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露同人谁怜影一片:第64章 逆鳞色淡(叶紫宣)

玉露同人谁怜影一片 - 第64章 逆鳞色淡,作者:叶紫宣

逆鳞色淡

*太巳府*

太巳府里一片死静,静的似乎连个会呼吸的活物都没有。太巳仙人枯坐在邝露房中。

半个月前,有与他相熟的仙人经过南天门,刚巧撞见邝露满身鲜血的出现在南天门前,就急忙传了讯给他。

他接到讯息,匆匆赶到,只听到女儿最后的一声“爹爹”。还来不及再多说一句话,就亲眼看到他的露珠儿,元神消散。化为漫天的萤光,一点点的消失在他眼前。随后空中悄然浮现出无数晶莹玲珑、珠光玉润的细小露珠,在阳光下闪烁着剔透的光芒,然后露珠落下一场大雨。像是他的小露珠儿在哭,在向他做着最后的告别。

他至今都不相信,他的女儿,就这么离开了他。

他们明明都说好了,等她回来,她就会听他的话,让他给她挑个好夫婿。怎么能一切就这样不做数了呢?

“小露珠儿……”太巳仙人看着掌心中的银白手镯老泪纵横,他嘶哑着声音唤着女儿的名字。这是他的露珠儿,消散时留下的东西。

“吱呀——”房门被推开的声音,惊醒了正陷在失女之痛中的太巳仙人,他猛的抬头望向门外。

是不是他的小露珠儿回来了?

随着门口的人一步一步的走近,看清楚了来人的太巳仙人,眼中的亮光也慢慢的暗淡了下来。

不是他的小露珠儿。

呵呵……

不过这尊贵的天帝陛下,来这里做什么?

他的小露珠儿跟了他四千多年,爱了他六千余载,也没见他来访过一次。

也是,他太巳算什么东西?他太巳的掌中宝又算什么东西?他比不得水神洛霖位高权重,他的小露珠儿自然也比不得那洛霖的那朵霜花了。入不得他的法眼,也只能怪他们自己不如人。

他悔啊……

他悔,没有斩断女儿的情丝。

如果早知有今日,他就该去取一碗忘川河源头的水,让他的露珠儿,彻底的忘记一切,也忘记眼前的这个人。

如果不是后来听友人说,他的小露珠儿在南天门给了太上老君什么东西。如果不是后来听说,太上老君用灵药救醒了天帝。他永远也不会知道,他的小露珠儿是为了救他而死的。对,一切都是为了救他。他了解自己的女儿,只有这个人才能让她如飞蛾扑火一般,粉身碎骨亦在所不惜。

这么个冷心,冷肺,浑身冷血的人,到底哪里好?

他莫不是给他的小露珠儿下了降头?才会迷了她的眼,糊了她的心。

润玉到太巳府时,没有看到一个人。他寻着龙鳞的气息,快速的找到了邝露在太巳仙府的房间。

怀着忐忑与不安,他推开了那间屋子的门。门窗紧闭的幽暗房间,随着门被推动的声音,射进了刺目的光线。

房里有人,一定是邝露。

这个认知,让润玉心里升起了希望,他加快脚步踏入房中。当他看清楚,坐在这昏暗房间里的人时,只觉得自己被一盆冰水当头浇下,手脚都在这一瞬间,涌上了一阵冰凉。

是太巳仙人。

四目相接,房间里的空气都变得凝重安静了。

润玉与太巳仙人两人互相望着对方,一个眼里熄灭了希望的火光,一个满眼都是怨和愤。

谁也没有开口说话。润玉不敢问,怕会得到他不想要的回答。太巳仙人则对润玉没什么话可说,他的女儿爱他至深,他又能把他怎么样呢?

太巳仙人先转开了头,低头重新将目光放在了手中的银色手镯上。

润玉顺着太巳仙人的目光将视线落在了他手中。

那是——

润玉紧紧的盯着,那个他送给邝露的手镯。他怕她不喜欢他逆鳞暗淡的颜色,也怕她介意他曾经将逆鳞送给过锦觅,于是重新用九天玄沙,银河之水,星月之光祭炼成镯。还特意在那上面,于炼制时加入了一些法阵,除了他自己,任何人都是是取不下来的。现在它却失了主人,原来一切都是真的吗?邝露,她真的不在了。

“仙人,你可以将那个镯子给我吗?”他听见自己的声音,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他觉得自己整个人,已经被分成了两半,一半清醒,一半疯魔。

“这是露珠儿的东西,陛下要去做什么?”太巳仙人头也没抬,声音沉痛,语气冷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