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槿如画 - 第15章 真相若何催别离 by 张瑞

风槿如画 - 第15章 真相若何催别离,作者:张瑞

月国宣隆十五年春初 月国太子一十六岁

宣隆帝赐婚,立丞相长孙女娥懿为太子妃,户部尚书嫡出独女韵染为侧妃,近期完婚。

君凛听闻此事后大怒,直奔御书房,望宣隆帝收回成命。

往日里宣隆帝对太子殿下可谓千依百顺,但此事宣隆帝心意异常坚决,将太子君凛挡于门外。太子君凛拒不妥协,宣隆帝下令将太子君凛软禁朝阳宫。

明日即是太子大婚,皇宫内个个都已人仰马翻。迎春花开刚刚开放,几抹春色让一派祥和的太平轩更添暖意。

“主子就只会欺负奴才!”喜宝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幽怨万分地瞅着訾槿。

訾槿手握住小药瓶,一脸贼笑,装作未看见喜宝的幽怨:我也不想拿你试药啊,可自从拿猪头太子试过一次药,内膳房对太子的膳食看得那个紧啊。我又没有一点武功,无从再下毒手啊。做出的东西总要有人试啊,佛曰,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喜宝见訾槿毫无心软之意,嘴一撇,眼泪在眼圈里打转:“主子就看奴才最好欺负……”

喜宝哀怨的小媳妇样,让訾槿的恶作剧之心顿起来,她笑得异常奸诈,一脸的决不妥协。

君赤手持书卷,嘴角上扬,偶尔抬头目光擦过这对僵持不下的主仆,后来终是看不下去,无奈地说道:“槿哥哥莫要再逼迫喜宝,你若真想试药明日随便找几个奴才可好?”

喜宝感激地望向君赤,本幽怨万分的表情瞬间眉开眼笑。

訾槿瞬间地泄了气,故作抑郁地怂了怂肩,心中窃喜不已: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我本是极度护短之人,喜宝可是我为数不多的知心传话筒,我又怎会真舍得拿他试药?

自那日訾槿将君赤带出素染宫后,鱼落的一番话让訾槿意识到自己确实无任何能力,在这皇宫之内保护犹若浮萍般无依无靠的琳妃母子。

那以后,訾槿不放过所有闲暇时间,紧盯着君赤念书,望能早日纠正君赤一紧张就语不成句的毛病,望他终一日也能得到宣隆帝的刮目以待。

日子也在每日的读书下,平静安生地过着。君赤相较以前来说已大有进步,在太平轩内与人交谈早已经顺畅无比,只是从此以后訾槿除去鱼落又多了小男管家婆。

“槿哥哥早已十四再两年也要成亲了,怎还这般孩子心性?以后若是出了宫你这样的心性必定会吃大亏的。”君赤精致的脸上,一副不赞同的老成模样。

訾槿拿起笔墨,坏意地拨弄乱君赤一丝不苟的发髻后,偷笑了一下写道:婚姻乃爱情之坟墓,惟太子那猪头才会如此地想不开早早便成亲。我这样心性有什么不好?这样的人才会无忧无虑长命百岁,更何况我身边有你和鱼落,我又有什么好怕呢?也许……前世的路上,我们在奈何桥前与人约下了这一生,所以人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命定之人,芸芸众生,沧海桑田,一个转身,一个眼神,总会遇见。

“命定……芸芸众生……一个转身……一个眼神?……”君赤一脸凝重地低下头去,不知在想什么。

訾槿好笑地摸了摸君赤的头,写道:你还是个孩子,这皇宫却让你失去了太多你原该拥有的东西。如若将来有机会你可愿意随我出宫?海阔天空,海角天涯,江湖天下?

君赤猛地抬起头来,灵动有神的大眼出现了迷茫之色:“海阔天空……海角天涯……?”

訾槿淡笑着拉起君赤的手,君赤眼眸之中满满的迷茫:山河秀丽,风景如画,我们何必要屈居于这牢笼之中埋葬一生?

君赤猛地回过神,眼眸里溢满慌乱,他猛地扎进訾槿的怀中,紧紧地抱住訾槿,浑身颤抖得异常厉害:“槿哥哥……这世上也惟有你愿真心待我了。”

訾槿轻轻搂住了君赤,抚摸着他的长发与单薄的背,心中酸涨不已,眼圈渐渐地红了:君赤……你到底吃了多少苦……

“你们在干什么!”

