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霓裳 - 第71章 远走 by 八千岁

魔女霓裳(gl) - 第71章 远走,作者:八千岁

-

翌日清晨一早,那铁飞龙出门一圈,真不愧老江湖兼本地人,三两下办妥一切,不消片刻,铁府前就停好了车马。

眼见着这一车二马的格局,虽那一老一少嘴上没说,我自明白那马车是给谁准备的,心中暗暗好笑,虽不会因被小觑而愤愤然,却也要证明自己,不去车上,却讨了铁老爷子的马,老爷子倒还好说话,倒是练儿却阻挠了小片刻,最后被我用风和日丽踏马天的说辞哄过去,才不太情愿的点了点头。

简单收拾,旋即上路,行动爽利的不似远行,倒真似踏马游春。

其实,若单算骑马经验,说句不怕托大的话,自己没准还在练儿之上,当然这得算上两世的相加效应,毕竟当年世界屋脊不是白呆,反倒这一世久居深山,类似机会少了许多,如今难得有匹好马,如果不是对臂上骨伤还有点顾忌,真想在这黄土高原好好策马扬鞭个痛快。

比之我这边的兴致盎然,练儿那边,可就没这许多闲趣了。

按她脾气,实际怕是宁可轻身赶路才痛快,但铁飞龙一番好意,她倒也不太好意思拂,这才不得不尔,刚开始还颠得有几分别扭,行得一段路才慢慢习惯,放松下来,与我并肩行进,四下远眺,突然马鞭遥遥一指,道:“真有趣,那儿坎上怎么走着一群牛鼻子道人,还老的少的,俱冠白巾,难道是送丧不成?”

两人都下意识顺她指的方向一看,我没说什么,那斜坐车沿,正甩鞭驾辕的铁飞龙却极目望了望,皱眉道:“玉娃儿你好眼神,连白巾也瞧真了,我老头子就瞧不得细,不过那些好似武当的人啊,怎么成群拐到山陕地界,莫非武当派出什么事了?”想了一想,又摇头道:“罢了罢了,这些牛鼻子不好说话,我也就服气他们掌门紫阳,别的不打交道为好,咱们只管赶咱们的路要紧,嘚儿,驾!”说着响鞭一扬,马车又提了些速。

老人既如此说,一旁练儿好似也就没什么异议,跟着车后策马打鞭,扬长而去,我落在后面,看着那一车一骑远走,又回首望了望山坎上的一行道人,打马动作慢了些,就听得练儿远远的连声催促,心情突然莫名愉悦,应一声,一扣马镫,追了上去。

天高地迥,宁能高飞远走,不在人间。

此去一直西向,迢迢路远,沿途跋涉,好在有铁老爷子这个闯荡惯了的老江湖在,行来倒也不算多辛苦,尤其路线选择上很是省心,每天只管朝行夕宿,或迂回绕道,或翻山涉水,累乘车闲骑马,偶尔也会轻身提气一段路,总之且走便是。

走得久了,我慢慢也看出些端倪,老爷子取得是经陇山至金城兰州再入河西走廊的走法,虽然绕了一些,但却无疑是最为省力,心中对这老人也就越发信任。

偶尔经过些大镇小乡时,也会停驻一天半日,我们做休整,铁老爷子自去那些老朋友处打听消息,可这那姓金的却好似消失了般渺无音讯,每每空手而过,他们爷俩一合计,觉得这人定是藏起来修炼了,更是愈发坚定直捣黄龙去他老巢的决心。

这样走了几个月,当过了金城,渡了黄河,翻过山岭来到凉州武威,看着扑面而来的茫茫草原,荒野戈壁,我知道,这次西域之旅怕是注定成行,再不会轻易改弦易辙了。

比起自己的心潮起伏,另两人倒是平静,铁老爷子年轻时走遍大江南北,也有过一次西域之行,多是见怪不惊了,练儿更不会生出什么多余感慨,只是对未见过的事物有些新奇,尤其对那远远亘延千里的祁连山脉很喜欢,她自小虽在华山绝顶成长,近年也见过不少山,但还从未见过四季不化的雪山,初听时还将信将疑,待到老爷子作证,才确信我没逗她。

接下来的路途,比起中原单调许多,也艰难许多,练儿对未知生物抵触,是以我们未换骆驼,还是策马,不过驾车的换成了两匹,只余下一匹乘骑替换,车中多备粮草淡水,沿着千百年碾出的古道而行,一路浩瀚戈壁,绿意点缀,零星有关隘驿站盘查歇息,倒也顺利。

