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是神,不是神の子 - 第57章 Chapter57. by 堇辰梵

[网王]是神,不是神の子 - 第57章 Chapter57.,作者:堇辰梵

场上比赛风起云涌,一片腥风血雨。

场下的幸村和真田两人,还在埋头翻找着袋子里的零食。

“是这个吗?”真田从袋子底部抽出一盒红茶牛奶味的Pocky,他记得幸村从小就对这个情有独钟。

幸村唇角弯了弯:“啊…就是这个。”

相较于立海大这边一片和谐轻松的气氛,其他的观众都盯着场上目不转睛,心也悬到了嗓子眼。

“Game!青学手冢 6—5!Change sides!”

比赛已经持续了一个半小时之久,现在终于进入了尾声,却也被拖到了本场最精彩的高|潮部分。

青学一边欢呼手冢的领先,一边又暗暗担忧部长的手伤,乾更是合上了笔记本断言:大概只能到此为止了。从现在开始,之前的所有资料数据都派不上用场了,他也无法预知本场比赛的结果,接下来是双方精神力的对决,以他的数据网球水准,无法计算,但倘若是那个人的话……

比赛进行到现在这个局面,最不利的是之前充满自信的迹部。相比于手冢破釜沉舟的倾力一战,迹部还没有到达那种孤注一掷的地步,现在也不免陷入焦躁的情绪。

“迹部好像状态有些不对啊。”小海带咬着蛋糕含糊道:“看上去很着急的样子,一点也没有之前的气定神闲了。”虽然他总说迹部是招摇的公孔雀,但是比起青学,他总归是更偏向冰帝的。

真田一边帮幸村撕开Pocky,一边回应道:“他毕竟是冰帝的部长,会重新振作起来的,现在离胜负揭晓还远。”

小海带却有些等不及知道最终结果了,拽着莲二的衣袖问道:“参谋你能计算出来吗?一定可以的吧,告诉我吧告诉我吧……”

莲二见小海带不依不饶,实在是拿他没办法,只好开口道:“双方势均力敌,接下来是意志力的比拼,但手冢已经抛开了一切,身体、健康以及今后的网球生涯,迹部并没有手冢负伤之下,孤注一掷的决心,接下来的比赛,依旧会是手冢占据上风。”

小海带急不可耐的好奇之心总算得到了满足: “那青学会获胜咯?”

“嗯,青学最后会在附加赛绝杀冰帝。”

“啊?”小海带还没反应过来,丸井就发问了:“你刚才不是说手冢会占据上风吗?”

莲二点了点头:“但手冢的旧伤,会在接下来的三球之内复发,尽管他有着顽强的意志力,不会放弃比赛,不过身体的状况是无法苦撑下去的,所以即便手冢以牺牲掉一条手臂为代价,这场比赛,胜者依旧会是迹部。”莲二顿了顿,继续道:“青学候补是今年刚加入的超级新人越前龙马,冰帝则是内定的下一任部长日吉若。根据两人的实力资料比对计算,青学胜利的几率是89.72%。”

小海带咬了一口薯片,讷讷地说不出话来,比起这场双部之战,还是参谋那种连精神力和爆发力都能准确计算出来,带给他的震撼更为强烈。

接下来是手冢的发球局,手冢将球的落点压在了中线上,在这种逼近终盘的状态之下还拥有如此精准的控球力,不免令人咂舌。

真田却毫不意外:“不愧是手冢。”

幸村坐在旁边,意味不明地轻哼了一声。

迹部现在已经无法再去计算思考手冢肩膀的状况,看着那家伙,看着球!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直至此刻,迹部才真正投入到了这场比赛当中。

明明冰帝处于劣势,榊教练却依旧一副八风不动的沉稳模样:就是这样,Atobe!比赛从现在开始,让大家好好看看,站在冰帝网球部200人顶点的你的网球吧!