訾槿君赤二人同时抬眸,看到来人——明日即将成婚的太子殿下君凛。两人迅速地分开,訾槿责怪地看了一眼跪于门边的鱼落与喜宝。

喜宝与鱼落二人略委屈地回望了下訾槿,均是一脸的无可奈何。

“臣弟……给太子殿下……殿下请安。”君赤手忙脚乱地给君凛行礼,因过于的紧张又再度地结巴。

訾槿一脸的不情愿,委委曲曲地跟着君赤一起行个宫礼。

为何一国的太子会如此肚量狭小呢?当年不就给了他两巴掌吗?这些年他在自己身上讨回来的可不止两巴掌,为何这么多年了,还对那两巴掌念念不忘呢?

太子殿下啊,您好歹也是太子殿下啊,前皇后的嫡出,万千宠爱于一身啊,未来的皇帝啊,怎会就如此的小肚鸡肠呢?

君凛面无表情地敛下眼眸,踱步到訾槿君赤二人的身边:“明日既是本宫大婚之日,你们可知晓?”声音冷清,无半点情绪的波动。

“臣弟早已备好……贺礼,万事已准备妥当,还请……请太子殿下宽心。”君赤低下头,怯怯地回道。

君凛凤眸一转,死死地盯着訾槿说道:“那你呢?”

訾槿脸色微黑,猛地抬头不惧地与君凛对视着:猪头太子你丫的还真是不要脸皮,怎会有人结婚自己跑来要贺礼的?我本就未打算去,为何要准备贺礼?

“你没准备?”君凛凤眸眯成一条缝隙,迸出危险的光芒。

“太子殿下莫要生气,臣弟与訾槿马上去准备。”君赤见訾槿与君凛对峙着,生怕訾槿再吃了亏,连忙说道。

君凛收回眼眸,不再说话,径自走到书桌前方才訾槿君赤二人站立的地方,似是不经意地看着桌子上的东西。

訾槿脸色微微一变,心里哀号一片:方才与君赤写的东西还在桌上!好像有写到“猪头太子”。神呢!!你不是玩我吧?这猪头摆明了就是来找碴的,如若再让他看见的话,又免不了那皮肉之苦!

君凛的手微微地发抖,他将那纸条揉成了一团,眯着凤眸狠狠地瞪着訾槿。

訾槿不敢与其对视,脑袋也耷拉了下来:完蛋了!猪头太子绝对有婚前忧郁症。平日里与他大打出手也未见过他这般模样,如今一句“猪头太子”,何至如此?

“你的意思明日开始本宫便已坠入那坟墓了吗?!好!好好!……你这个哑巴来告诉本宫什么是爱?什么是情?!什么坟墓?!什么是命定之人?!”君凛的声音异常地压抑和阴沉,凤眸已是通红一片。

君赤脸色苍白忙上前一步,不着痕迹地挡在訾槿的面前说道:“太子殿下,何必为此等小事动怒呢?那只是几句戏言罢了。”

君凛一把推开君赤,通红的凤眸布满了血丝,恶狠狠地瞪着訾槿:“命定之人?!哑巴也会有命定之人?在这深宫之中如果不是本宫有心放你一马,你以为谁能护你到现在?是那宫女鱼落?还是这个一无是处的结巴?!本宫从不信什么命定,本宫更不信什么前世约定,但本宫没有的东西一定不会让别人有!”

訾槿拉起被推倒在地的君赤,将君赤护在身后用着火的眼光回瞪着君凛:你不信也没用,人人都有命定之人,但你没有!你贵为太子却没有!以后贵为君王更是没有!注定的,你什么也没有!你注定什么也没有!

“好!好好!你们!……好!你们好!好……海阔天空,海角天涯,江湖天下是吧?……是吧?混帐!……混帐!……本宫大婚连贺礼都不曾准备,分明是不把本宫放在眼里!来人!给本宫掌嘴!”君凛猛地转过身去,紧紧地闭上凤眸,然后睁开,大口大口地呼着气。

君凛话毕后,四个太监和两个侍卫鱼贯地走了进来,拉住訾槿抬手就是响亮的一巴掌。君赤挣扎地想上前却被侍卫按住了。

一直跪着的鱼落和喜宝着急万分,同时求情:“求太子饶过我家主子吧。”

君凛猛地转过身来,上前狠狠地踢了一脚正在掌嘴的太监:“混帐!给本宫掌君赤!”

