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赐福同人] 双玄 凡尘路 - 第126章 新年新生活 by 魔莎庄园

[天官赐福同人] 双玄 凡尘路 - 第126章 新年新生活,作者:魔莎庄园

把终于醒了酒,吓得缩到桌子底下的青玄拉出来,贺玄颇有些无奈:“你就这么怕我,这么不想看到我?”

青玄哆哆嗦嗦地反驳道:“我才,才不怕呢。”

贺玄垂下眼睛,低声道:“那就是讨厌我,不想见我?”

青玄捏着衣角,讷讷道:“也不是啦,我就是有点怕,啊不,是有点担心……”

贺玄:“担心什么?”

青玄心有余悸:“担心你脑子一抽,不不不,是一时无聊,觉得亏了,再拉我去玩一些吓人的游戏。”隐藏身份潜伏在目标身边,然后出其不意给人当头一棒,这一幕太熟悉,由不得他不多想。

贺玄失笑,这家伙有时候迷迷糊糊、大脑空空,有时候又喜欢天马行空、胡思乱想,引人发笑:“所以,你担心我会为旧事找你麻烦?放心吧,既然我已经答应恩怨两清,就绝不会反悔。”

青玄奇怪道:“那你为什么一直待在我这儿?”还是以帮工的身份,想想前些日子对人家的各种使唤,青玄一阵心虚,但愿他别因此生气。

贺玄不自然地别过脸,道:“没什么,想体验一下生活,有问题吗?”

“没问题,没问题。”见贺玄不敢看他,再想想这些日子他尽心尽力学医的表现,青玄“明白”过来,放松地咧嘴笑道,“我知道了,你是想学医,又不想拜我为师对不对?早说嘛,咱们这么熟,你就是不拜师我也照样教你!”看不出,小黑也这么好面子,不就是个称呼嘛,有那么重要吗?

贺玄无语,这家伙是当师傅有瘾吗?见对方不吭声,青玄以为贺玄是默认了,毫不吝啬地夸奖道:“要我说,小黑你真厉害,学东西好快呀,我这身本事你已经会七成了吧,现在普通的疑难杂症应该难不住你了,要是正式拜师的话,你现在已经可以出师了!”

出师?贺玄不动声色,心里却在盘算,听青玄这话的意思,他可能得换一个身份陪他了,什么身份好呢?思索间,瞟到青玄愉快地表情,颇感意外:“你这是不讨厌看见我了。”

青玄:“我本来就不讨厌你,之前不想遇上,是因为你这个人太拧,我怕你钻进往事的牛角尖里出不来,一个想不开,又来找我的不自在。既然不是,我自然不怕不躲了,坦白说我还是挺想看见你的,只要你不翻旧账,我很欢迎你时常过来坐坐、叙叙旧,要是来陪我喝酒那就更好了,天天来都行!”

贺玄一愣,唇角带了三分笑意,转身出了院门。青玄直纳闷,他怎么了?不过片刻,他的纳闷变成了兴奋,院外,贺玄去而复返,提着几坛酒道:“我这儿有些好酒,一起喝吗?”

美酒当前,青玄当然不可能拒绝,直接坐在了台阶上,忙不迭地点头:“你太客气了,想喝酒直接来就行,还自己带……什么酒这么香,哪儿买的,我也去买他二百斤!”

眼看青玄酒鬼留着哈喇子,眼巴眼望地看着他,贺玄心领神会地倒了一碗递过去:“不是买的,是我自己酿的。”

青玄抱着酒碗一饮而尽,一抹嘴惊讶道:“自己酿的,你居然还会酿酒,我怎么不知道?哦,这也是新学的吧。”

贺玄摇摇头:“酿酒是活着的时候跟爹学的,他好酒娘又不准他买,他就自己偷偷摸摸地学着酿,我跟着弄了几次,稀里糊涂就学会了。”

青玄百忙中把脑袋从酒碗中抬起来,夸赞道:“可以啊,随便学学就能酿出这样的好酒,你果然比我有天赋,我到现在还只会泡药酒。你这些酒品种好全啊,开酒坊都没问题,肯定会生意兴隆的!”

贺玄笑了笑:“让你说中了,放弃功名后,我改行做生意,借钱开了家酒坊,别说,还真是生意兴隆。”

青玄喝得急,刚清醒了没一会儿的脑子,又开始晕晕乎乎:“那挺好呀,怎么不继续开了?”