手冢的回球再一次压在了右侧边线之内,迹部却快步追上后,在球还未弹向界外时,就右手挥拍将之回击。

竟然连那种球都能打回来,青学队员个个面色凝重。迹部的实力是如此棘手强劲,手冢的肩膀虽然是个定时|炸弹,持久战也一直在加重他的负担,但直到目前为止,手冢的旧伤都还未复发,可以说一直是完美水平发挥,即便如此,迹部依然和手冢打得不相上下势均力敌。

丸井有点不理解手冢为什么这么拼命:“就算这场比赛迹部胜了,青学和冰帝也只是2—2平手,还有最后的附加赛可以挽回,为什么一定要牺牲自己的手臂?”

“因为这就是身为部长的责任啊。”幸村咬了一口手中的饼干:“这种性子跟某人还真的颇为相似呢,真田不妨看看迹部的战术,我觉得还挺不错的。如果换做是你的估计不打到两败俱伤誓不罢休吧,不过就算是两败俱伤也不一定能赢过手冢呢,呵呵。”

真田给幸村递过水,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幸村突然将矛头对准了他,不过还是明智地选择保持沉默,别人都道赤也毒舌,殊不知,言语攻势上最杀人不见血的,是幸村才对,两人根本不是一个段数的,还好他从小到大都习惯了。

“你们想看的那招要出现咯。”幸村突然低声道:“迈向破灭的圆舞曲。”

“哪里啊?”丸井起身望了一眼依旧在僵持着的两人:“没有啊。”

迹部并没有如幸村所说,使出破灭的圆舞曲,但是丸井等人却似有所感,在幸村说完那句话后,就目不转睛地盯着场上局势,不再交谈。

5招、10招、15招、20招、30招……

作为纵观全场比赛的普通看客,幸村却比两个亲自对决的选手,看得更为透彻。

手冢突然打出了一个高吊球。

真田和莲二丸井都瞳孔微缩,神情严肃。

迹部这次果然快速上网,高高跃起,一个强势扣杀,击向手冢的握拍处。

莲二出于数据网球的习惯,首先就做出了判断:“这球胜负已定,首先是瞄准对手的握拍处把球拍打掉的第一段扣杀,接下来的二段扣杀将直接得分。”

深悉手冢实力的真田却摇了摇头:“不,还没完。”

“嗯?”莲二转过头不解。

而场上的这一球正如真田所说的,远没有那么简单就结束。

迹部在空中准备打出第二段扣杀时,发现手冢的球拍竟然还好好地握在手里,刚刚那一记扣杀竟然没法瞄准握拍处!

手冢也在迹部打出第二段扣杀的一瞬间将球拍降低,正面接到了那球。

“手冢是故意引导第二段扣杀击破给迹部看的,还能够做道这点的精神体能,很了不起。”

幸村突然将手中的饼干盒一把扔进真田的怀里,冷声道:“你倒是很了解的样子。”话落就不再多说一句,独留下真田一人纳闷不解,自己是哪里得罪幸村了?

破灭的圆舞曲这招没有奏效,迹部转而将球回击到手冢的右边空档,但球却像是受到了磁力吸引,在空中完全转变了方向,往底线中点飞去。

手冢领域!

还未等迹部找回状态,手冢紧接着又打出一记削球。

迹部快步上网截击,球却没有弹起,而是回旋落地后往前滚动了一段距离。

零式……

“30—0”

这家伙是不死之身吗?身上隐藏着定时|炸弹,竟然丝毫不为自己考虑,冒着旧伤复发,结束网球生涯的危险,也要将青学送入全国。

“40—0”

还有最后一球!

青学一边为手冢欢呼,一边又暗暗提心吊胆,生怕手冢的负荷超越极限,好不容易痊愈的旧伤会再次复发。

所有观众的目光都集中在手冢这最后一球上。

但就在挥拍的那一刹那,并没有人听到熟悉沉闷的击球声,只听见了一道球拍掉落在地的响声。

等众人回过神来时,只见手冢双膝跪在地上,右手扶着左肩,身体微微颤抖。

“Tezuka!”和所有人一样,真田抑制不住地震惊,甚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莲二原本也是该将注意力放在手冢身上的,可是他却突然发现精市手里被捏得有些变形的易拉罐。

“精市……”莲二有些不明白刚刚还作壁上观的精市,为什么自手冢受伤后,就突然变了副脸色。

冰帝原本已经做好了输掉比赛的准备,手冢那种奋不顾身的气势,吓愣了他们一众人等,可就在这最后一球的关键时刻,竟然发生了意外。

比赛中停,手冢扶着肩走下了场。

向日一扫之前紧张阴郁的心情:“不愧是迹部,早就瞄准这了。”

