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开箱有惊喜 - 第32章 by 纫佩江蓠

[全职]开箱有惊喜 - 第32章,作者:纫佩江蓠

接下来的对手是纯玩家队,戚昀果断在战前会议上提出了她考虑已久的一件事:“我提议!对纯玩家队伍的时候单人赛和擂台赛叶哥和魏老大不上场!”

叶修还没说话,魏琛当即很认同地说,“那可不是嘛,纯玩家你们小朋友去玩玩就行了,老夫就不出马了。”叶修则有训练成员的目的,也答应了这个安排。玩家队没什么可分析的,他只是在这基础上调整了一下首发阵容和顺序。

“既然小七这么有信心,团队赛就由你来指挥好了。我只做个攻手。”

“诶?”埋头做记录的戚昀抬起头,满脸迷茫,一只手指着自己,“我吗?”

“对啊,就是你啊。”叶修点点头,手里拿着戚昀给他买的激光笔很顺手地打开指了指投影幕布,“地图就用这副,不懂的先自己琢磨,有思路之后来找我汇报。”说完后表示:“其他人散会,小七留下,课后作业。”

我好像给自己挖了个坑。戚昀泪流满面。

然而悲愤归悲愤,比赛还是要好好应对的。戚昀自己认真跑了一遍地图,又很不放心地搜了那个玩家队之前的比赛视频,自己做了点准备工作之后,认真整理了思路,写好稿子,去找叶修汇报去了。

敌方基本资料,敌我对比,对地图的利用,出现状况后的应对……一二三四说得她口干舌燥。叶修抱着手臂叼着烟看戚昀站在大屏幕边上指点,还有她简单做的PPT,听她讲完思路,觉得问题不大。但还是多补充了一句:“很完整,但还是要做好出现突发情况的准备。永远记住,比赛瞬息万变,不会按照你设定的剧本上演。不要太拘泥于战前的安排,明白吗?”

戚昀认真点头记下。正式比赛的那天,她虽然紧张,但对手的实力过于平庸,兴欣或者说戚昀的指挥还没来得及暴露什么问题,比赛就结束了。10比0,完胜。对手干脆地选择了弃权,放弃了下一轮他们的主场。兴欣成功进入第四轮。

戚昀很开心,凑到陈果旁边问:“果果姐,我们下一轮的对手是谁啊?”

陈果看到对手的名字忍俊不禁,笑着拉她:“你自己看吧,哈哈……”

小笼包大战灌汤包,非常魔性的名字,如果戚昀没有在队员里看到熟人的话,她也会笑出声来的。

魔剑士霜寒十四州,刺客月迷津渡。

戚昀非常无语地登录了□□,戳了她的老队长李则钺:“你真的答应霜寒十四州组队参加了挑战赛?不是大四了吗这么闲,不用实习考研出国啊?”

李则钺那边沉默了很久,才慢慢打出一行字来,答非所问地写着:“我没有料到你在兴欣。”

“怎么了?我不是说过的吗我是第十区兴欣公会的副会长啊,哦对了,最近升任会长了。”这是真的,打败无极之后,无极战队解散,原队长伍晨投奔兴欣成为战队一员,负责公会事宜。从第一区到第十区乃至神之领域都是他一手打理。但戚昀对第十区感情很深,伍晨也友善地提议由她做会长,反正七肢桶在兴欣的权限高到除了开除会长,把仓库掏空都行。

“你不是H市的吗?为什么想和嘉世较劲?”李则钺打完字,想了想,又一个一个删掉。也是,七肢桶是第十区玩家。她开始玩荣耀的时候,嘉世已经在走下坡路了,她在网游里大杀四方的时候,嘉世降级参加挑战赛了。这样的嘉世,大概是不值得人粉吧。

可是,李则钺长长地呼了口气,我从一开始就是嘉世的粉啊。见证过三连冠的辉煌,也看过最佳组合横扫四方。哪怕是现在嘉世落寞了,今年不是又签进了第七赛季最佳新人孙翔和战术大师肖时钦吗?

嘉世哪里不好?

