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柏麟同人]反派收割姬:第26章(嘉鱼居)

[琉璃柏麟同人]反派收割姬 - 第26章,作者:嘉鱼居

七日后,姬玉终于炼化完龙骨,心情大好。至少头顶悬着“战神之力觉醒”的这柄剑,暂时不能轻易掉下来把她砸死。

司凤这几日钻研厨艺,特地准备了一桌丰盛的菜色,满脸期待地说道:“你尝尝?”

姬玉用筷子夹了一块红烧鱼肉放进嘴里,慢条斯理地咀嚼。她先是笑而不语,随后说:“你坐在这里,等一会儿。”

大约过了两刻,她拎着食盒回来,端出一盘红烧鱼。同样的问话送回去:“你尝尝?”

司凤夹了块鱼肉裹着汤汁放入口中,怔愣片刻:“不可能,这不是客栈厨师的手艺。”

他有些不可置信:“难道是……”

姬玉笑道:“是我做的。”

这也太打击人了!修为比不过就算了,竟然连厨艺也比不过!司凤满心想着“要抓住一个的心,就要先抓住她的胃”这招,又是不顶用。

“你原先不是大周国的公主么,金尊玉贵,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厨艺?”

“我母妃早亡,没有母族庇佑。要想金尊玉贵,需博得至高无上的君父欢心。如此,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她虽是在讥讽,却也说得很平静。

君在先,父在后,父女之情想必未有多深,再提也是伤心。司凤转移话题:“你母亲一定很美,所以把你生得这么好看。”

姬玉勾起嘴角浅笑,不过是下意识的一贯行为罢了。

饭后消食,随意走走。司凤引着她走到了客栈后院。后院是一大片绿茵草地,长着一棵姻缘树,枝干足有三人合抱粗,树上挂满了红色求签和风铃。

司凤:“我听隔壁的胖婶说这棵树,许了愿用风铃挂在树枝上,很灵验的。如果有什么无法说出口的心事,写在上面,风会悄悄地带给那个人。”

姬玉还是站在那里,仿佛对满树的悄悄话一点兴趣都没有:“我不信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求来的,也就是别人给的。既然能给,也能收回。”

司凤神情忧伤地看着她:“你凡事都看得这么清醒,硬要打破表面迷雾,显露真相的寒冷和荒芜,这样是会很难开心的。”

“人与人的开心,也并不相通。我只喜欢自己争,和真实握在我手里的。”

一块温润的玉石,突然显露出锋芒,让司凤已经怔住了。

他道:“我不懂你心中何求,但我愿意倾尽我的一切,帮你达成所求。”

好重的承诺。

对旁人来说,也许是不可承受的诺言。但是这样的话,姬玉从小听得太多了,很难再有触动。他要做的比说的更漂亮才行。

二人再次进不周山,潜入天墟堂。天墟堂的巡防变得极为严密,他们只能在外围转上一圈,完全没有灵匙的下落。

姬玉对此本就没报什么希望,绿卿重新飞回她的袖子,她便算达成目的了。

他们出来后回青木镇,碰见一座山头着火,附近的乡民都在逃跑。司凤立刻设阵引雨,把那大火浇灭了。

一个浑身湿漉漉的黄毛小子冲到二人面前,脸色铁青,呲牙道:“是什么人,灭了本神君的天火?两个凡人,好大的胆子。”

姬玉双眼微眯:“腾蛇。”

“你认识我?”腾蛇猛地凑近姬玉,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又猛地后退,大喊道:“你是青鸾那个花痴!”

“哇这气质变化也太大了,老子第一眼都没认出来。”

姬玉对他礼节性作了一揖,转身就走。然而姬玉和司凤在前面走,腾蛇在后面亦步亦趋。

司凤回头问:“天界的腾蛇神君,跟着我们做什么?”

“没有‘们’,老子跟的是青鸾。”腾蛇看向姬玉,“跟着你,说不定就能找到战神。你一只菜鸟在天上都能和战神打架,老子凭什么不行?”

她道:“你身为天界神官,私自下凡,还烧了人间的一座山头。你不用领罚么。”

腾蛇顿时一脸心虚,随后又梗着脖子强硬道:“大不了和战神打完架,回天界数罪并罚,老子受得起!”

“我不管你想做什么,别再跟着我。”

司凤开口提议:“我看这样好了。他既然那么想跟着你,你不如就契他做灵兽。天界的神蛇给你做灵兽,正合适。”

腾蛇本想鄙夷这个小白脸异想天开,结果被姬玉冷冷的一句“没兴趣”气到炸毛。

“你什么意思,你这只死菜鸟竟敢看不起老子?老子今天一定要给你们点颜色尝尝!”

他乍然出手,姬玉和司凤二人合力阻挡,但司凤不敌被震飞出去。姬玉见此,汇出青羽扇,十四枚羽箭并作一枚。

“竟然是五色凤凰虚影,这菜鸟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腾蛇来不及吃惊,一枚黑黢黢的羽箭带着浓重的杀气,直冲他眉心而来。

腾蛇忙偏头躲闪,羽箭贴着他的面皮飞过,擦出一道长长的口子。司凤趁机放出傲因筋做的绳索,捆住腾蛇。

“放开我!死菜鸟你怎么出手这么狠?你知不知道刚才差点把老子的眼睛戳瞎!”

