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 - 第50章 路人【补完】 by S*******l

(*******姐 - 第50章 路人【补完】,作者:S*******l

作者有话要说:我也想努力的更新啊,奈何平日时间很紧的,周末时间也并不充裕。。。  第五十章路人

【一】

——我觉得有时候中二和傲娇只有一线之隔。

——……

——你那是什么表情?

——想带来血雨腥风的表情。

【二】

“唉!”我无力地伏在桌子上,表情黯淡绝望,一副如同被全世界抛弃的怨妇样。

“今日第一百六十次叹气。”清朗的嗓音骤然在耳边响起。

“啊拉,发生什么事情了?一副未老先衰的模样?”相似的声线在另一侧的耳朵旁响起。

我把埋在桌子上的头抬起来,微微掉转一个角度,看到站在身旁的常陆院兄弟正俯着身子,脸上挂着相似的好奇的表情,嘴角扬起的弧度也出奇一致。

再次深深地重重地叹了口气。

这样的事情让我怎么叙述啊!

现在深刻的觉得,前人说过的一句话-----“我早该知道,这个世界的人品就像是欧巴桑的裤腰带一样是没有下限的。”是多么的经典!

如果此刻我能在东京街头遇见夜神月,我一定指着他的鼻子对他说,你丫一中二,这个世界已经如此让人绝望了,你竟然还如此没品位地想成为世界之神,你的志向应该是毁灭世界才对!

“呐!有什么烦心事跟我们说说嘛,不要一脸苦大仇深的怨妇表情啊。”常陆院馨再次开口,一脸“我会为你保密”坚定表情。

但是,馨,你可知?世界上能保守秘密的只有死人哟!

你是想让夜神月把你的名字写到死O笔记上么?

我的记忆再次飘回那一天的傍晚……

遭遇暴走族是一场意外,想英雄救美也绝对是一场美丽的意外,想英雄救美反被别人救更是场意外……救下我的凤大魔王不知道为什么暴走了,差点就要使出S星光线让我变成宇宙的尘埃。

在那千钧一发之际,我只好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来努力逃过一劫——装死,哦不,装晕。【现在回忆起来这是多么白痴的一个举动!这是大脑中空的脱线蠢才才会做出的举动!其实我的智商都赶不上阿甘吧!】

【七原海牌装晕模拟器VER 2.2】EXE启动。

双眼一闭,捂着脑袋的双手自然从脑袋上滑落,重心后移,再左移,身子自然而然向□□倒,因为是蹲着的原因,可以缓冲一下倒在地上的疼痛感。

呈现挺尸状倒在了地上。

我本来还想制造一下口吐白沫的效果,但是这个难度太大,还是算了吧。

我闭紧眼睛躺在地上,感到心跳如同野猪乱撞。但是装晕奥义告诉我,现在是关键时刻,一定要淡定,眼睫毛千万不可以颤抖,而且呼吸一定要平稳。

时间像是一下子凝固住了,所有的喧嚣一瞬间远去,周围突然变的一片寂静。我只听到耳畔有风流转低呓的声响,以及风略过树梢发出的“沙沙沙”的声音。

在我以为凤大魔王已经气急败坏地拂袖而去,准备让我一个人在这里一直挺尸下去的时候。

突然一股温热的气流扑面而来,有什么东西勾住了我的腿,有什么东西穿过我的腋下勾住了我的上半身,然后就是整个身子猛然腾空了。

那一刹那,我心脏跳动得如同安了强力马达,差一点就要睁眼尖叫出声了,不过,万分庆幸的是,此时候我的【装晕模拟器】运转依旧良好,被植物性神经加快的心跳渐渐回复正常。

稍稍掀开眼帘,从缝隙里看到的情景让我一瞬间错乱得差点把晴天霹雳平地惊雷之类的成语拿来用。

我看到了凤大魔王光洁的棱角分明的线条流畅的下巴以及他那独具特色的反着光的眼镜……

这……这就意味着,我正被凤大魔王抱着……而且还是公主抱……口胡!这是什么情况???

按理来说,他在如此愤怒的情况下,不对我鞭尸我就该念阿弥陀佛了,他应该是拂袖而去把我一个人扔在那里,让我继续挺尸才对!

他……他要把我抱到哪里去?莫非……莫非……火葬场?!

一想到这一点……我只能把眼睛闭得更紧,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继续做晕倒状……

******

“喂!问你话呢!发什么呆!”