李则钺几乎是重重地砸在自己心爱的键盘上,敲出这些字来。

“我是H市的呀。”戚昀回得也不快,以她的手速来说,这个速度,她应该同时做着别的事吧。会是在训练吗?

兴欣这队伍很强,李则钺知道。戚昀已经非常厉害,队里的人都难以望其项背。可她在兴欣并不担任守擂或指挥这样的重要职责,出场频次也不固定,显得可有可无,是个轮换。

“我们没有要和嘉世较劲啊。你为什么参加挑战赛,我就为什么参加挑战赛呗。”

“可是,我是为了体验游戏的乐趣。”李则钺激动地回复她,“和你们兴欣不一样!”你们那么自以为是,竟敢以打败嘉世夺得冠军为目标。但他良好的教养使他无法像那些兴欣官博下终日徘徊的打脸党们那样,说出不堪入耳的话来。

这次戚昀倒是回得很快,一连发了好几条。“哪里不一样,我也是为了体验啊。”“只不过目标是冠军嘛。”“至于嘉世在不在,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李则钺倒在椅子的靠背上,忍不住笑了起来:“我知道你很厉害。”他慢慢地,诚恳地回复 戚昀那看起来非常不知天高地厚的话:“可是,那是嘉世啊。”

“我知道,只是,我们都想赢。”

至于嘉世,它只是正好在我们通往胜利的道路上。

对阵这支队伍的时候,戚昀没有上场,理由很充分:“都是老熟人,多不好意思啊。”

叶修也不以为意,现在队里新人多,需要锻炼的不止戚昀一个。她至少还有校内赛和H市联赛的经验,性格又稳重,不容易犯错,算得上比赛型选手。相比之下,罗辑和包子的问题可能更大一些,前者是技术和心理状态都稍有不足,后者则尽是些莫名其妙的原因。

打个玩家队并不困难,兴欣再次10比0横扫。于是第二回合的时候,戚昀自觉没有心理包袱,主动申请负责当开路先锋,单挑第一人。这一个多月来,她进步很大,但战斗的习惯还是没什么变化。队内赛,即使是在优势明显的情况下,她也会优先选择战术走位,这使得大家纷纷对她侧目。而她不管怎么耍心机都搞不定的叶修,曾表示:“下一阶段你的训练重点不是走位选位,你得学着正面战斗。”

戚昀对此颇感费解,以弱击强,还选择正面对战难道不是取死之道?

叶修神秘地笑而不语,似乎是想让她自己体会他的话的正确性。

这张图是地形非常简单的绿野,非要说有什么变化的话,这图上有几个起伏平缓的丘陵,能够制造一些视觉障碍,还有一些坑洞。

女机械师被刷新的地点在一座丘陵的顶端,这可不是个好位置。戚昀迅速转了一圈视角,不出所料地看到她的对手,忍者雾里提灯正在飞快向她靠近。

地图实在是没什么可做文章的,七肢桶召唤了机械空投,居高临下的一串炮弹限制了对手冲上小山包的路径。七肢桶自己则退了下去,身形隐没在山丘背面,同时召唤一个捕食者跟在自己身边。

想要发动伏击,只有忍者从山丘上冒头的那一瞬间。雾里提灯知道这一点,自然也不会傻乎乎地原路追上。但忍者毕竟是近身职业,拉开距离也不太方便。雾里提灯猜测了一下七肢桶的位置,结印发动了地心斩首术。

七肢桶正在谨慎观察四周,脚边泥土突然一阵诡异的翻动,雾里提灯手握忍刀飞身而出。然而七肢桶已经在身边放了磁力线圈,受移动速度减慢的影响,这原本十拿九稳的一击终究还是没 能完全吃中,只是轻轻擦过,带走一点血量。

聊胜于无,雾里提灯暗忖,但是至少我近身了。他迅速中断技能接了背身缚首术,七肢桶早已准备好的捕食者同时也捉住了他。雾里提灯硬顶着捕食者触腕缠上来的伤害,把七肢桶捉住摔翻在地。

