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世界崩坏了! - 第37章 34 让不让好好回家(渔夫G)

[综]世界崩坏了! - 第37章 34 让不让好好回家,作者:渔夫G

“要我签了这份协议?”

捏着文件,迪诺似笑非笑,“是谁派你们来的?”父亲只有他一个儿子,但那些叔叔们可不是省油的灯。

“嘿,我们是谁派来不重要。”

对面的男人嗤笑,抬起枪口晃了晃,“你只要签了它就行。”

“要不是有它,我也不会放你进来。”如果不是被枪顶着脑袋,他肯定会将这人关在门外,毕竟房门的防御能力很不错。叹了口气,迪诺似乎无可奈何,边翻看边道,“你们有多少人?”

“收拾你们足够了。”

男人看起来并不着急,如猫戏老鼠般打量迪诺,迪诺·加百罗涅是出了名的擅文不擅武,走路平地摔简直是家常便饭。他手上有枪又控制了驾驶室和其他人员,就是只有他一个,对付个废柴还不容易?距离预定时间还早得很,比起这个,玩弄这帮天之骄子的机会可不多。

“……这样啊。”低头慢慢看文件上的条约,迪诺暗自勾起嘲讽的笑容。

文件总共五页,却是一份遗嘱,模仿他的语气反复表示如果自己身亡,就将继承权及手中的势力转交给敬慕的叔叔,如果不是迪诺确信没写过这东西,怕是连他自己都会怀疑起来。不妙的是,迪诺确实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过这种意愿,因为这位叔叔一直被他和父亲信任青睐,遗嘱上所写确实像迪诺会做的事。

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背叛的会是他。

淡淡一笑,迪诺丢开文件,“反正时间还早,我们聊一会吧。”

无论签还是不签他都活不了,对方的心思他也猜到几分,这架飞机肯定会坠毁,父亲必定能查出飞机失事不是天灾而是人祸,面前这个人会正是替罪羊。父亲的身体近些年一直不好,听到他的噩耗必定会垮了,到时正是那位叔叔上位的好时机。

靠着墙,男人不言,显然默认了。

“你就没想过加百罗涅会报复?”问完,迪诺摇头,“驾驶舱有你们的人,选在哪里坠毁都很简单。”或者干脆失踪,几个月后才在某个无名小岛被找到,现实中也不是没这种例子。

“大人物有大人物的人脉,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门道。”谁也没规定他们必须要给人当炮灰。有一下没一下地摆弄着两颗子弹,男人道,“哎呀,我也见过你这种大少爷,基本上都哭得鼻涕眼泪流一脸,你倒是镇定。”

“横竖是死,眼泪还是留到最后吧。”

弯了弯眼睛,迪诺感慨道,“从小到大,我遇到的成功不成功的绑架没一千也有上百了,想不镇定也不行啊。”

“记忆最深的那一次……”

这边迪诺与绑匪气氛“融洽”地回忆往昔,另一边,沢田纲吉已经制服了来他房间的绑匪。

不得不说,卧室的隔音效果非常好,即使男人被卸掉四肢时的叫声那么凄惨,也没有引来什么人。一脚踩在男人心口,沢田纲吉检查了一下弹夹里的子弹,“说吧,姓名,身份,同伙。”枪口慢悠悠划到下三路,准确地指向男人脐下三寸地,他微笑起来,“别说谎,我知道的。”

再怎么宁死不屈的雄性生物都无法忍受这种对待。

何况,对方的胆子早被沢田纲吉吓破了,谁想到迪诺带上来的“文文弱弱”的男人竟然这么可怕呢?想到刚经受的手段,男人打了个寒颤,竹筒倒豆子似地全招了。

根据男人提供的情报看,他们人数不算多,主要是飞机上有内应,他们通过内应混了进来,之后偷偷在众人的晚餐中下药放倒了保护迪诺的保镖和下人。不过,沢田纲吉三人的食物不是下人统一准备的,才没被动手脚,否则男人不会特意来沢田纲吉处。

想了想,沢田纲吉干脆把人弄晕,然后扒了衣服捆起来塞到被子下面。

“喵?”

“他们手上有枪,不好硬拼。”话虽如此,沢田纲吉脸上却看不到紧张的痕迹,来来回回走了几个圈,他倏然歪头一笑,“要跟我来吗?”

说到最后一个字,沢田纲吉嗓音已经变了,竟与那可怜的劫匪一模一样。

阿诺德瞪圆了眼睛,“喵?”

“小把戏而已。”根据劫匪的交代,为了事后方便撤退,这次参加行动的只有五人,其中一名是内应,只是这内应归根结底是要跟这架飞机一起消失的,配枪反而不好收拾,因此真正行动的只有四人。

一个来了沢田纲吉处,另三个就分别在驾驶室,迪诺,凪那了。

“以为有枪就万事大吉?人少倒也好办了。”沢田纲吉把□□塞在内袋,既然其他三个都有事,他倒不用担心半路被发现了,想罢,他向阿诺德伸出手,“要跟我去看看吗?”