訾槿听到要打君赤,双眸燃烧出熊熊的火焰。她仇恨地瞪着君凛,牙咬得咯咯乱响。

君赤听到此话不再挣扎,小太监抬起手来,偷看了一眼君凛迟疑地落下。

君凛凌厉地扫了那小太监一眼,小太监再无顾虑,卖力地抽了下去。

两个巴掌下去,訾槿眼睁睁地看着君赤精致的小脸上,浮现了五个指头印子,原本精致的小脸,已经红肿不堪。

君凛脸色异常苍白,他紧紧闭上了双眸,静静地听着那“啪啪啪”的巴掌声。

鱼落与喜宝暗暗着急,苦无良策。

“住手!”清脆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西乐公主身着蓝色镶金袍傲然地站在门口,妖娆的脸上有着淡淡的怒意。

訾槿趁此机会猛地转过脸去,狠命地咬住了拉着自己的那太监的胳膊,太监惨叫了一声放开了訾槿。

“太子殿下明日即将大婚,怎还如此的悠闲?”西乐缓缓地走过来,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

“本宫的事,还轮不到一个异国的公主来过问!”君凛脸色越加地阴沉。

“是何大事让太子殿下发下了雷霆之怒,在小小的太平轩内大打出手?”西乐坐在君凛的身边,脸上露出妖魅异常的笑容,“喜宝你来说给本宫听听。”

“启禀公主,明日太子殿下大婚,我家主子尚未备下贺礼,故而激怒了太子殿下。”喜宝抬头偷看了君凛一眼,懦懦地回道。

“啧啧……真真是天大的罪啊,怪不得太子殿下要大打出手呢。”西乐嘴角勾起一丝讽刺的笑,故作惊讶地叹息道。

挣脱太监钳制的訾槿,此时正抱着君赤安抚着,一双漆黑的眼眸满满的愤恨,怒视着君凛。

宽大的暗红色衣袖下,君凛双拳紧握,看着訾槿的一举一动,凤眸越发的阴冷。

西乐看着君凛的反应,脸上的笑越发的灿烂:“小哑巴,还不快去给太子备贺礼?”

訾槿轻拍了几下一直发抖的君赤,安抚地笑笑,恨恨地起身走到书桌边,写道:无论我的贺礼好坏与否,太子殿下都不能再伤害我太平轩内任何人。

君凛注视着訾槿的一举一动,眸仁微微一缩,走到书桌看了看那字条说道:“好!本宫应了你。”

訾槿拿起一张崭新的纸,奋笔疾书,中间偶有停顿,沉思片刻,将近半个时辰,写完将笔丢到一旁。

西乐嘴角勾起一丝不明的笑容,注视着君凛的一举一动,把玩着自己耳边的发髻。

君凛脸色淡定坐于一旁若无其事地品茗,但微微抖动地手指还是泄露了他此刻的心情,当看到訾槿已经写完,慌忙走上去拿起那张纸。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美人如此多娇,英雄连江山都不要。

一颦一语,如此温柔妖娇,再美的江山都绑不住红颜一笑。

如鸟一样困养,困不住她年华,如繁华正盛开,挡不住她灿烂。

君王英姿焕发,怎么想都是她,红尘反复来去,宫墙内众美人孤寂。

回眸一笑百媚生情,六宫粉黛颜色失去。

春寒赐浴华清池洗,始是新承恩泽时期。

云鬓花颜金步缓摇,芙蓉帐暖夜夜春宵。

春宵苦短日阳高照,从此君王不早朝起。

千古风流,都看今朝,把酒高歌,须欢笑,谁还想明朝。

若只为红颜,将江山忘掉,四面楚歌时,方知红颜哪比江山娇娆。

九重城开烟尘升起,千乘万骑万里行军。

六军不发无奈何矣,宛转峨嵋马前离去,君王掩面救不得美。

天长地久有时尽期,此恨绵绵可有绝期?①

君凛看完以后猛地退后两步扶住桌子才能站稳,凤眼里溢出了满满的伤痛。那模样不该是君凛所有的,脆弱得仿佛让人一碰就碎。

訾槿呆滞,原地傻了眼:与猪头太子相斗已近两载,每每看到此猪头之时都是意气风发,高傲得如孔雀一般,何时会露出这般的表情?不就写点东西打击打击他大婚前的喜悦,他至于一副疼得快要死掉的表情吗?至于吗?

西乐那双桃花眼舒服地眯了起来,君凛的一举一动让她异常的玩味,也让她异常愉悦,笑得仿佛一只偷腥的猫儿。

君凛的眸光不经意地擦过訾槿受惊的表情,猛地闭上了眼睛,良久后,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恢复成原来的太子君凛。他猛地上前狠狠地抓住訾槿一只胳膊厉声说道:“本宫要江山!但也不会放过美人,那怕她是有翅膀的鸟,本宫也会折断她的羽翼,死也要死在本宫手里。”

君凛那般模样似是要与人同归于尽一般,眸底的复杂让人心惊。

訾槿腹诽:变态!纯种的变态,性格如此扭曲一定不会有真爱,被他爱上的人定是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人。

君凛说完狠狠地甩开了訾槿的胳膊,带着众人迅速地离去,手里仍然拿着訾槿写的东西。

西乐笑眯眯地走过去,撞了一下还在发愣的訾槿:“小哑巴,不错啊……到底你写了什么,把月国的太子气得都快自刎了?”