贺玄看他一眼,摇头笑道:“没什么,几个混账玩意看我挣了钱眼红,就趁夜纵火,把那些酿好的酒都烧毁了……”

“太混账了,暴殄天物啊!收拾他们,必须好好收拾他们!”青玄大声嚷嚷,嚷完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挠着脑袋费劲思索。

贺玄再给他倒上一碗酒,道:“别想了,都是过去的事了。尝尝这个,西凤朝阳,六年前酿的,年份短味道比较清淡,你要是喜欢味道更浓些的,我那里还有一坛陈了十年的。”他以前每年都会偷偷酿一坛酒,供奉给他的父亲,他老人家在世时没能好好喝一场酒,就是他开酒庄那些日子也没敢放开了喝,一直盼着卖了酒挣钱,还了借乡亲邻里的银子,一起过上好日子。不过以后是再也不用了,前些天他学会了观魂,意外遇上了他的“父亲”、“母亲”,想想刚刚遇上的妙儿,贺玄感慨缘分真是个奇妙的东西……

青玄向来不喜欢为难自己,想不明白就索性不再想,高高兴兴地接了酒,一饮而尽抱怨道:“小黑,你对酒这么在行呀,那我以前叫你喝酒的时候,你咋啥也不说?就算你太穷了舍不得拿酒给我喝,陪我品评一下也是好的!”

“是我不好,我以后天天陪你喝酒、评酒,好不好?”贺玄神情温柔,十分真诚道。以前他不愿跟倾酒的少君品酒、论酒,可现在,只要青玄想要,他可以心甘情愿供他喝一辈子的美酒。

青玄喝酒喝得高兴,不知不觉中化回了男相,拉着贺玄嚷嚷着要划拳。看着他那熟悉的表情、酒疯子一般的做派,贺玄忍不住叹息:“缘分还真是个神奇的东西。”原本以为,他与他最好的结局不过是相忘于江湖,不成想竟有这样的转机!蓦然回首,以往种种不甘、痛苦与挣扎,不过是缘分给他们开的玩笑,实在是让人啼笑皆非……

对贺玄这话,青玄深以为然:“缘分确实挺奇妙的,就说妙儿吧,我是真没想到会这么快再遇上她!而且你不知道,我刚给她卜了一卦,你猜怎么着,她跟刚才那位夫人有两辈子的母女缘分,那位夫人上辈子也是她娘。我就说嘛,看着妙儿温温柔柔的,发起脾气来咋那么彪悍呢,合着是因为有位暴脾气的老娘啊!”想起那碗苦参黄连鸡汤,还有那把挥舞着的芳心菜刀,青玄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忙喝了一大口酒压惊。

听他这么说,贺玄也笑了:“是挺巧的,说起来,妙儿上辈子也有五个哥哥,这大概就是天意吧。”曾经他很纳闷,到底是怎样的土豪哥哥,能把自己的妹妹惯成那个德性,直到他知道妙儿有五个哥哥才恍然大悟——一个哥哥或许不能,可要有五个疼爱妹妹的哥哥,就另当别论了,妙儿此生应该会很幸福,上辈子她的几个哥哥可是相当的疼她,即便离得很远,也会时常跑来接济她一二。贺玄微微叹气,说起来,他当年也是太想当然了,要是早知道,早知道……

见贺玄神情恍惚,青玄心里有些发酸,强压心绪打趣道:“怎么样,后悔了吧,你那些年要是积极点、主动点,早点把人拿下,没准这会儿都有不知道第几代的孙儿了。不过,你现在努力也不晚,你未婚妻已经出生了,女孩子长得快,也就等个十五、六年就能娶回家了,不过你得早做功课,她们家这么宝贝她,估计不好追……”说着说着,青玄说不下去了,想喝口酒掩饰,可酒碗空空早喝干了。他此刻脑袋晕晕乎乎的,心口也有点难受,却不像是醉酒造成的,让他更加的心烦,忍不住小声抱怨了两句。

贺玄失笑:“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我对妙儿不是……”话却因着青玄的呢喃戛然而止,贺玄难以置信地哑声道,“你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青玄心不在焉,迷迷糊糊地重复着:“我说啊,其实我挺羡慕妙儿的,你对她真好,又温柔又体贴,每次提到她,你脸上都是带笑的。你对我就不好,老是爱搭不理、横眉冷对的,我追着你跑,你还老撵我。”青玄玩着空碗,神情蔫蔫,颇有些委屈的感觉。

贺玄愣愣地看着青玄,往昔种种历历在目,终是忍不住问了一句:“既然我对你不好,你为什么还老是黏着我呢?”

