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是个绒毛控:第60章 感谢订阅***(路边的土豆)

魔尊是个绒毛控 - 第60章 感谢订阅***,作者:路边的土豆

“叽!”他烫到声音变形,连蹦带跳地从锅里滚出来。

锅里的水温很高,卿辰的毛都快煮掉了,他忙扭头给自己呼呼的吹毛,可怜得很。

所以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卿辰变回人形,穿好衣服,才有闲心观察四周。

这是个空旷漆黑的山洞,除了一口正在沸腾的大锅,什么都没有。

奇怪,他怎么会在锅里?卿辰摸摸自己仍在发烫的脸,往洞外走。

禘大人在哪?

外面天色已黑,卿辰也不敢出去,生怕又遇到上次的那种要抓他的人。

他扒在洞口张望,忽然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从周围传来,卿辰猜测应该山洞里的人回来了。

卿辰往山洞退了几步,背后的手暗中掐了个诀,警惕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你是谁?”来人是个光和尚,抱着一堆蘑菇,优哉游哉的走进来。见到里面有人后,表情比卿辰还夸张:“你……我的羊的,是不是被你吃了?”

羊?这家伙不知道他是獬豸?

“没见到。”这和尚修为在金丹期,卿辰倒也不用怕他,他走近,接着火光看清了这家伙的脸:“空禅?”

“什么空禅”自知打不过,和尚没好气的说话。

不对,白泽说空禅已经死了。而且两人虽长着同一张脸,但眼前这人明显更为稚嫩,性格差别也很大,结合华梦之前的那幅画,卿辰心中有了个大胆的猜测。

空禅恐怕轮回过多次,这和尚应就是其中一世,他的身份显然不只是几十万年前为向人族传道的舍利子转世这么简单。

白泽说过他能够拯救神族,华梦也说过他男票洛渚的下落与自己有关,兜兜转转所有人都围成了一个圈。如何解救神族,如何抵抗天道,也许他能在这个出身不凡的和尚处得到答案……

思及此,卿辰把地上的蘑菇捡起来丢进锅里后,笑眯眯地冲和尚招招小手,“过来坐,过来坐。道友怎么称呼?”

“弥生。”弥生坐得离卿辰远远的。

卿辰像是没看出他的疏离,两步并作一步地挪到他旁边,“嗨,我叫卿辰。”

弥生比空禅年轻许多,也不如空禅沉稳,他见卿辰态度友好,反而不好意思冷着脸了,怏怏回应:“哦。”

后面的交流就顺利多了,卿辰从弥生口中了解到此处位于修真学院不过几百公里,只需翻过这座山就能到。

而弥生正是去往学院求学的。

卿辰托着下巴思考,禘大人明明陪他进来却不见踪影,与其在这里等他倒不如去学院看看。

还能顺便找找弥生身上的秘密,为什么他总是和尚,这也很让卿辰好奇,难道是加在灵魂里的属性?

天亮后,二人便上路了。

金丹修士无法飞行,卿辰发现半空中不少人族修士,他也打消了带弥生直接飞到学院的念头。

这些修士在以灵力探测周围,似乎在找东西。想起上次想抓他的两个人族修士,卿辰赶紧带着弥生往丛林里走。

“忘恩负义的东西!”

卿辰注意力一直放在空中的人修身上,冷不丁听他这么来一句,问:“什么意思?”

弥生嗤之以鼻,“当年神族向人族传道,如今人族竟灭了獬豸全族,不是忘恩负义是什么?”