訾槿猛地回过神来,入眼的便是西乐那张放大的绝色的脸,连连地退了两步。西乐不死心地上前两步,似是故意似是无意地在訾槿耳边吹着气。

訾槿惊异地捂着耳朵,迅速地跳开西乐的身边,脸色微发红,心狂跳了两下:勾勾……勾引……□□裸的勾引!

訾槿红着脸,不敢看向西乐,漆黑的眼珠四处乱瞄,当看到君赤依然跌坐原处,眼底滑过一抹黯淡。她想未想走了过去,将君赤小心地扶了起来。

訾槿心疼地抚摸着君赤肿胀的小脸,恨恨地想到:想想这张精致到极致的脸,平时自己可是连亲一下,内心都要斗争良久,猪头太子倒是好,上来就大嘴巴子招呼,希望明日他娶两只母老虎,让他在那坟墓中生不如死。

君赤抬眸望着訾槿心疼的眼神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疼,一点也不疼……”

訾槿感觉自己眼泪微酸地抱住了君赤,轻轻地点了点头。

君赤,为何要乖巧到让人为你心碎的地步?

西乐的笑容愈发妩媚妖娆,仿佛开到极致的罂粟花一般。她侧过脸看着君赤与訾槿二人,眸中闪过一丝精光。

月国锁情宫,宣隆帝立在那幅画像之下,神情黯然,眸中满满的柔情。他卑微而又虔诚地抚摸着画中之人。

“凛儿,明日即将大婚。你曾说,等凛儿出生,便将这世上最美好的东西都留于他。若是你能看着长大后的凛儿也定会对他更是喜欢,凛儿真如你所说的那般越发地像你了……”

“皇上。”黑衣人恭敬地跪于门外,轻声唤道。

宣隆帝并未回身,淡淡地道:“何事?”

“太子殿下强行出了朝阳宫后直奔太平轩,将訾家三公子打伤并迁怒于三殿下。那西乐公主闻讯赶去后,属下怕被她发现不敢靠到近处,后来只看到太子殿下失魂落魄地出了太平轩……那样子……让人甚为担忧……”

“罢了……他对明日的大婚心中有怨,就让他找人出出这恶气也好。那訾家小子与西乐公主一直走得异常地近,凛儿此时拿他出气也属正常。朕想他是知道此次大婚,不单是朕的一番苦心的安排更是他日后不可或缺的助力……可……朕担心他与那西乐公主到头来……襄王有梦神女无心……”

“皇上今日所为,完全是为了以后太子殿下荣登大宝所做之铺垫,太子殿下自会明白皇上的苦心。但辰国西乐长公主不比常人的女儿,只怕到最后殿下伤心也是徒然……”黑衣人的眼中划过一丝无奈,低下头回道。

“朕知道……朕都知道啊……你下去吧。”宣隆帝无力地挥挥手。

黑衣人跪于原地,并不起身地继续说道:“属下潜入太平轩内无意中发现了几张短筏,还请皇上过目。”黑衣双手呈上但并无进屋之意。

宣隆帝快步出了锁情宫,拿起黑衣人所呈的短筏,逐个看过,越看眸子愈加的冰冷,将几张短筏全部看完后,露出狰狞的冷笑:“訾吟风……訾吟风……朕必定会让你尝尝那众叛亲离的滋味,朕必定在你面前毁掉你此生最在意的东西……”

“皇上,从短筏上所看,訾将军对此子甚是疼爱。若是以他做要挟,訾将军凯旋而归之日定会乖乖地交出兵权。”

“朕不但要他交出所有兵权,还要他心碎到生不如死……去查查訾槿的娘亲是何人,訾吟风怎会对这个凭空冒出来的儿子疼爱至此。”宣隆帝脸上滑过冷酷的杀意。

“遵命!”

“回来,将此短筏还放回原处,莫要惊动了他们。”宣隆帝细长的眸中,露出一丝寒光,嘴角的微笑更是让人不寒而颤。

黑衣人恭敬地行个大礼,领命而去。

宣隆帝回到屋内,凝视着画像良久,脸上的杀气与眸中的寒光,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嘴角勾起淡淡的笑,笑容是那样的纯粹和温暖。他修长的手指,滑过画中女子的脸,眸中的柔情让人无酒自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