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英美]冰原上的49天 - 第106章 亡者之主 by 蓝珑琼

[综英美]冰原上的49天 - 第106章 亡者之主,作者:蓝珑琼

为了营救他们的首领,反叛军直接对破坏大帝进行攻击。

第一次直面破坏大帝所带领的军团的埃尔斯发觉,很多事都超出他的想象。

“姐姐,这些是————”

【是的,埃尔斯,破坏大帝所率领的僵尸军团之中包括地球人。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塞伯坦人讨厌地球人跟有机体。抱歉,一直都没有告诉你。】

“可是,姐姐,那里……那里……明明是……地球。”

埃尔斯罕见的表现出自己的情绪,他对眼前的一切感到震撼以及————

————悲哀。

是的,此时此刻他察觉,除了破坏大帝所指挥的僵尸军团包括地球人之外,不断吞噬其他行星、生命跟能源来前进的宇宙大帝的本体,竟然就是地球!

本来那般美丽,水蓝色多姿多彩如同梦幻一般的星球,已经全部被黑紫色所笼罩,那颗漆黑的星球状生命体一如既往的不停前进,吞噬着阻挡着它的一切。而那些胆敢阻碍它,想要破坏他的人跟事物,都被那些围绕着它附近的军舰跟悬浮物——破坏大帝跟他所带领的僵尸军团清除。

【……这就是我不愿意告诉你的原因,埃尔斯。这是无法避免,也不可挽回的结果。我们的敌人,就是地球。我们注定与地球人为敌,不管他们是否被控制都一样,这是必然的结果。】

一切都有了答案。为什么破坏大帝会成为宇宙大帝的傀儡,这是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跟舍弃的地方,这是他所深爱之人曾经付出一切去守护的星球。

“我们必须阻止他。”

埃尔斯最终这样说道。

【嗯,是命令呢,我必须阻止他。】

是否已经预感到了什么呢,过去的那个威震天?因此才交给他们杀死破坏大帝的使命,真是一个残酷又决绝的君主。

于是希埃利斯行动了。他吸取在前一个时空之中失败的教训,没有自负的采取独自行动。在震荡波的指挥,大黄蜂队长的协助,还有众多战士的帮助之下,这场战役继续下去。

生命在燃烧,不停的拼搏、爆破、消失。士兵的消耗不再是人命而只是一种资源,一种单纯的数字消耗,战争就是这样的残酷。

作为星际武器的埃尔斯,本应吸取充足能源之后变形,然后直接对抗宇宙大帝。但他没有这么做,因为仙娜的推算告诉他,仅凭现在他所拥有的能源水平根本无法对抗对方,只会是以卵击石。

因此他采取用人类形态潜入关押领袖的监牢,他的第一要务是救出领袖,如果可能,尽量获取破坏大帝的弱点。

他甚至都没想过自己是否能对抗破坏大帝。

他已经见过了过去的破坏大帝——威震天。在见过威震天之后,他就明白想要对抗破坏大帝,决不能依靠一时的冲动跟激情。他要更智慧,更谨慎,更小心,当他出手的时候,必须获取胜利。

所以他想的只是救出人质之后搜集情报,仅此而已。可惜现实往往不是按照你所想象的进行。在他营救声波的时候,预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的遭遇了破坏大帝。

那是一个,跟他所预想的完全不同的塞伯坦人。

高大的身形,深色的机体,浑身散发的黑紫色的荧光,就像来自地府的亡灵。

……深紫色的荧光?

埃尔斯注意到什么,他停止动作,陷入思索。

“不……不要看……离开,快离开!”

被他搀扶着的声波艰难的用嘶哑的声线说道,简直如同祈求一般。

但是埃尔斯还是注意到了,他抬起手,按向自己的胸膛。

很少有人知道,他是火种载体跟其他人不同,是一个紫色的结晶体,火种燃烧的时候如同点亮深紫色的荧光。

【埃尔斯!】

“让感知系统下线,仅仅使用视觉光学镜,姐姐。”

一种预感,好像一个他早该知道,却一直无视的重要的事情被他忽略。

很快,他的姐姐仙娜让塞伯坦人的那套感官系统下线,他用光感视觉来观察周围的一切。

整个星球——在宇宙大帝,从前的地球之上,整个星球的地表,都被流淌着 紫色荧光,就像血管脉络一样四处分布的能量流所覆盖!那些能量流所汇聚的终点就是站在他对面的破坏大帝!

他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脚。

在他站立在这颗星球上之时,就该发现,这些流淌着的能量,这些被吞噬掉的生命,这些宇宙大帝的血管……

……跟自己的火种一样!

“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

埃尔斯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掌,他体内所流淌的不是血液,而是同一种类的能量。

他又看向面露绝望的反叛者首领。

“原来,我才是亡者之主。”

声波最终跪坐在地上。他合上眼,不忍继续看接下来的发展。

在很久很久之前,在他闯入禁止入内的那个房间的时候,他看到了。

人类的婴儿床。

靠坐在床边的,如同睡去一般的塞伯坦人尸体。

震惊,绝望,不可置信,声波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事实!他走过去,近距离去查看,但依然不得不承认让他难以接受的结果。

那是一个空壳。这个人早已失去生命。

那么一直以来指挥霸天虎,跟他交流过的又是什么?

声波不寒而栗!他注意到地面上紫色的荧光,那些生命能量的流动。他知道了被吞噬、采集的生命被星球所吸取吞噬,除此之外,还有很大一部分被汇聚流淌向被吸尽生命的无数空壳,成为被.操纵的‘尸体’。

而能量的源头,除了这颗星球之外……

……就是他眼前的婴儿床。

地球——宇宙大帝在吞噬其他星球跟生命,来获取生命能源。

流淌在地球之上的生命能源之中的一部分连接着婴儿床。

被.操纵的尸体,是靠流入的能源来行动。那么这个婴儿呢?这些能源,是流入其中,还是从中流出来?

声波的电路板如同被高压击穿般阵痛!他明白了!此时此刻,他知道了眼前不可思议的现象预示着什么!他知道只要他毁掉这个奇异的,不该出生的婴儿,那么一切还来得及!他还能拯救剩下的人!

他的手伸向孩童,准备扼杀这个可怕的怪物,让一切到此终结!

“为什么?”

埃尔斯问,他看向抚养他长大,甚至差点将他永远放逐到另一个时空的塞伯坦人。

为什么在一切可以挽回之前没有阻止?为什么在能够终结一切的时候没能下手?为什么没有告诉任何人真相,让燃烧生命的战争一直继续下去,将亡者之主的一部分带离它的躯体,引发之后卷入整个宇宙的残酷结局?

“你……对我伸出了手。我看着还是婴儿的你,毫不知情的用手抓着我的手指笑了。我做不到。对不起,我……做不到。”

这就是最初的错误,明知那会导致无可挽回的结果。

明明知道这孩子是亡者之主的一部分,明明知道杀死这孩子或许可以终结一切,可是声波做不到。

面对一个一无所知的新生儿,威震天大人牺牲一切,唯一留下的这个孩子,他做不到。

他背叛了霸天虎,背叛了威震天,背叛了宇宙之中所有那些被破坏大帝吞噬杀死的生命,他带走了这个孩子。

他知道,没有人能原谅他,就连震荡波都不知道真相,所有人都不知道他才是造成死亡跟杀戮继续的罪魁祸首!明明知道那是一个不断破坏啃食宇宙,玩弄死者生命的怪物!可他还是从怪物的手里夺走了这个孩子,带走了怪物的一部分。

“对不起。”

违背了约定,未能陪伴威震天大人直至最后的我,无法杀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