忍足也如释重负:“紧要关头大逆转啊。”

凤却有些担忧:“但是迹部部长……”

宍户也察觉到了迹部此时有些不对:“啊 那家伙……一点都不高兴……”

正如莲二之前所预料的,手冢没有放弃比赛,选择了带伤上阵。

河村摇起蓝色的队旗,高声大喊着:“加油!加油!青~学~加油!加油!青~学~”

手冢拿着球拍再次上场:“久等了,Atobe,决一胜负吧。”

冰帝的后援团再一次重振旗鼓:“Atobe!Atobe!Atobe……”

“Game!冰帝迹部 6—6!”

比赛陷入抢七局,从现在开始就是交替发球,谁先得7分就是胜者,在6—6的情况下,一方需要连拿2分,否则就将一直持续下去,又是一轮拉锯战。

“1—0”

“1—1”

“2—1,冰帝迹部领先。”

场上的二人,谁也不肯让出这2分。

“6—5,冰帝迹部领先。”

手冢每次回击都异常痛苦,他能感受到自己的肩膀正在濒临破碎毁灭,甚至已经失去了触觉,手臂不再属于自己,只是机械式地回击着飞来的每一球。有好几次都无法再举起球拍,但想起大和部长对他说过的话:“手冢君,你要成为青学网球部的支柱。”他就无法放弃,只要他还站在这里,只要他还没有失去感知,只要他还有意识,就绝不能倒下,一定要将青学带进全国的舞台!

迹部确实未曾想到手冢旧伤复发还能够坚持那么久。但是他迹部景吾怎么能够输!他身后也有冰帝的责任,他是一定要重塑越智月光当年辉煌的!超越冰帝全国16强的成绩!

真田依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如果手冢就此结束网球生涯……那他岂非要失去一名劲敌。

“37—36,青学手冢领先。”

从来没人见过这么长的决胜局,手冢拼着伤痛在场上坚持着。

球场内莫名陷入一种悲壮的气氛。

青学对于进军全国的执念,在这一刻被无限放大。

“Sanada?”幸村突然唤道,嗓音不复低柔,转而有些阴沉。

真田也不知是听见了还是没听见,喃喃自语道:“手冢和我料想的不一样,原本认为他一个比想象中更冷静深谋远虑的人,但是没想到会看到这样的场面,如此热血又执着的他,真是让人猜不透,这是场独一无二的比赛。”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球场上的两个人攥住,幸村却突然放下手中被捏得有些变形的易拉罐,起身离开。

“Yukimura。”真田一把桎梏住幸村的手腕:“你要去哪?”尽管场上比赛已经到了最后关头,所有人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什么,真田还是在这个时候移开了注意力。

幸村这次却没有放任真田的动作,而是扬手甩开后冷笑道:“胜负已分。”

真田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场上就响起了裁判最后的宣告:“Game set and match!冰帝迹部胜,局数7—6!”

场内陷入一片死寂。

迹部跌坐在地,气喘吁吁,汗如雨下。就在刚刚,手冢打出了一记失败的零式削球,球在旋转落地后,往回滚动时竟然离开地面,微微弹了起来,他抓住了这次机会,从后场奔至网前,赶在摔到之前将这球回击,但是被回击的球又进入了手冢领域!原本以为必输无疑,但手冢的最后一记回球,没有过网。

迹部也不清楚刚刚那记失败的零式削球,是手冢故意为之,目的将他引至网前,还是仅仅只是一次失误。亦或是……两者皆有。

无论如何,这真是一次最棒的比赛。

小海带和丸井全程都悬着心看完这场比赛,简直比打完车轮战还累,不过幸好,与之前参谋断言会在40球之内分出胜负的预测分毫不差,不多不少,刚好40球。

这样冰帝就是2胜2负1平,接下来由候补队员补赛第6场单打。

不过在见证完刚刚酣畅淋漓的双部之战后,恐怕也没多少人有心思再去关注之后的比赛了,因为接下来,无论冰帝青学哪一方晋级都不足为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