青玄迷茫地仰起脸,理所当然道:“因为我喜欢你呀,要不是喜欢你,我干嘛要用热脸去贴你的冷屁股?”

贺玄心中狂跳,情不自禁抚上青玄的脸颊,低喃道:“你说喜欢我?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指的是哪一种喜欢?”

“喜欢就是喜欢了,还有种类吗?”青玄歪着脑袋,想不出个所以然,想了想也忍不住问道,“那你呢,你有没有一点喜欢我?不对,你肯定特别讨厌我,要不然也不会老是笑话我,欺负我了。”越想越委屈,青玄不高兴地把脸扭到一边,拿后脑勺对着贺玄。

贺玄心里一酸,无奈哄道:“对不起,我以后再不笑你、欺负你了,别生气了好不好。”见青玄撇着嘴把脸挪回来一点,摆出一副宽宏大量的样子,贺玄百感交集,鼓起勇气扳过他的身子,郑重道,“青玄,我从来没有讨厌过你,我只是太执着于往事才,才会迁怒于你。我其实很喜……”

一阵风来,将一片晶莹剔透的雪花吹到了青玄掌心,引得他两眼放光:“下雪了,下雪了,我最喜欢下雪了!”一跃而起,跑到院子里查看,嗯,云层挺厚,这雪应该能下成。今年是个暖冬,到现在都没有下过一场雪,让他难免遗憾,现在好了,有了雪明天就能打雪仗了!

贺玄噎得半死,勇气也一下子散了个干净,他现在喜欢雪了吗?贺玄无奈叹着气,还记得他们第一次在杏子林相遇,璇玑搓着小手气愤地嚷嚷,最讨厌下雪了,一下雪就上冻,洗衣服都费劲了。被青玄拉着在雪花纷飞中蹦哒,贺玄心里一片茫然,他的喜欢来得快去得也快,即便他现在喜欢自己,这喜欢能维持多久,又是否是他想要的那种喜欢?

把冻得流鼻涕却依不想进屋的青玄,用美酒哄着进了屋,不放心地把他裹成球保暖后,贺玄才抱着最后一坛美酒进了厨房,下雪天寒,酒还是温一温再喝的好,不容易伤身。

望着橙色的炉火,贺玄微微发愣,想了很久一咬牙,拿出那包被谢怜退回的药粉兑进了酒里。要是谢怜在这儿,估计要咋舌,好歹是个鬼王居然会用这样的手段,可是他是真的没有办法了,问青玄是注定没有答案的,那家伙总是迷迷糊糊的,他很难得到正确的答案。

想起青玄给谢怜这药时说的话,贺玄微微叹气,若是一般的迷情药,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用的,他到底是个读书人,该有的准则还是有的,可这药倒是不妨用一用。还记得那一日,谢怜拒绝此药并委婉地提出,迷情药这样的东西不厚道别用为好时,青玄很生气地同他辩解,顺便安利此药:“我看起来是那么没品的人吗?我这药可不是那些不上台面的东西!一般的迷情药只要食用即可生效,与食用者本人意识无关,若是被些人品低劣的人拿去用,确实会发生不好的事;可我这个药就绝对不会,我这个药里面加了同心草,需两人一起服用,心心相应才会情动,只要有一方不愿意便会失效,你放心用吧,绝对安全靠谱!”

把油纸扔进火里毁灭证据,贺玄咬牙抱着那酒进了屋,暗暗决定,若此药无效,他便死心,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彻底掐灭,以后全心全意做青玄最好的朋友,看着他开开心心就好。

好酒温过更显香醇,青玄喝得格外开心,贺玄也倒了一碗心不在焉地抿着,小心翼翼地盯着青玄,紧张地观察他的反应。许久不见青玄有异常表现,贺玄失望地低头苦笑,果然如此。也是,青玄一直嚷嚷着他是他最好的朋友,他果然还是老老实实做他的朋友好了。

正想着,青玄的脑袋伸了过来:“唉,小黑你这么不喝呀,我都喝了好几碗了,来来来,我给你满上!”贺玄扯出一个难看的笑,把空酒递了过去任由对方倒满,心道:也罢,就好好陪他喝一场,喝他个一醉方休。