只是这一路老爷子偶尔兴起了,会讲些当地故事,丝绸之路,胡骑汉将,每每练儿听得有趣,我也只好跟着频频点头,再是心痒难挝也只能忍住,不敢随意卖弄,这时候倒比旅途枯燥还要难受。

不过再是小心,偶尔也难免出一些差错。

河西自古四郡,经凉州一路过张掖,再沿戈壁关隘前行,便是肃州卫酒泉,入了城中,但见处处多以夯土为墙,四野低矮,不见几座高楼,虽称不得繁华盛地,但也确实是熙熙攘攘热闹不已,原以为只是歇脚逗留,谁知老爷子在闹市鼓楼处觅了一家客栈,就说要歇上几天,做出关准备。

当时我听得奇怪,问不是该继续到沙州敦煌才算出关么?引来老人大笑,道瓜沙二州废弃已逾百年,百姓皆迁徙关内,眼下这酒泉便是边陲第一重镇,三十里外嘉峪关便是塞外第一关,再出去就是大漠荒野,你这娃儿居然不知?真是书呆了。

总不能答当年到敦煌玩时没听说过这段历史,也只能伸指讪讪骚了骚脸,嘿嘿一笑,由得老人误会,就此糊弄过去。

于是便住了下来,接下来几日,打听消息,置物准备,乃至办关牒寻向导,这种琐事都交给了铁老爷子在跑,我心中多少有些过意不去,却被老爷子大手一挥道:“你们两个女娃儿操什么心?若是闲得无聊且去玩就是,此刻风光独特中原难觅,你和玉娃儿好好各处看看,也算不枉此行。”

练儿倒是老实不客气,果真就拖了我到处转悠起来,此地虽然没有那么多亭台楼阁,但毕竟是丝路第一要冲,贸易要隘,大批商货汇集之地,常可见稀奇之物,怪异之人——当然,这些都是对练儿而言。

“你瞧那一队商旅中居然有红发碧眼之人,好生古怪,不知经脉是否与我们一样?真想给他一掌试试,若吐血了也会是红的么?”诸如此类的话,最近是常有耳闻,好在她只是说说,还并未付诸行动过,否则真成破坏中西方友好之先例了。

我一方面担惊受怕,一方面被她拉着穿梭人群中,却很有些甘之如饴,入了戈壁后,为了防灰尘日晒,我们早效法当地穿着行事,此刻她白衣外着了狐裘,束发金环间一袭薄纱轻绕,比平时普通穿着多了一抹异域风情,直叫人看的移不开眼。

唯一恼人的是,我移不开眼,他人自然也是移不开眼,虽然薄纱轻扬间挡了少女五官,但仍时不时有惊艳目光直勾勾而来,巴不得能将薄纱看透似的,实在碍眼,我想,若不是我们两人皆是腰间佩剑,怕早已经有麻烦来了。

今日出外行得片刻,果不其然,又是如此,“练儿,咱们还是回去吧?”我自问不是小气善妒之人,但每当此时,真恨不得把她拖回客栈关起门来才好,“这几日周围也被你转的差不多了,接下来路途还远,大漠艰险,咱们还是多养精蓄锐的好。”

“怕什么?”她并不在乎,手随意一挥,道:“你瞧街上这些普通人都能长途跋涉而来,难道咱们还不如他们?无妨。”

“我是觉得此地太过龙蛇混杂。”无奈之下我只寻了个由头,实话实说道:“你容貌生的好,不觉得常常有些不怀好意的目光扫来么?若是招惹什么,出不了关那就麻烦了。”

“哼哼,谁怕?”她先是昂首道:“什么嘉峪雄关,什么塞外第一,一个死物,我真要走它还拦得住我不成?”骄傲完了,在人群中左右看了一看,倏地也蹙起眉来,不悦道:“而且你说的也不算对,哪里只是扫我?我看啊,有一半的目光是冲你来的,哼。”

“啊?”完全意料之外,谁想的到她竟连这个也要比?自己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连该怎么反应是好也不知道了。

不过幸运的是,这句话之后,练儿好似也就没了什么玩心,只是意兴阑珊的走了半条街,便要拉我打道回府,反倒是自己见她一副索然神情,有些过意不去,买些在当时中原算是难得一见的水果,想回客栈后再引她开心。

谁知跨进客栈大堂,却见到铁老爷子锁着眉头独自坐在角落,正灌茶似的一杯杯喝酒,一抬头看到我们进来,伸手一招道:“哈哈,两个娃儿,正好,过来过来,尝尝这西域的特产酒,据说葡萄酿的,这可是独一份的啊!”

