:“打败我,或者被我杀掉,这就是你活着的目的。”

言未落,飞身而起,一掌已经悍然拍出!那一掌虽然不快,却劲力强大,小七连忙挺身在卿五身前接掌,却一上手就感到内息一滞,排山倒海般的强烈劲道立刻将他周身吞噬,一瞬间,小七顿感不妙!!

千钧一发之时,一股寒洌真气竟然自小七身上传导,与卿紫宸形成对峙,只听轰然一声,双方皆后退半步,卿五方才将手掌抵在小七背心传力转力,将卿紫宸的霸道掌力尽数卸到己身,顿时内腑受震,一口鲜血吐出,倒是小七反倒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卿紫宸则微微睁了睁眼睛,道:“呵,你果然有些本事。我似乎真的有些兴奋了呢!”

小七连忙扶住卿五,为他擦拭嘴角的鲜血,焦急道:“五少!”

“不妨事。”卿五推开他,“你只要做好我的腿脚就行,不要多事!”此时竟然显得无情起来,与刚才舍身相救形成鲜明对比,实则是担心强敌当前,小七冲动。

“五少……”小七内心愧疚无比,他本想替五少挡下一掌,不想反而成了卿五的累赘,心中又愧又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