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与西西莉亚 - 第63章 黑魔标记 by 七七小妞

哈利波特与西西莉亚 - 第63章 黑魔标记,作者:七七小妞

世界杯结束后,巫师们都不愿赶着回家,他们纷纷回到各自的帐篷里面,打算好好休息一晚再离开。半夜,所有人都在梦中时,一声尖叫,惊醒了安静的夜晚。

卢修斯匆匆套上长袍,走出帐篷,抬头一看,一个显眼的黑魔标记悬在高空。卢修斯脸色惨白,猛地捂住左胳膊上,印着黑魔标记的位置。

不可能,他不可能回来了,手上的黑魔标记虽然深了很多,可是并不是曾经黑魔王强盛时期的样子。难道是哪个疯狂的食死徒?卢修斯勉强稳住心神,回到帐篷安抚好纳西莎和德拉科,拿起魔杖,再次离开了。

而另一边的小天狼星,在看到黑魔标记时,更是怒火冲天。

“卢修斯那个家伙在干什么?!他没有管好那群该死的食死徒吗?”

“应该是一个不在马尔福控制下的食死徒。”亚瑟觉得事情有点不妙,他们和那些纯血贵族们,刚刚透露出合作的意向,现在就出现黑魔标记,这到底是巧合还是有人故意为之?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有些摇摆不定的食死徒,恐怕不那么好拉拢过来了。

两人匆匆赶到黑魔标记下方,在那里看到了闻讯而来的傲罗们,和以卢修斯为首的纯血贵族,亚瑟眼尖地发现,卢修斯后方少了一部分人。

“小天狼星,亚瑟,你们来的正好。”一个傲罗看到小天狼星显然很是高兴,他偷偷朝卢修斯的方向瞟了瞟,意有所指地问:“你们有发现什么情况吗?”

卢修斯镇定自若。

小天狼星和亚瑟对视一眼,“没有。”

那个傲罗似乎有点失望,不甘心地在那群贵族身上来回扫视好几遍,才放弃地宣布,嫌疑最大的是那个昏迷的家养小精灵。他们这才看到,傲罗们中间,围着一个家养小精灵,旁边丢着一根魔杖,通过闪回前咒,发现这根魔杖正是发射黑魔标记的罪魁祸首。可是问题是,一个小精灵是没办法使用魔杖的。

“闪闪,闪闪什么都不知道。”那个小精灵已经被弄醒,她捂着眼睛,惶恐地哭泣。小天狼星觉得她有点眼熟,想了好久才想起来,他在晚上看比赛的时候,见过这个小精灵。

她是一个自称恐高的小精灵,在为自己的主人占位子,可是从始至终,她的旁边都是空的,这空白的一块在挤得满满当当的看台,显得格外显眼,更何况,她说她的主人是巴蒂克劳奇。

“啊,巴蒂的人生真是起伏不定啊。”小天狼星露出假笑,“身为对抗神秘人最坚决的魔法部官员,却有一个食死徒儿子,现在还有了个会发射黑魔标记的家养小精灵,可真让人讶异。”

小天狼星会在阿兹卡班受冤十多年,一是因为虫尾巴的诬陷,二就是这位巴蒂克劳奇,凭当时最有威望的魔法部长候选人身份,以极为强硬的态度,拒绝他的审判。

在场的人都知道他们的纠葛,所以没有人接话,匆匆赶来的巴蒂克劳奇,也没有反驳小天狼星的嘲讽,迅速地扔给闪闪一件衣服,将她解放了。

“她不再是我家的小精灵了,怎么处置都和我无关。”克劳奇说完,不管哭的声嘶力竭的闪闪,转身离开。傲罗们面面相觑,只能先带走闪闪。临走前,那个喊住小天狼星的傲罗,眼睛还很不放心地在卢修斯他们身上转了一圈,末了,给了小天狼星一个“多多注意这些人”的眼神——当着所有贵族的面。

即使脸皮厚如小天狼星,也禁不住脸红了。你使眼色好歹背着点人啊,当他们是瞎子吗?

“不是我这边的人干的。”亚瑟还没问,卢修斯已经否认了。

“那些没跟你来的......”

“胆子比较小,这个黑魔标记把他们吓坏了。”卢修斯顿了顿,“我们用了赤胆忠心咒,我是保密人,他们不会泄露我们的计划的。”

“那就奇怪了。”小天狼星摸摸下巴,“我们这边知道的人很少,而且可以信任,你们那边也没有泄露,那是谁用这个警示你们?”

“应该是某个隐藏的食死徒,看到我和你们亲近,所以给我的警告。这个人,应该就是今天包厢的人之一。说起来,那个闪闪的身边是不是一直是空的?”卢修斯假笑了一下,“我可没听说过巴蒂喜欢魁地奇,那个家伙平时最为严谨,对所有娱乐活动都不屑一顾,他儿子倒是听说很有兴趣。”

亚瑟有点疑惑,“他儿子不是死在阿兹卡班了吗?”

几人对视一眼,脑中浮现一个大胆的想法。

**************************

霍格沃茨里面,邓布利多接到几方来信,眼睛里透出锐利的光芒。刚刚烧毁所有的信件,一个人就闯了进来。

“你看看这个。”斯内普将一本没有名字的黑皮书扔在桌上。邓布利多看到上面的内容,一直平静无波的脸上也控制不住露出震惊的神色。

“记得吗,虫尾巴说过的,波特是黑魔王复活的依靠。”

“西弗勒斯,你可以当做没有发现这件事吗?”

斯内普瞪大眼睛,“你要看着波特送死吗?!”

“你知道,我不是。我希望哈利好好活着。”邓布利多很平静。

斯内普则是气急败坏。“你明明知道这样波特会死,黑魔王会回来!你到底在想什么?还有雷古勒斯的事情,他怎么会成了阴尸,你就不能说出你知道的真相吗?你答应过我的!”

“我记得我的承诺,就算没有答应你,我也不会让哈利死的,可是,伏地魔必须复活。”邓布利多直直地看向斯内普的眼睛,“我并不是有意隐瞒,只是有些事情,我不确定该不该让你们知道。”

“你总是这样,自以为是地安排一切,可是我凭什么都要听你的?波特凭什么去送死?”斯内普冷笑一声,“既然你不能保护波特,我想他那个蠢教父一定可以,他一定不会允许波特受伤。”斯内普转身就要离开。

邓布利多叹了口气,“算了,我可以告诉你。”

斯内普脚步虚浮地走出校长办公室。黑魔王怎么敢,怎么会?难怪,他会性情大变,难怪......斯内普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蜘蛛尾巷的,他瘫在沙发上好久,才动了动手指,犹豫了下,还是抬手将那本给邓布利多的黑皮书烧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