“我才不喜欢喝酒呢,义父您就自己个儿灌黄汤吧,刚刚从外面回来,我啊要去沐浴更衣。”练儿也不跟他客气,笑吟吟答了就要往里走,却被我轻轻拉住,递了个眼色,老人虽然口气是乐哈哈的,但锁眉显然并无好事,还是问一问妥当。

牵手走到桌边,见到杯中果然是透明的琥珀色,我淡淡一笑,也拿了个杯子倒上一点,浅啜了一口,赞道:“好酒。”又偏头看老人一眼,笑道:“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老爷子,这葡萄酒我们喝了,什么时候上马扬鞭,出征大漠啊?”

老人本来还得意的倒酒,听这么一问,笑容一僵,挥了挥胳膊道:“别提了,好不容易到了这儿,没想到居然如此不顺利,真是叫人恼火!”

“怎么了?”这时候练儿也明白过来了,她不喜绕弯,开口就直奔主题问道:“有事说事,好也罢,坏也罢,咱们三个人想总好过你一个想,省得想不出,看看您这一个人这闷酒喝的,啧啧……”边说边笑嘻嘻弹了弹酒壶。

老爷子闻言瞪圆了眼,一顿酒杯,不服气道:“谁告诉你我是没办法喝闷酒来着?办法有的是!就看你们有没有那个胆量!”

“那您且说来听听,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爷俩一对上嘴就容易跑偏,我赶紧把住话题,省得一会儿要遛个大弯才能绕得回来。

接下来就听老人竹筒倒豆,才知道原来闲在这里的两天,他把其他事情都办妥了,可唯独在出行路线这最要紧的一事上犯了难,此行目标本是西域吐鲁番一带,偏偏那吐鲁番王早自成一势,常有引兵进犯之举,虽丝绸之路未因此中断,但也时时因战乱受阻,眼下便是这种情况。

“哈密一条北线算是不能走了,据说要乱三五月也不一定,咱们等不起啊……”铁老爷子摇头道:“可要走,就只得走汉北道了,那可是条古道,沿途凶险甚多,我老头子倒是无所谓,你们两个娃儿不知天高地厚,可得想想清楚。”

说到最后,老人如是言,神色十分的郑重其事。

“这有什么。”一旁少女默默听完,然后嫣然一笑,不紧不慢回答道:“这天下间没多少身手高得过咱们的了吧?既然那些不如咱们的人都能通行,还是自古就能通行,那咱们又何惧之有?难道我练霓裳胆色还不如个行商贩夫么?”

我见她慨然说完,却歪头拿眼瞥我,抿着唇意思再明显不过,也就随之轻笑着点了点头,老爷子说娃儿不知天高地厚,实际我并非娃儿,至少此去大致路途,种种凶险,心里多少是有谱的。

但是,只要练儿无畏,自己便绝不会拖她后腿。

“好!”铁老爷子见我们表态,大掌一拍桌面,喊道:“既然都是不怕死的主儿,那就好办!我这就去找个好向导,咱们明日出关!”

喊完他蓦地站起身,大步流星往外,出去了两步,好似想起什么,又站定回头,道:“对了对了,有件事情差点忘了说,我之前买套胡服衫子放在房里,是竹娃儿你的身形,这出了关就不比自家了,外面乱子太多,还是扮个男装好,记得穿上。”

我一愣,反应过来,正要点头答应,一旁练儿突然满面不服气起来。

“等一下义父!”她拉住我胳膊,手一指道:“为什么是让她扮?要扮也该是我扮吧?您瞧她这弱不禁风的模样,身体弱,武功比我差,人也……”乜眼打量了一下,气鼓鼓继续道:“反正也不比我高就是!”

这是她今天第二次在意类似的事情,我不禁有些疑惑起来,练儿对容貌该是极自信的,断不该想到和我来比,即便是真生了比较之心,这态度可也……不太像她啊。

“你这玉娃子,这么点事儿,你说你跳什么脚啊?”倒是那铁老爷子一句话解了我的围,但见他站在原地,眼一瞪道:“竹娃儿是细皮嫩肉了点,但至少还能扮扮,那些异族左右见中原男子少,没准以为就有这样的,倒是你,换成你来?我呸!世上哪儿去找这么漂亮的男人,骗得了个鬼,西边来的红胡子鬼都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