点了头,小猫顺势钻到他胸前的口袋里。

“……”

心口的位置凸出一大团,怎么看怎么诡异,沢田纲吉无言片刻,隔着布料戳了阿诺德一下,“我真想知道你到底是怎么长的。”但这拳头大的口袋阿诺德到底怎么钻进去的?

“喵喵喵喵!”

被戳了一下,阿诺德从口袋里冒出脑袋,张嘴就咬住沢田纲吉没收回的手指,米粒似的利齿咬起人来一点都不痛,反而有点酥麻。

“……一点都不害怕啊。”

没头没尾地,沢田纲吉笑得眉眼一弯,边逗“猫”边慢悠悠出了门。

加百罗涅家的大公子可不好对付,不仅指迪诺这个人,更指加百罗涅和迪诺的父亲,谁晓得那位年轻时雷厉风行的老人失去独子后会做出什么事,如今老爷子是修身养性,但谁都记得他老人家怒目金刚的模样。

劫匪人数少而精,每个人自然对行动都知之甚详,否则一旦被抓住马脚,没人能承受加百罗涅的拼死报复。

他们暂时没有危险,不过有胆子跑来劫机的也不会是善茬,想把这伪装成飞机失事搪塞老爷子,肯定不能有人死于枪杀,但被逼急了就顾不得了。

“先去找凪好了。”

现阶段迪诺是最安全的,他可不信这边的迪诺桑不能自保,何况,谁规定“听说”是废柴,就一定是废柴的?

很快,沢田纲吉就停在凪的房门前。

他故作不耐地踹门,声音已经换了,“老三,弄好没!”

“吵死了!滚滚滚!老子还有事!”门内传来男人略显沙哑的吼声,沢田纲吉一愣,眯起眼,口中却状似不满道,“喂!老三你不会吃独食吧?快滚来开门!”

“烦死了……”

过了不多久,门把手被扭动了,沢田纲吉忽然往一侧一躲,一个浅浅的弹坑出现在他原本站立的地方。迅速反应过来,他正待反击,看清出门的人时却愣住了。

“凪?”

“哥哥?”

女孩惊讶地眨了眨眼,枪口垂落下来,沢田纲吉注意到那不是绑匪配的枪,“哥哥你怎么来了?啊,你那边都收拾好了吗?”

“……嗯。”

有点不知说什么好,沢田纲吉叹气,“你这边的,怎么收拾的?”

说这话,他被凪迎进屋,一眼看到躺倒在地上的绑匪,就身形来看,这个绑匪比沢田纲吉那边的高大健硕些,不过如今这个被打穿四肢关节的家伙实在是……

凪在后面期期艾艾地解释,“那个,这家伙突然跑进来,所以……”

知道这房间里住的是娇滴滴的小女孩,这个绑匪自然不会一进门就拿出枪来威胁,拿了钥匙开门,看到坐在床上的女孩他还没来得及使坏,就直接被收拾了。

瞧了眼惨白着脸缩着腿想哀嚎,又因嘴里被塞了拖鞋叫不出声的男人,沢田纲吉莫名就有两份同情。

他还只是威胁,凪就……

“哥哥?”

“做得好,凪。”如是道,沢田纲吉鼓励地摸了摸凪的头,“对这种人就该这么干。”也是关心则乱,现在他才想起来之前隔着门男人声音中的颤抖和隐约的恐惧,想来那时是被凪威胁着大喊呢。

妹妹这样厉害,他这做哥哥的也能放心了。

捂住脸,阿诺德无言以对。

“那次可比这次害怕地多,嘛,也是那时候我没经验。”撑着下巴,迪诺慢吞吞回忆道,他少年时期被父亲保护地很好,天真怯弱又有些任性,那次刚好与父亲吵了一架跑出去,结果就人逮住了。

亲眼看着保护他的人一个个被放倒灭口,他什么都做不了,第一次真正见到死亡,他又惊又怕,万念俱灰地忘记了反抗。

然后,他就遇到了那个人。

“扣扣。”

敲门声打断了迪诺的思绪,男人晃了晃枪口,警告迪诺不要轻举妄动,自己走到门边,“谁?”

“大哥,时间差不多了。”

听出这是手下的声音,男人舒了口气,暗自好笑自己多疑,不是早调查过了吗?保全人员全被药倒了,就是飞机坠毁的时候都未必醒的过来。

带着这种好笑的心情,他拉开门,果然见到手下熟悉的身影,只是对方那一脸惊恐是——

黑洞洞的枪口从手下身后探了出来,沢田纲吉指着男人的脑袋,淡淡道,“可以了吗,迪诺桑?”

“可以了,阿纲。”

笑了笑,迪诺毫不吃惊,啊,对了,当时就差不多是这个情景吧?不过那时的阿纲还是比他小的少年,他还以为救了自己的是女孩子呢,现在想想,还好他没告诉阿纲他的想法啊,否则一定会被揍死吧。

愉快地想,迪诺顺手丢开“遗嘱”,脚步轻快地越过地上新鲜的尸体,笑容温暖阳光如不曾碰触阴影黑暗的太阳花。

“麻烦啦,阿纲。”

东方渐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