脑袋上被人轻轻拍了一下,我蓦然从几日前的回忆中挣扎出来。抬头,看到常陆院馨已经占据了我前排的位置,一手托腮,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浅色的瞳孔中央的亮光越发扩张。橙色的额发覆盖过来,添加了一层浅浅的暗影。

“光呢?”我挠挠头,想到刚才还是形影不离的双子怎么现在只剩下一个。

“刚被叫走。”馨把撑在下巴上的手收回,眼睛微微眯了眯,眼睛里的亮光似乎化成苍茫的雾气,浅浅薄薄地在眼眸上,“别转移话题啊。”

“edo……”我咽了口唾液,清了清嗓子,把脑袋向前挪了挪,在脸上摆出极其郑重正经的表情。

馨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搞这么凝重干嘛?”

“那个……”我深吸了一口气,“镜夜前辈……呃……你们社团活动时候,他有什么反常行为?”

“哎?”馨的表情先是一愣,可能是我的话题从常陆院光到凤镜夜跳转地太快,他有些反应不过来。沉默两秒钟,馨再次开口:“没……没什么反常行为啊。”

“是吗……”我挤出个笑容,“真的依旧正常?”

“啊啦?你怎么突然问这样的问题?”馨的嘴角突然勾勒出一个弧度,这样的带着阴险气息的笑容完全破坏了此人的气质,明明刚才还是气质美少年的样子,此时完全像是被街头那种带着猥琐笑容用冰欺凌拐骗小罗莉的怪蜀黍附身一般,眼睛渐渐眯起来,“你跟镜夜前辈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没事”我脸上的笑容开始撑不住了。【这装傻装的太没有技术含量了!】

不是我跟镜夜发生什么了……而是……我似乎大概可能应该是……被凤镜夜列入“此生坚决不理睬此人把此人完全路人甲化”的黑名单里了。

来……镜头回转一下……让我们继续那一晚的故事……

我继续装晕,被凤镜夜抱着,然后被他塞进了轿车里。

一方面我提心吊胆地担心凤镜夜真的把我带到火葬场怎么办?我还只是个二八少女啊 啊啊 !我还没来得及领略这个世界的美好与丰富多彩,就要跟这个世界 SAY GOODBYE了么!!!混蛋!我会哭的!我真的会哭的哦!【……】

一方面,躺在温暖的轿车里,脑袋还枕着个温暖的不明物,而且我是闭着眼睛。

我不知道该赞叹自己是宠辱不惊还是神经大条……就在这样紧张危险的情境下,我……我竟然睡着了……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我是穿着睡衣躺在柔软的大床上而不是冰冷的棺材里的时候……我真的有向耶稣以及他的八辈祖宗道谢。

可是……可是……自此,我……再没见着凤镜夜……

虽然我还是住在凤镜夜家里……但是他的时间与我巧妙地错开了,早上吃饭,餐桌上见不到凤镜夜,放学时分,司机来接我,告诉我以后不用等他家少爷一起回去了。

晚上时分,站在凤镜夜房间门口,我特别想敲门,进去问候一下,问一问镜夜前辈到底怎么了……可是在他的门口我徘徊了许久,转了N十圈,甚至乎西方东方诸神我全都问候了一遍……我到底还是提不起勇气去敲门。

伫立在他的房间门前许久,我蓦然醒悟……其实,凤镜夜压根是不想再看见我了吧……

肯定是他那天救我的时候花了很大的力气,然后他一定是觉得我是个跟麻烦挂钩的人,于是他一定是觉得跟我这种衰神的使徒走得太近一定会很晦气,又因为礼貌问题他不好意思赶我走,所以……他干脆选择离我远远的,从我视线里消失……

一定是这样的!

这不就是我一开始所期待的吗?住进凤镜夜家里却争取不跟凤镜夜产生什么交集,等到KUSO星人来接我离开,我就正式开始自己的自由的、不再受到威胁与约束的幸福生活。

照现在的趋势……目前的生活确实是按着自己的期待进行的,只要再继续一段时间,KUSO星人来接我回去。一切都皆大欢喜。

可是……为什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呢?很不舒服的感觉。

我宁愿凤镜夜用魔王光束把我变成宇宙的尘埃……也不想被这样路人甲化啊……不想被他划入“此生坚决不理睬”黑名单里啊啊!!

口胡!我到底这是什么心理啊 ??难道我天生就是M体质么?

胸腔里有绝望的声音在不断地吼叫:

绝望了!绝望了!我对自己这样BT的心理绝望了!!

