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梅见 - 第20章(骨入声)

[火影]梅见 - 第20章,作者:骨入声

“千手族长,不知道您对宇智波千手两族之间的历史了解多少?”

“呃……这个……我不太清楚啊哈哈哈哈。”千手柱间被我突然的一个问题问愣了下,他抓着后脑勺打着哈哈,然后一掌拍到自家弟弟后背,“这个你问扉间吧,他应该有看过……吧?”

身为族长居然不了解本族历史?我看着装傻的千手柱间一阵无语,至少斑哥继任族长的时候还被桐长老关到资料室封印了一星期通读了一遍族史呢。

相比起来千手扉间还是比较可靠的,他右手食指在膝盖上敲了敲,抬头直视我问道:“有看过一些资料,你问这个是和之前那个偷听的人有关系吗?”

蛮久没瞎忽悠……咳咳,我理了理逻辑,慢慢开口:“宇智波和千手两族算是忍界历史最长的忍族之一,将近八百年的时间里,千手长居火之国腹地,宇智波在大陆上四处流浪迁徙,但两族的仇怨敌视从来没有停止过。中间并不是没有出现过停战联手甚至结盟,但每次总是会突然决裂,争斗地更加惨烈。从我整理到的数据来看,八百年来两族共协议停战三十二次,递交结盟八次,可真正成功只有一次,但三百年前那次也不过维持了一年不到的时间,然后爆发了一次空前规模的对战,我宇智波战死八成以上族人,沦为不到百人的中小型忍族,花费了百多年的时间才慢慢恢复过来。奇怪的是,我找遍了所有资料,都没有记录下来当时具体发生了什么,连宇智波千手联盟的事情也只在一本当时族人遗留下的修炼笔记上的随笔里知道的。然后我重点翻查了所有停战和结盟时期的资料,发现好些文件内容有含糊缺失甚至自相矛盾的地方,如果只是一两次可以说是年代久远记录有错误,但每次的停战结盟时候的资料都有各种问题,已经不能说是巧合了,再加上刚刚发现的窥探两族族长谈话的陌生人……”

“你是怀疑,一直有一个隐藏极深的第三势力,篡改隐瞒你们的族史资料,用好几百年的时间挑拨千手和宇智波两族的仇恨?”千手柱间握紧双拳一脸严肃地问我,千手扉间眉头皱成一个死结,斑哥面无表情,泉奈哥则是惊愕和不敢相信。

“说到三百年前,我们千手的族史有记录,当时的族长和宇智波停战商议结盟,却在一次和宇智波族长单独会谈时候被对方偷袭身亡,心脏不知所踪,然后是那个宇智波族长在失踪半个多月后出现在两族战场,”千手扉间也开口,“敌我不分,疯狂屠杀千手宇智波两族忍者,最后力竭死去后,才发现他双眼已盲,那次战斗后千手也是元气大伤,不得不封锁族地将近二十年。”

他深吸一口气:“而且我们族史记录和你们的对不上,先不说停战的次数,结盟应该只有四次,而且都是在即将成功的时候突然被宇智波攻击再次开战。如果真的有一股幕后势力从中挑拨,那我们千手族史肯定也被篡改过。”

“那你们最早的记录有写清楚两族是为什么开始敌对的吗?”

千手扉间对我的问题摇头:“我们族史最远的资料只到七百年前,比你们记录的时间还要晚,而在那之前两族似乎就已经是不死不休的仇敌了。”

“宇智波族史也没有记录两族到底为何结仇,而有记录的最早一位族长,族谱上第一页位置标注的是宇智波第六代族长讳位,所以在记录之前,至少还有一百五十到两百年的空白,两族的仇怨,很可能是在那一段时间里结下的。”我皱眉,低头看着手背上微微发紫淤血的针孔,“在实验室里,当我发现千手族长的木遁细胞只在三份万花筒写轮眼细胞培养皿里成功成活的时候,我突然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千年以前,那是传说中六道仙人的时代,也是查克拉兴起,忍者出现的时代,同时也是忍界百族各种血继限界起源的年代。千年时光,木遁和万花筒写轮眼在血缘稀薄的如今早已是传说,当年却并不少见,宇智波和千手在最开始的时候,一定有着比我们所想象更加深切的联系。”

