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边挑逗 - 第4章(功夫包子)

擦边挑逗 - 第4章,作者:功夫包子

消防车的警笛还在一直叫,吵的楚晗心里很烦,他想上去看看但是被拦在了楼门口,死活不让他上去。

“我家着火了你凭什么不让我上去看看!”

“您再稍等一会儿,等我们同事处理完了,确认安全了再上去。”这个消防员看起来年龄不大,楚晗急的五官有点扭曲看着很有压迫感,他说的话其实很有道理但是现在楚晗显然听不进去了:“火不是已经灭了么!”

“您再等等……”

就在两个人僵持不下的时候,旁边有人插了一句:“要不你来我家看看。”

楚晗一回头,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个人,背着光看不太清楚,他往后退了一步才认出来那是他邻居。

拉链诅咒……

脑子里第一个反应是这个词,楚晗当机立断的检查了一下裤子。

站在他对面的男人先是愣了一下,在看到楚晗松了一口气的表情后实在忍无可忍的狂笑出声。

“我真是服了你……”

在这种有点诡异的场合笑的如此招摇是会被人围观的,楚晗忍着火气等了三分钟终于受不了的戳了对方一下:“我说你笑够了么有?你说你去家看看是什么意思?”

对方半天直不起腰只能一脸我败了的表情冲他摇手,又耗了楚晗几分钟好不容易才平抚下来,然后装模作样的擦着眼角指了指楼上:“我家就在你隔壁,你可以通过我书房看见你家里的大概情况。”

今天的风也怪了,这火烧了半天,楚晗家从楼下看上去黑漆漆的一片就像是个黑洞,但是他旁边那户却一点事情都没有。

见鬼了!

楚晗皱眉想了一会,最后实在没办法,只能点点头。

消防员确定那侧的楼层都没有问题,也就放两个人进去了。

爬楼梯的时候,彼此很沉默。

楚晗走在后面,想起自己家现在的惨状就觉得心口在流血,这房子其实没弄好多长时间,花费了他太多的心血和精力,这人还没享受几天就遇到这种事,任是谁也高兴不起来。

电梯已经停运了,十层楼他们是爬上去的,在爬到第四层的时候,前面的男人突然回头看了楚晗一眼:“咱俩也算是打过几次交道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楚晗,楚国的楚,日含的晗。”

答的很简单明了,楚晗报上名字之后也没再多说一个字,甚至,没有礼貌的询问一下对方的名字。

男人挑了挑眉,笑了一下:“我叫邹乐。”

“哦。”

楚晗点了下头,就算是知道了。

他现在满心都沉浸在房子被意外烧毁的郁闷当中,邹乐的这种主动示好并没有得到他半点的注意力,对方脸色微微的有些沉,但是也没说什么,转过头两个人继续爬楼,一直也没有再沟通过半句话。

进到邹乐家,楚晗直奔书房。

直视似乎比在底下仰视的打击更大,客厅没有关窗户,所以火舌直接爬进了他家里,初步估计客厅是没法要了,里面具体的损伤程度还不好估计,有消防员在他家里走来走去,那套进口的真皮沙发现在已经彻底成为一团黑漆漆的不知名物体。

“唉……”叹了口气,楚晗顺势靠在邹乐书房的床边:“真想抽烟……”

他刚说完,旁边就递过来一根。

邹乐站在他身边,扫了一眼对面的狼藉,不免有些同情:“这种意外谁都不想,你后续要处理的东西应该还挺多的,还是先冷静冷静吧。”

保险赔付什么的,可不是容易的差事。

楚晗狠狠的抽了口烟,没吭声,看着窗外的样子有点像在出神,邹乐也没开口打扰他,两个人就这么站在窗前看了很久,一直到楚晗手上的那根烟抽完了,他才摇了摇头:“已经这样了,也只能这么着了……今天谢谢你。”

他看着邹乐:“一墙天堂一墙地狱啊……”

表情是无比的悲戚,邹乐听明白他想说的是两个人不过隔了面墙就能如此不同的光景,虽然有点不厚道,但看着楚晗的反应他就是很想笑。

“没事儿,我就是让你在我家书房站了一会儿,不算什么。”

他喝了一口手上的咖啡:“不过你接下来怎么打算的?”

这房子肯定是没办法住人的,就算卧室什么的幸免于难,外面这黑漆漆的客厅泛着各种焦味和也不像个人类的居所。

楚晗皱了下眉:“暂时没想好,只能先找人来处理了。”

简直是无妄之灾……

心里不知道问候了多少神明炮灰,楚晗一脸不爽的拧着眉毛,想到后面那些琐碎的事情就觉得烦躁。

邹乐看着他的侧脸,漫不经心的接了一句:“你不是本地人吧?”

“恩?”

有点意外对方突然会问到这个问题,楚晗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那你附近有朋友住在这儿么。”

“没有。”

虽然话题有点奇怪,但是楚晗还是老实的答了,任杰和李周阳住的地方都离他不近,当初选这个地段纯粹是看中了将来的升值空间和地段,其实对于他的收入来说,是有些过于高档了。

任杰那种人,是绝对不会选择这种生活消费的。

邹乐对于楚晗的回答一点都不意外,他挑了挑眉没有再接话,闷不吭声的喝着咖啡,摆明了无事一身轻。

但是楚晗因为这几个问题很仔细的想了很久。

他大概有点明白为什么邹乐会问他这几个问题了,因为现在摆在他面前的问题很明显。

这房子要是找人来重新装修,第一他是不可能放任着不管的。

当初新房装修就是他差不多盯着干完的,现在搞成这样,他更不可能当个甩手掌柜,那样他在外面睡都睡不着。但这片主要都是高档住宅区,距离不算太近的酒店房费都高的离谱,一天两天还可以,要是让他住一两个月,他这孽造的就太深了……何况,他大部分东西都还在家里,也不可能经常来回这么跑。

这么想着,他视线不由自主的就移到了邹乐身上。

对方态度很自然,意识到他的打量,大大方方的点头笑了笑。

就男人来说,邹乐这张脸长的很容易让人失去心理平衡。

楚晗从来不觉得自己长得难看。

他能如此的纵横社交场,当然也有一定资本,只是邹乐的好看太过霸道,不知道是因为他个人的气质问题还是身高压力,导致楚晗在他面前总觉得莫名其妙的矮了半截。

有点不满意的皱了下眉,他挠挠头:“那个,你是单身么?”

“是。”

邹乐点头。

“自己一个人住?”

再点头。

“那……你介不介意我在你这里临时住一个月等房子弄好了我立刻就走人租金什么的你大可开口只要别太离谱我绝对没二话。”

楚晗说的很快,中间连断句都没有,像是怕邹乐打断一样,一句话说完了末了还补了一句:“我睡客厅沙发就行。”

邹乐还是笑。

他的笑容在楚晗每说完一句话的时候就会增加一些复杂难懂的含义,等楚晗都说完了,他慢条斯理的喝了口咖啡,有点恶意的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在对方着急之前笑着点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