“漂亮!”台下的打脸党开始欢呼。虽然这技能伤害其实并不高,但是从场面上看可真说得上大占上风。这些天打玩家队,七肢桶或是守擂或是团战,都表现出了不俗的战术特点。而那种不断撩拨对手情绪的打法,正是围观者们最讨厌的手段之一。很多时候,不身临其境很难理解,为什么七肢桶的对手忽然开始犯低级错误。而此刻,雾里提灯的背身缚首术把七肢桶砸在地上,堪称比赛的第一次小波澜。

虽然他打得狂放到出人意料,戚昀也没有被他连击得手,一个熟到不能更熟的受身操作完成,紧接着手里丢出去一颗小炸弹。而雾里提灯此时已经完全被捕食者抓住,刚才解气的一幕看起来更像是意气用事的一击,毕竟那一点伤害换来的后果是轻灵的忍者被限制了行动。

磁力线圈已经失效,七肢桶赶紧飞枪后退,同时格林机枪的火力收束成一线突突突连击在雾里提灯身上,制造了一个小小的僵直。但这使得她并没有退出太多距离,摆脱捕食者的雾里提灯迅速飞出一把手里剑和一把撒菱限制移动。七肢桶移动速度受阻,就这一点时间,雾里提灯再次拉近了与她的距离,大招影舞出手。

七肢桶果断用了机械旋翼从上方飞出即将成形的影分|身包围圈,而雾里提灯也迅速操作了其中两个影分身跳向空中。

哪料七肢桶操作着机械旋翼轻轻一晃,又迅速取消了技能,随后再次选择飞枪后退。

反应很快。但是作为忍者的雾里提灯有影分身术,一个瞬移再次追上七肢桶。

打法很粘人,也很强硬。

戚昀在队内训练也和莫凡打过几盘,但莫凡的风格严格说来更像她,两个人常常是互相周旋,看谁抓到的机会更多,谁就能先击败对方。这种胜负手,看地图,也看两人的状态。

而眼前的这个忍者,与其说是忍者倒不如说是战士,步步紧逼、毫不畏缩。

“我最讨厌的类型。”

戚昀微微一笑,操作技能,七肢桶的手臂上开始翻转金属和电流,机械拳出手。着重加强了稳定性和精准度的训练下,七肢桶这个技能的每一击都准确打击在雾里提灯身上,把他推向了某个位置。

雾里提灯抛出一个烟玉准备脱身,七肢桶却速度极快地丢了一个空气压缩炮。噗的一声,紫色的烟雾被吹散,雾里提灯本人也被吹得晃了晃,往后退了几步。

就在他往后退的途中,他不幸一脚踩中了一个坑,彻底失去平衡被绊倒在地。

不妙!

还没来得及操作地心斩首术脱身,七肢桶的捕食者再次出现了,这回迅速捉住了他,紧接着是钻臂冲击,巡游者和自走火炮也渐次出现。戚昀交了一套连击,也不恋战,回身朝山坡上跑,身后丢下几个机械追踪。

技能效果终于结束,雾里提灯脱身,空蝉双杀一甩,打爆两个向他逼近的小机器人,随后是疾风手里剑,扎向了第三个。自己则再次钻入地下,预判了七肢桶的走位,破土而出。

但一出现,他就被七肢桶的机械空投炸了一头一脸。雾里提灯忍不住抬起视角,七肢桶又开着机械旋翼在天上飘着呢。见他抬头,凌空又丢出一个手榴弹。

几番纠缠,七肢桶最终还是战胜了雾里提灯。但这场单人赛也出奇地长,多数时候是七肢桶在回避,而雾里提灯用各种技能限制她并试图控制她。两人足足打了18分钟,戚昀才最终锁定胜局。停下的时候,她忍不住揉了揉自己酸痛的手腕。

叶修看见这一幕,叼着烟走过来拍拍乔一帆:“一帆,上场了。”然后又转过头对着已经趴在桌上伸直双手拉伸放松的戚昀说:“今天复盘,有得分析了。”

戚昀把下巴搁在桌面上,艰难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