“这或许就是那隐藏势力不断挑拨我们两族敌对的原因之一。”用力一拳砸在木质地板上,千手柱间的表情充满了忿怒,“只是今天偷听的人被发现,他们一定会再度潜藏起来。他们肯定有隐藏气息的秘术,如果不自己出来,我们很可能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一般的感知根本发现不了刚刚窥探的人,如果不是我精神力解封突然爆发,和那人的精神力发生接触,我也不知道守备森严的宇智波族地居然让敌人来去自如。”我的话一出来,不管是斑哥泉奈哥还是千手柱间和千手扉间神色都变得黑沉沉,特别是千手扉间,作为当前忍界首屈一指的感知型忍者,竟然发现不了仅隔着一层木板的偷听的陌生敌人,这是对即将联盟的两族最大的挑衅,也是对他最强感知型忍者称号的最大挑衅。

此刻已经是将近黄昏,落日余晖从窗台外挥洒进来,每个人都被镀上一层金红色的剪影。房间里的气氛格外凝重,两族先人族史被篡改,联盟秘密会谈被偷听,今天发生的事情让身为族长和二把手的宇智波千手两对兄弟难得同仇敌忾。

“不过也正因为这次打草惊蛇,近段时间窥探的人应该不会再接近。现在我们当务之急是两族结盟仪式和建村前期的规划。”我揉揉额角,精神力的封印骤然被解除,还不能很好控制,我现在只想回去好好睡一觉,“结盟仪式的时间和地点定下来了吗?还有忍村的土地、前期的管理计划、和火之国大名府的报备联络等等,这些都是火核君负责的吧?”

“结盟仪式在一个月后,地点就选在南贺神社,那里离忍村规划的位置比较近。”泉奈哥看着我微微皱眉,“计划书明天我会叫火核送给你。梅见,你现在先回去,这段时间都没好好休息吧。”

我轻吁一口气,微微点头同意泉奈哥的提议,在准备起身的时候突然转头问千手柱间:“千手族长,如果可以的话请问能允许我阅读千手族史吗?我想将两族历史仔细对照一下,可能会发现一些那个势力的记录或者别的东西。”历史不能只看一家之言,特别是被篡改过的,只有更多资料的对照查看,才能发现那些薄薄纸张下掩藏的相对真实的过去。

“当然可以,只要你有时间千手族地随时欢迎你。”千手柱间好像已经从之前严肃凝重的氛围里走出来了,笑得格外爽朗。

看着他的笑容,我恍然像是看到五年前那个白发青年的笑。千手柱间和千手扉间两人虽然并不太相像,仔细观察下还是有着一些血缘兄弟特有的相同的特质。不过现在……

不动声色地瞄一眼那个永远沉凝冷淡的无表情面瘫,我再次吁一口气。五年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好好一个阳光青年变得沉闷多疑,或者这才是他在面对宇智波的时候正常的模样?

啧,怎么越想越不爽。

在检查过斑哥和泉奈哥的身体确定木遁细胞注射液正稳定温和地改善他们的体质,补充被万花筒写轮眼大量汲取的生命力,我恨不得马上找个空房间抱着被子睡个昏天暗地。但在千手柱间撤掉病房的封印结界,我一拉开房门就看到一个身影焦急地在门口来回转圈。眼熟的小哥,是隶属于宇智波族长一脉的家忍,感觉到门开之后转过来的双眼泪汪汪的。

“阿川?你怎么在这里?”泉奈哥看到来人不由得问道,我也想起来这宇智波川是泉奈哥特地安排给小杏保护她的人之一。

“泉奈大人,斑大人,梅见大人!”十六七岁的少年看上去各种可怜,一脸不知所措,“杏夫人……杏夫人要生了!”

要生了?要……生了?!小杏要生了?!!

恍惚间,我想起来之前泉奈哥受伤是差不多五个月前,那时候小杏已经是四个多月的怀相。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我的时间也太紧张,没怎么太关注小杏那边,算一算……也确实该生了。

身旁一阵急风略过,泉奈哥连招呼都不打直接往族长居所方向跑去,似乎忘记了还有瞬身遁术这种忍术。我回头看看病房内剩下的三个男人,顿了顿,直接结瞬身术往泉奈哥跑去的方向冲去。

小杏要生了!我还记得在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发生前,小杏同意我摸一下她的肚子,结果正好碰上第一次胎动,好像那孩子在和我打招呼一样,那一瞬间的感动和快乐仿佛已经隔了好远,而现在那个孩子就要出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