卿辰对他这番言论还蛮诧异的,小伙子三观很正嘛。

不过话说回来,他一直知道,白泽等神兽对外口径都是獬豸被灭族,可他便是个存活于世的獬豸,从何而来的灭族一说?卿辰更偏向于灭族只是神族为保獬豸编出的幌子。

卿辰跟在弥生后面,圆溜溜的眼睛转了转,偷摸摸的套话,“你怎知獬豸被灭族了?说不定是他们躲起来了呢。”

“不可能!这话是全知全能的白泽说的,肯定不会有错。”小光头傻的可以,不用卿辰多问他把知道的全说了。

“人修真不是东西,灭了獬豸后,还不知足竟想对学院的神族出手,胆这么大,还不是仗着背后有天问宫撑腰。”

天问宫?是个门派吗在洪天他压根没听过。

卿辰询问出声,弥生看他的目光就像看野人一样,“天问宫是人族最大的修真门派,你怎么连这都不知道?你真是人修吗”

卿辰挑眉,小伙子够敏锐的,他倒也不在意弥生是否亲口告诉他。獬豸想要从一个修为比自己的低的人口中探到答案,自然还有别的路。

“你既是人修,为何不去天问宫求学呢?”

弥生神色一顿,嘴上没说,心里却不自觉道出缘由。

原来这天问宫是由学院出去的人修在千年前创建的,表面上说的是帮助学院传道,实则门派只收人族,对其他族群不屑一顾。更重要的是天问宫有了天道的扶持,短短千年间,竟已超过学院成为世间最大的修真门派。

地位的增高,天问宫渐渐不把学院放在眼里,虽然未撕破脸,但天问宫在暗中支持打压神族已不是秘密,民间传闻獬豸灭族与他们有着莫大的关联。

也因此这个门派遭到了包括弥生在内的少部分人修的不满,故而他会选择学院修行。

原来如此,卿辰大致明白了。

只是如此嚣张的门派是怎么消失的,又是怎么样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中,不留下一星半点的痕迹。

卿辰吭呲吭呲地翻过山,注视着隐藏在迷雾中,已隐约可见的学院,或许答案就在这里。

二人虽没飞行,但到底是修士,脚程比一般人快。加上空中的修士见他们都是人族,也并未阻拦,他们在天黑前赶到了学院。

卿辰惊呆了,学院处于一片深山中,没有繁华的街市,没有琳琅的宫宇楼阁,甚至连人都没几个,有种备受打压日渐衰败的残破感。

这和卿辰记忆里叱咤洪天的学院完全不同,他平视着大门,叹了口气,小门小户的,过得好惨啦。

但,弥生可不这么想。他眼睛泛光,对着个大门想摸不敢摸,颇有刘姥姥的风范。

这和尚和上一世差别有点大呀,卿辰偷偷打量他,如是想到。

两人在门口看似逗留许久,实则不过几息,便有一身着红白袍的修士飞了出来。

“二位是来求学的?”

“是是是。”弥生连连点头。

卿辰没说话,修士也默认了他是来求学的。

修士不知从哪掏出张纸,找了一番:“新生就剩你们两个了。弥生和卿辰,对吧?”

“恩?”卿辰一张黑人问号脸,怎么还有他的名字?

“不对吗?”修士又在纸上确认了一遍,弥生也不解地看着他,这名字有什么问题吗?

卿辰摇摇头,“没事。”有可能是学院为了让学生更好的融入万年前的历史给他们制造的假身份,总之先静观其变。

修士领着二人进去,沿途给他们介绍环境。

卿辰四处打量着缩水快三倍的学院,心头咋舌。

白泽当真不易,竟真在万年前如此艰难的世道中,从人族和天道手中把学院救了下来,还保住了神族。

不过当务之急是找到禘大人,有fq期这个□□悬在头上,他实在没办法静心。

“请问魔族学院在哪边?”学院格局与万年后大不相同,卿辰只得问那带路之人。

修士表情比卿辰还茫然:“魔族?那是什么?”

卿辰:“……”

这场对话在三个人的不明所以中结束了。

要说惨还是学院惨。

新生典礼的大殿,被修士领到这的卿辰一眼望去,尽览无余。

神族与人族加起来就一百来个,站在比卿辰上课的教室还小的大殿窃窃私语。

穷,是学院现在卿辰的唯一感觉。

随着二人的到来,新生典礼正式开始。

学院导师缓缓上台,卿辰没见到老熟人白泽,反而见到一个熟到不能再熟的人,惊掉了下巴。

华……华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