【三】

认清事物本质后我陷入了痛苦的自我剖析之中。

我宁愿自己是MADAO的M也绝对不要是S M的M啊啊啊啊!!!

【喂!喂!七原海,你能不能等会再自我解剖(?),没看你前面的常陆院馨的笑容越发高深莫测了吗?警惕性提高一点行不行啊!】

“让我想想……”馨开口,一派沉思的模样,“经你这么一说……镜夜前辈他确实是……”

“什么?”我竖起耳朵,从自我认知的极度不平衡和几乎要流泪的感伤绝望中挣扎出来,准备仔细倾听他的话。

“去海边玩吧。”馨的下颌敛出一道柔和的弧度,眼眸里充盈的笑意,满满的好像就要溢出来。

馨转变话题的速度如此之快,快的险些让我吐血三升。

你怎么能这样!在我内心如此波澜壮阔之时,你竟然这么云淡风轻地提议“去海边玩吧。” 未免太没有同学爱了吧!

“整天耷拉着嘴角连笑容都没有。”馨突然伸出双手,轻轻捏住了我的脸蛋,向两边一拉,似乎是扯出一个笑容。他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这才对嘛。”

我带着崩溃的表情,幽怨地看了馨一眼,一把将他的手扯下来,“没心情。”

“所以,去海边散散心咯。虽然你不会游泳,但是在海边散散步也很舒服啊。”馨如此“善解人意”地提议道。

我斜着眼睛看着他,暗自思量,眉头皱的越发波澜壮阔。

馨“善解人意”?总觉得比有人告诉我小布什的脑袋没有被门板夹过还要不可信。

馨无辜地看着我,一张脸朴实地如同在山洞里生活了几十年从来不知道世界上还有骗人这么一说。

“喂!我说,你们还要执手相看泪眼多久啊?”一个带着笑意的清朗的声音斜插进来。

我抬起头,看到刚才因为有事被叫走的常陆院光再次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了。

馨淳朴淡定地脸上出现一丝裂纹,额头上一条青筋突出来:“哟,光,中国古典文化鉴赏课你学的很好嘛?”

“谢谢夸奖。”光毫不客气地推了馨一把,硬是在馨坐着的座位上开辟出一方天地,坐了过去。

“我在邀请小海去海边玩。”馨开口,笑容可掬。

“GOOD IDEA!?光琥珀色的眸子里闪过一瞬间的波光潋滟,嘴角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大海,蓝天,阳光,沙滩,沙排,烤肉……”

光的嘴里每蹦出一个词,我的眼前就不自觉闪过一副美好的画面……到最后我觉得内心深处的阴云都在渐渐消退……

什么时候……大海这么治愈了……

不过,去海边散散心,说不定是个很好的选择呢。在沙滩上支起一张沙滩椅,撑起一把伞,手边是一杯冰镇的果汁,望着大海,什么烦心事都不用想,就这么宁静地待一天,真是惬意啊 【七原海?你是去提前六十年养老吗?】

“要去吗?”双胞胎异口同声地问道,声音里带着复杂的意味。

“嗯。”我点点头。

内心对这次的大海之旅勾勒出一个完美的蓝图。

【四】

“真是感谢你的帮助啊。七原桑。”作为一个常年不挂表情的只凭着两条平直一字眉走天下的代表人物,近藤川,此时嘴角挂着大大的灿烂笑容,黑框眼镜下的双眼也眯成了弯弯月牙状【口胡!COS市丸银是没有前途的!】手里捧着一摞高高的文件,但却是步伐矫健。

1—A班,学习委员,近藤川,虽说与近藤勋只有名字不同而已,但是形象却是天差地别。不同于真选组局长大猩猩一般的形象,黑框眼镜下的一张脸可以称得上是清秀美少年,但是让人始终无法理解的是,每当近藤川摘下眼镜时候,存在感降至零,甚至为负。从这一点上来看,与新八几的属性又不谋而合。其实……近藤川百分之七十的成分……都是眼镜吧……另外一点值得提一下的是,此人还是剑道部的副部长……

扯远了……让我们,回到主线剧情。

相比近藤川的步伐矫健,跟在他身边同样怀抱一摞本子的我的动作显得笨拙了很多。

“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我回了他一个灿烂度堪比阿波罗的笑容。

可我内心在颤抖啊……不是我吐槽,拥有面瘫属性的你能不能不要露出这么诡异的让人心力交瘁的笑容啊。

“七原桑真是热心的人啊。”像是听不到我内心的吐槽一样,近藤川嘴角的笑容又扯大的几分。

“别这么说,真没什么的。”我的表情进化至哭笑不得。真的只是帮个小忙而已,别表现的如此感激涕零可好?就差再高喊着“感谢您的大恩大德,请让我以身相许吧!”