如此又喝了几碗,贺玄的脑袋开始发晕,这让他十分意外,他这人天生与酒绝缘,不管喝多少都不会醉,前世今生皆是如此、屡试不爽,今天是怎么了?疑惑抬头,青玄正好挪过来,他脸颊绯红、双眼迷离,格外诱人,贺玄情不自禁咽了咽口水,越发晕了。

“这酒好香啊,是我喝过最好的女儿红了。”青玄醉得厉害,脑袋无力地靠上了贺玄肩头,“说起来,咱们这辈子第一回喝酒,喝得也是女儿红吧。”

贺玄一愣,心里明白他指的是跟明兄第一次喝酒的事,可女儿红三个字,让他不由自主想起多年前那个朦胧缠绵的美梦,难免心神荡漾。扭头去看青玄,嘴唇不经意擦过对方前额,柔软温暖的触感让他整个人都呆住了。

青玄迷糊抬头望着贺玄,他这会儿晕得厉害,许多念头在脑子里反复涌现,可这感觉挺好的,他并不想去控制自己。伸手环住了贺玄的脖子,青玄轻轻地吻了吻贺玄的唇,这带着酒香的双唇清凉诱惑,让他十分着迷。

贺玄愣了好一会儿,猛地回过神来,低哑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知道呀,我在亲你,不行吗?”青玄点点头,保持着搂贺玄脖子的动作,不明所以地反问。

被青玄的理所当然惊吓,贺玄噎得说不出话来,青玄愉快地揉着他的脸,惊喜道,“哎,原来你也会惊讶,真好玩,我再亲一下试试!”

贺玄艰难开口:“试试?你也会这样亲别人试着玩吗?”

“我为什么要亲别人,我又不喜欢他们?”摸着对方脸颊,青玄有些难过,“你不喜欢我亲你吗?可我挺喜欢的。我好像很久以前就想亲亲你了,什么时候来着?算了不想了,想多了脑仁疼。可惜我不是你真老婆,不然那天在井里,我说不定就直接从了。”

轰的一声,贺玄的理智彻底离家出走了,一把扣住青玄后脑,恶狠狠地亲了下去,直到青玄呼吸困难,才勉强自己停了下来:“你现在从也不晚。”

正欲把脑子里这样那样的想法付诸行动,蝴蝶翅膀轻颤的声音传进了贺玄的耳朵,引得他一个激灵,扭头看去,一只小巧的银蝶趴在窗户边跟他大眼瞪小眼,刚才太专注居然没发现它!贺玄气急败坏地抄起酒碗,砸了过去:“该死的独眼龙,回头再跟你算账!”

另一边,谢怜尴尬地摸摸鼻子:“三郎对不起,害你被骂了。”其实偷窥是他的主意,到底不放心青玄,便偷偷看了一眼,结果遇上这场好戏,自然不能错过。

花城搂住他,不在意道:“无妨,几声骂不痛不痒。倒是可惜了那迷情药,早知道就该留下,拿来助兴也挺不错的。”

谢怜的脸一下子红透了,他才不要呢!不用药都快被三郎折腾散架了,要是用了那个,他就别指望下床了。思及此,不免为青玄捏一把冷汗,贺玄的好精力他深有感触,青玄现在却是凡人,要是黑水鬼王不悠着点的话,青玄估计会很惨……

药庐中,贺玄扯了结界谨防偷窥后,迫不及待地将青玄抱上了床。感觉到贺玄的急切,青玄略感羞涩,却还是鼓起勇气开口道:“你别压着我,让我先化个女相,咱们再继续。”

贺玄不肯起身:“不用,我口味也重。”

青玄怎么也想不明白,口味重是个什么梗,不过他也懒得理论或是费力推贺玄起来,反正贺玄早晚得放开他,他还没化女相呢,压根没法做!可是……等他被折腾得昏昏沉沉,才终于明白,原来裴茗没骗他,两个男人真的可以做!

大年三十,辞旧迎新之夜。青玄浑身湿透的,哭腔哀求道:“阿玄,我不行了,我们休息一下好不好?”

“不好。”贺玄果断拒绝,“你自己说的,三十晚上闹一宿,说是一宿就得是一宿,别想休息。”

“……呜呜呜,可我说的闹一宿,不是这个闹一宿啊!”青玄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就算他能撑过这一宿,大年初一也绝对没力气出去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