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同人/知否/无心法师]神寻 - 第104章 事变(仙人掌妞)

[镇魂同人/知否/无心法师]神寻 - 第104章 事变,作者:仙人掌妞

文竹扶住虚晃了一下的岳绮罗:“小姐,您还好吗?”

“我没事……”岳绮罗跌坐在椅子上,揪着胸口衣襟久久不能喘过来气。良久,才问道:“当初你为何不告诉我?”

文竹咬了咬唇,委屈又自责:“我觉得段公子也是为您着想,这种事不应该我一个外人多嘴。可是后来,您说他死了,又不准奴婢再提他,这才一直瞒着您……小姐,您和段公子,当真就这么断了?”

“那你要我怎么办?”岳绮罗抬眼,“我已经爱上了别人,我回不去了,他也回不去了……就当是我欠他一条命吧……”

“小姐……我,我今日是不是不该说这么多?”

岳绮罗抿了唇,没有回答。起身开了房门,夕阳照红了她半边脸。抬起手,看着那些光从指缝间漏到她的眼睛里,三郎是没变的,变的是她。

“走吧,我带你去冥府,为你寻个好胎,从此以后,前尘往事你不必执着。”岳绮罗轻声叹了一声,却又带了许多的分量:“你们的仇,我来报。”

“岳绮罗!”

一声低沉的男声从身后传来,岳绮罗还没来得及转过身子,就觉得头上一阵剧痛。

“啊!”慌忙扯下头上的黄符,瞬间那符就把手灼了一片伤口。岳绮罗捂着头,就见文竹双眼通红死盯着她,仿佛换了个人。文竹阴险狰狞的笑了,还是那熟悉的男声:“你曾说过,凡事必所得必有所失……你失去的,又是什么?”

岳绮罗瞪大了眼睛,提高了声调,“玄清?”

文竹被夺了心智,此时完全就是玄清的傀儡。“我的好师妹,你想杀我吗?哈哈哈哈!”

岳绮罗吼道:“玄清!你好大的胆子,我的人你也敢动?”

“想杀我?你来找我啊!哈哈哈!”

岳绮罗刚上前一步,又觉得头痛欲裂,隐隐觉得有什么要破体而出,比刚刚那黄符所伤之处更加疼痛。

“小……姐!快走……”文竹的本体在拼命的挣扎:“别管我……走啊!”

“文竹!”岳绮罗甩甩头,强迫自己恢复神智。迅速在空中画了一个符,直直的打在文竹的身上。那文竹一击之后便不再挣扎,踉跄了一下又摊在地上。本身就是魂魄,虚弱的紧,又经过这么一折腾,投胎都投不了了。岳绮罗将虚弱的文竹抱在怀里,捧着她的手:“文竹……我对不起你……”

“小姐,奴婢要去保护老爷夫人了……以后,还望小姐别忘了我……”

“文竹!”

文竹流下了最后一滴泪,终于魂飞魄散。

偌大的人间,除了岳绮罗,再不会有人记得世上还有这么一个忠心的丫鬟了吧!

岳绮罗恍然的看着自己空无一物的双手,失魂落魄的想站起身子,却又跌回了地上。

“你想报仇吗?”

“谁?”岳绮罗环顾一周,再无别人。

“你想报仇吗?”那陌生的声音似乎从心底里发出,又带着极具诱惑力的语气问了一遍:“我可以帮你啊?”

“你是谁?”

“我?呵呵”那声音又大了许多,一字一句在岳绮罗的脑子里愈发的清晰:“用你的灵魂,去换你想要的答案啊?”

“你……”那头痛的更甚一倍,岳绮罗不得已双手捶着自己的头,绫罗珠钗散落一地,可是痛觉蔓延了全身,像是要把浑身的骨头拆了又重装一样。直到血腥味扩散了满嘴,是她咬破了自己的舌头,终于支撑不下去了,无力的倒在地上,眼前越来越黑。

模模糊糊之间,放佛看到了一个身影缓缓来到门口,挡住了那即将消散的夕阳。

地宫。

冗长的暗道不见一丝光亮,沈夜抬起手,发出了幽深蔚蓝的光芒,照亮了周围。原来岳宅只是一个入口,按时间来看,这地宫至少有整个文镇之大。

难道玄清屠了全镇,只为在此建造一座宫殿?

也不知道那个笨笨的小地耗子会不会按照故意留下的印记来找自己。沈夜没由来的一阵心慌,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可是一重重致命狠毒的机关不容他思考许多。

“怎么又回来了?”沈夜摩挲着墙上那一处印记,正是他刚刚留下来的。“看来这样走下去不是办法。”沈夜想了想,灭了手里的光辉,闭上了眼睛,感受着从四面八方而来的灵压。

地宫里本来徘徊着许多鬼魂,可不论有多大的本事,只要感知到了沈夜的存在,皆惧于其通身的气派,不敢靠近。一时之间,倒是像与他玩着躲猫猫的游戏。

沈夜抬了眼皮,出手像一处薄壁打去,薄壁应声而碎,直中另一侧的小兔妖。

小兔妖修炼的太短,连人形都不会变。直接被沈夜一掌拍到了墙上,疼得呲牙咧嘴。缓了好一会才学着人样拜道:“小的参,参见夜尊大人!”

只有在岳绮罗的面前,沈夜才会撒娇,才会吃醋,才像个真正的活人。如今,他只是这种受各路小妖毕恭毕敬大礼参拜的鬼王夜尊。

“你识得我?”沈夜白了一眼小兔妖,兔子也可爱没有他家的小地耗子讨人喜欢。

“小的曾有幸见过大人一面,小的……”

“行了,认得最好,本尊没空听你废话!”沈夜一个眼神,架在兔子身上的枷锁便落了下去:“带路,去找玄清!”

小兔妖失去了在大人物面前谄媚的机会,却也不敢怒不敢言,值得乖乖的在前带路。要知道,这样的风云人物,随随便便动动手指,都能让他们死的连渣都不剩!不过到底夜尊并没有斩魂使大名来的光彩,小兔妖也没什么太激动的心晴……暗骂着自己命运多舛,被那个道长控制了不说,如今还要死不死的选了那条路藏着,居然被胁迫了……会不会真带到了地方,自己没了利用价值,也被杀了?

“我警告你,少在本尊面前耍心眼!”沈夜早就发现了那小兔妖磨磨蹭蹭,像是故意给他绕弯路。“小心你的小命!”

小兔妖在前面打了一个激灵,不敢回头,脚下却默默快了起来。既然怎么着小命都是不保,那么夜尊大人,您就别怪小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