口胡!你又不是近藤勋,我又不是志村妙!

我动了动胳膊,调整一下自己的姿势,让自己抱着本子的姿势更舒服些。

不经意抬了抬眼帘,我的动作和表情都僵住了。

有句话是怎么说得来着——生活,真他妈好玩,因为,生活总他妈玩我。

视野里,不远处,走廊的尽头,站着一个如此熟悉的高挑身影。他侧着身,右手拿着黑色的文件夹,正与他面前站着的穿着鹅黄色校服的黑发女生交谈。

正是,游离出我视野许久的,早就视我为路人的,凤镜夜。

真是……狭路相逢啊……

我的内心深处,波澜起伏,惊涛骇浪。【乱用成语误人子弟啊!!】

问,面对此情此景,我该做出什么反应?

是深情呼唤,然后冲上去%@¥##¥……口胡!这……这是狗血八点档。

还是当做没看见,转身默默走掉,继续当我的路人甲吧……这才是我的风格。

“七原!”近藤低沉的声音突然炸响在耳边。

我一个哆嗦,手里不自觉地一松,这摞本子顺势脱手而出,垂直下坠,在空中分开,重重砸到地上,散落了一地。

哦买噶!出现突发事件了!

“啊——”我一声惨叫,连忙蹲下身,手忙脚乱地去收拾散落一地的本子,其间还不忘抬头可怜兮兮地对着近藤道歉:“ 抱歉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近藤地嘴角剧烈地抽搐着,先小心翼翼地把自己手里的一摞文件放在走廊边,又跑过来,蹲下身,帮我一起收拾。近藤心里一定在泪奔嘞,一定后悔到天翻地覆,让这么废柴的我来帮忙一定是他学习委员生涯中的一个败笔。

“对不起啊,对不起……(省略若干字)……”我手下的动作加快,伊武深思碎碎念状态ON,匆匆忙忙地把眼前的杂乱的本子收拾好,视线放出去,发现远处还有两本,低着头,挪动脚步走过去。刚刚想蹲下身。

视线里出现了一只修长的白皙的骨节分明的手。

那只手缓缓移动到那个本子上。【混蛋!为毛越来越有深夜档的意味了。】

捡起了那个本子。

然后那个本子被递到了我的面前。

我反射性地伸出手,接过了那个本子。

“谢谢啊……”再反射性道谢。

视线顺着这只修长的手向上延伸,看到站在我的面前的正是,面无表情的凤镜夜。

其人可能也是有表情……不过就是眼镜把眸子里的情绪都遮掩住了,嘴角拉成一条直线而已。

“镜夜前辈……”我颤抖地开口,如鲠在喉。

肾上腺素分泌过量,心跳剧烈加快内心里翻腾起惊涛骇浪,竟然再也说不出别的有建设性地话来。

四目相对,时间仿若静止了……似乎只能想到这样的形容……【屁咧!】……

于是在静止了三秒钟之后……时间再次流动起来。

凤镜夜转头对着他身后的黑发女孩子开口:“ 惠子,走吧。”

然后凤镜夜冲我点点头【可能是我的错觉】,然后向左跨了一步,迈开步子,与我擦肩而过,而他唤的那个黑发女孩子很快跟上来,她经过我身边的时候还很有礼貌地冲我笑了笑。

而后两个人都是施施然地离开了。

……

这是……这是……什么情况?男主角对偶尔外出打酱油不小心遇难的路人甲施以援手,从而提升其正直光明的形象从而使其更加光辉万丈吗?

口胡!好歹我也算打招呼了啊?你这视我如浮云的行为是怎么一回事?

虽然早就视我为路人甲了,但是就礼貌而言,回个招呼不算太难吧?

我抬头看着凤镜夜挺拔的身影越来越远,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一瞬间,心里压着的沉沉的东西,如同蔓藤一样破土而出,覆盖在心室壁的每一寸角落。

有声音渐渐在心脏里回荡开。

有什么感情呼之欲出,却又渐渐被掩藏在心脏的最深处,

滑到嘴边,勾勒出一个口型,轻飘飘的声音消散在走廊偌大的空间里:

……

……

……

“S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