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辉夜纲吉 - 第4章 姑获鸟 by 北城薄荷

[综漫]辉夜纲吉 - 第4章 姑获鸟,作者:北城薄荷

“凭什么你这种废材会成为彭格列十代目!我才是这个世界的主角!”

“你这个肮脏的小偷,偷走属于我的荣耀!”

“今天我看到一种东西,很适合你这种随意偷走我东西的杂种。”

那个似乎从来没有长大过的女生,给纲吉注射了一支药剂,拿着一个有鸡蛋那么大的电钻,带着一抹快意的笑容,一只脚踩在纲吉的左腿上,启动了电钻。

“呜啊啊啊啊啊啊——”

脚踝上传来的剧痛让纲吉长大了嘴巴,发出了凄厉的叫声,他扭动着身体,想要挣脱这个女生,但是那个女生早有准备,让身边的手下按住了纲吉,而她,死死地踩住纲吉的左腿,用力的碾了几下。

“哎呀,别激动啊,这才刚开始嘛~~”那个女生的脸上溅上了几滴鲜血,在纲吉的眼中,如同嗜血的恶魔一般,“别想借着昏睡过去就可以避开哦,我可是专门给你打了一针呢,绝对能让你清醒的感受这一切哦,小偷~~~”

“滋滋滋滋——”

左脚的脚踝处的骨头被电钻钻出了一个边缘十分整齐的拳头一样大小的洞后,女生将电钻从那个洞口拔/出来,伴随着电钻的离开,骨粉混合着鲜血,顺着巨大的伤口滴落到地面上。

纲吉以为这就结束了,紧接着,右脚再度被踩上,熟悉的电钻声音再度响起,因为着剧烈的疼痛而浑身冒着冷汗,身体微微抽搐的纲吉汗毛倒竖,右脚传来了熟悉的剧痛。

“啊啊啊啊啊——”

那个药剂让纲吉无法昏迷过去,而且身体的感觉也被人无限的放大,那种疼痛,让纲吉眼前泛黑,他想一死了之,可是那个女生说过,如果他死了,那么他的母亲,就会取代他,成为这里的一员。

不能死掉,死掉了,母亲就危险了,他要清醒着,清醒着......

不知过去了多久,电钻声音终于停了下来,纲吉整个人如同虚脱一般,躺在地上,双目无神的望着地牢那狭窄的窗户,望着窗户外的那轮新月。

“哗啦——”

那个女人又弄来两条铁链,焊在了不远处的墙壁,她拿着铁链,朝着纲吉走来。

“才这么点就放松了,真是没用啊,我还没有弄好呢。”

“哇啊啊啊——”纲吉睁开双眼,他猛地从床上坐起来,额头上布满了冷汗,身上的衣服也因为刚刚的噩梦被冷汗浸湿,还没有从那段过去走出来的他双目无神的坐在床上,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唉——你醒了,身体还好吗?突然昏倒了吓了我一大跳,唉?你怎么了?”趴在床边睡着了的金鱼姬被纲吉惊醒,她抬起头看见纲吉苏醒过来,立刻起身询问纲吉的情况,只不过,纲吉的状况让她担忧起来。

听到金鱼姬的声音,身体有些僵硬的纲吉艰难的转过头,发现是金鱼姬后,身体几乎是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虽然内心在告诉他这个女生和那个人不一样,但是刚刚梦到过去的纲吉依旧十分的恐惧,抗拒着陌生人的靠近。

“这个......我.......我的名字是金鱼姬,那个......你身上的伤口还疼吗?”感受到纲吉那抗拒的情绪,头一次遇到这种事情的金鱼姬有些不知所措,她坐在床边,结结巴巴地说道。

金鱼姬?好奇怪的名字。我记得,妈妈说过,别人告诉了你的名字,你也应该告诉别人自己的名字,这是礼貌。想到这里,纲吉怯生生地说道:“我的......名字是......”

纲吉张了张嘴,沢田纲吉那个名字无论如何他都说不出口了,恍惚间,那个在他死后出现的声音再度浮现在脑海之中。

“你已经死了,现在的你,早已不是人类。重获新生的你,真名为,辉夜姬。”

“辉夜姬......”说出这个名字后,纲吉感受到自己的身体里,似乎有什么力量觉醒了,他的眼前,缓缓浮现一幅画卷,那幅画卷记录着一个小孩子的一声,如同走马灯一样,纲吉注视着那个小孩子的出生,长大,衰老和死亡,那里面的小孩子,和自己一模一样,那个孩子,即是他,但又不是他,那个孩子,是人类,而自己,已经是妖怪了。

“说错一点哦,你并不是妖怪,而是神灵,是我的代言人。”那道声音在纲吉的心中再一次的响起。

“唉——你,是谁?”完全陷入自己世界中的纲吉喃喃道。

“我啊,我是月读,乃是伊邪那岐之女,掌管黑夜的神明。”那道声音带有一抹不可抗拒的威严,在纲吉的眼前,缓缓浮现一个身居高位,掌握一切的神明,随着那道真名的出现,纲吉感觉到自己与那个神明之间,多了一道联系,“你是我所选择的代言人,行走人间,在某些时刻,代替我,审判神明。”

“为什么会,选择我。”纲吉咬咬嘴唇,带有一丝疑惑的说道,“像我这种废材,这种没什么用的人,有什么资格被您看中呢?”

“呵呵呵,傻孩子。”那道声音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一阵风轻轻吹过,如同一只手似的,轻轻拂过纲吉的脸颊,“你是一个很温柔的孩子,即使身处在那样的绝境中,也从未放弃过希望,正是你的这股信念,才让你获得重生,就如同月亮一样,在黑暗中指引方向,这就是我选中你的理由。”

“你所处的时代并不适合这个形态的你成长起来,所以我借助时间的基石将你送到了这个最适合你成长的时代,放心,你会回去的,不过,这个时间,可能会有些长。”

“撒,现在,醒过来,去感受你的力量吧。”

“这是怎么回事——”金鱼姬望着纲吉的状态,整个人都慌神了,这个时候,门外走进来一个女人,不,不能说是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穿着青绿色的青绿色的和服,肩上带着棕色的臂甲,原本应该是手的位置则是一双碧绿色的翅膀,那双翅膀上的羽毛,锋利无比,被那双翅膀扇一下,绝对会不好受很久。

这只姑获鸟因为收养的一只被人类拐到这里的小胖达,所以暂时定居在了这一片竹林之中,在她出门寻找新鲜竹子的时候无意间听到了金鱼姬的哭喊声,天生就喜欢小孩子的她听到小孩子的哭喊声,立刻飞到了金鱼姬所处的位置,当她赶到那个地方的时候,便看到一个浑身是伤的小孩子昏倒在这一片林子的守护者万年竹的怀抱中,他的身旁站着手足无措的金鱼姬。

对这片竹林的守护者比较了解的姑获鸟将手中的伞剑收起来,和万年竹一起将昏倒的纲吉送到了姑获鸟的住所,因为这一片区域并没有能够快速治愈这种伤势的妖怪存在,所以只能先将纲吉身上的伤口进行清洗、消毒、上药。

处理伤口的时候,姑获鸟只觉得一股怒火直冲自己的大脑,这还是一个孩子,究竟是怎样恶毒的人,居然对一个这么小的孩子下如此重的狠手,那一双小手上没有指甲,伤痕处还有被火烫伤的痕迹,还有那身上交错的各种伤痕,新伤叠旧伤,这一切都让姑获鸟无比的心疼。

最让姑获鸟心惊的是腿上的伤痕,她感觉的到,这个孩子的双腿已经完全被毁掉了,即便是治好了伤痕,他这辈子都无法站起来了。脚踝上的伤口,她不敢随便的动,那条铁链,已经与他脚上的血肉长在了一起,如果要取下来,势必会造成二次伤害,他身上的伤痕还没好全,这样贸然的取下,这个孩子绝对会承受不住的。

姑获鸟打了一盆水,仔细的清理着纲吉的发丝,水,逐渐变成黑红色,那一头棕色的长发渐渐露出了原来的颜色。姑获鸟将打成死结的发丝一点一点的剪掉,又将那过长的留海仔细的修剪一番,看起来没有那么的凌乱了。

姑获鸟又打了几盆水,清理好几遍后,水终于不再是黑红色后姑获鸟这才停下清洗头发的举动。

这个时候,万年竹拿来一套绣着竹子的白色浴衣,姑获鸟小心的帮纲吉套上这件衣服后将纲吉放到床上,盖上被子。

纲吉这一睡便是一天一夜,在他沉睡的时候,姑获鸟外出寻找妖界的医师,万年竹帮忙守在旁边,注意着纲吉的状态。

找到医师的姑获鸟走进竹屋,便看到手足无措的金鱼姬,开口询问道:“金鱼姬,怎么了?”

“姑姑——”带着哭腔的金鱼姬像是找到主心骨一般,扑倒姑获鸟的怀抱里,哭着说道,“辉夜姬她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姑获鸟抬起头,对纲吉的状态仔细检查一番后松了一口气,说道:“无碍,小辉夜她只是妖力觉醒了......”

似乎就是印证姑获鸟的说法,纲吉的身上释放出清柔的光芒,光芒闪过,周围的环境发生了变化,所有人置身于竹林幻境之中,他们仿佛站在一片水面之上,耳边传来潺潺流水声,一道清冷的月亮悬挂在空中,周围的竹林,浮现一幅又一幅的画像。

一道月亮缓缓浮现在纲吉的身后,他的身体缓缓漂浮到空中,他的身下,一个竹筒逐渐的显形,纲吉坐在竹筒上,手中出现一个闪烁着点点光芒的蓬莱玉枝,一个椭圆形的宝石悬挂在他的额头上,身上的白色和服被华丽的十二单衣所取代,一个贝壳一样的项链,出现在了纲吉的颈上。

纲吉缓缓睁开双眼,小手一挥,周围的幻境消失不见了,所有人又回到了之前的竹屋之中。

竹子带着纲吉飘到姑获鸟和金鱼姬的面前,小声地说道:“我的名字是......辉夜姬,可是......我希望你们可以叫我......纲吉......”

“我......不想忘记自己人类的名字......我想......再一次的见到妈妈......”

坐在竹子上,低着头的纲吉忍耐着,不然自己哭出声,只是,眼泪,不受控制的滑落到地上。

他会等着,等着自己变强,等着这漫长的时间过去,直到,与妈妈再一次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