“以后就算你再拿什么好吃的来问我帝君的事,我都不会再告诉你!”腾蛇认为这威慑对她会很起作用,却只见她一脸无动于衷。

司凤却是听得心头火起,直接施法从腾蛇脸上破开的伤口中取来精血,血线在手中缠绕如莲。

“姬玉师姐,给我一滴你的血。我可以熔炼成血魂珠,这样就算他心不甘情不愿,也只能乖乖地听你的话。”

“你们这是侮辱神兽!”腾蛇心里生出慌张,看向姬玉:“青鸾青鸾,怎么说我们好歹是认识的,你不能对老朋友做这么缺德的事对吧?”

姬玉对他一笑,但是腾蛇瞬间毛都竖起来了,因为她祭出了一滴血。

司凤将祭炼成的血魂珠,放在姬玉手心。

“我,我,老子跟你们拼了!”

“腾蛇。”姬玉叫他的名字,从血魂珠内闪出金光飞进姬玉眉心,随后再从她的眉心出,飞进腾蛇的眉心。不平等的血契强行生成。

“腾蛇参见主人。”腾蛇受辱、不甘地跪下,随后神情变得极为震惊:“你怎么还——”

“禁言。”

“呜呜呜呜!”腾蛇的嘴巴紧闭,死活都张不开。

她怎么还有一只灵兽,而且还是应龙,天上地下他都要被龙压一头吗?!

“主人你真好,天界的神蛇竟然送给我做小弟。”绿卿感动不已,哭唧唧的声音在心底响起。

腾蛇当场气昏过去。

柳意欢和亭奴从东海回来,姬玉和司凤打算和他们一聚便回少阳。腾蛇见机撒腿跑得老远,但因为灵气不足,气血逆行,只好怒气冲冲地回来。

亭奴一见便认出他:“见过腾蛇神君。”

“算你还有点见识。”腾蛇嘚瑟地捋着额前的一缕头发,目光转到柳意欢身上顿时一凝:“你,你偷了天眼?你好大的胆子!”

柳意欢这个时候就算想藏也藏不住了,“我躲了这么久就是怕被天界发现,这下完蛋了,我好害怕啊!”

“怕,你就让这死菜鸟赶紧把我给放了!”

“你当我傻啊!你呢,现在是姬玉姑娘的灵兽,想回去打报告,门都没有!姬玉姑娘,绝对不能放了他!”

“腾蛇自然是不能将柳先生的秘密说出去。”姬玉一开口,就相当于是命令。

腾蛇气得不行,“总有一天,老子要把你们一个一个都抓起来。”他撂下狠话继续想逃跑,可是始终无法离开。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饭菜的香气传进腾蛇的鼻子。他闻着味道摸过去,只见众人围坐,热腾腾的菜色摆满了一桌。

“哎呀,这放了酸笋、鲍鱼还有腊肠,足足熬了一个时辰的老母鸡汤,就是鲜美无比啊!”柳意欢喝了一口汤,表情陶醉而满足。

“鸡腿刷了蜂蜜,烤得色泽金黄、表皮酥脆。又放了孜然和朝天椒粉,去腥添味。”亭奴夹起一只鸡腿放进嘴里,边吃边赞赏地点头。

还有红烧鲫鱼、龙井虾仁、四喜丸子、蜜汁排骨、蓑衣黄瓜……腾蛇看得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一屁股挤开小银花。

刚要拿筷子夹菜,被司凤伸手拍了一记:“刚才是谁说,要把我们一个一个都抓起来。”

腾蛇动作一顿,厚脸皮地说道:“对啊是谁啊,老子怎么不记得了。”

随后绕过司凤,盛汤猛喝。

腾蛇一副灵魂升天的模样:“太好喝了,人间的东西都这么美味的吗?”

一旁站着的小银花,气鼓鼓地双手抱臂:“你想多了!人间很少有人能做菜做得那么好吃。这些都是我主人做的!”

“真没想到小白脸还有这么一手。”腾蛇小声嘀咕,一边往嘴里塞蜜汁排骨。

司凤道:“腾蛇神君,姬玉师姐的厨艺可是要胜于我。”

“她?”腾蛇瞪大双眼,随后灵活地转了转:“呵,怎么可能,我不信。除非做给我吃。”

“那可不是轻易能吃到的。”

想用吃食坑老子留下,门都没有!腾蛇径自夹菜,将肚子吃得滚圆。

入了夜,腾蛇拎着一壶酒敲响姬玉的房门。

“你还不睡?”

“你收了我这么厉害的神兽,难道不和我喝两杯庆祝庆祝?”腾蛇殷勤地倒酒。

碰杯后,姬玉将酒杯放到嘴边就不动了。

腾蛇催促:“你怎么不喝?”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姬玉将酒杯放回,震出酒液将桌面染深。

“你要是打量着把我灌倒,又或者是迷晕了,砍下手臂解除契约,那大可不必。我现在就满足你。”

“好好好,那你赶紧的!”腾蛇笑得天真。

姬玉蓦地伸手掐住他脖子,将其压倒在椅子上:“我杀了你,血契不就不存在了?”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闯进来。遇见我,算你倒霉。”

姬玉的手指越收越紧,而腾蛇迫于血契的关系无法反抗,两只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

“主人,主人你饶他一命吧!他只是一时转不过弯来,罪不至死啊!”绿卿飞出来求情道。

姬玉神情淡漠,看腾蛇犹如死物:“不为我所用,便为我所杀。”

绿卿飞到腾蛇的肩膀上,焦急地跳来跳去,“你快说啊,你会为主人尽忠行事!快说呀!”

腾蛇翻着白眼、脸色青紫,断断续续地说:“她、掐着我,我怎、么说?”

“主人你快放开他呀!”

姬玉松开手。

重获生机的腾蛇倒在椅子上,大口喘气。嘛耶吓死!刚才有一瞬间,他真的觉得自己要被她杀掉了,她不是在开玩笑!

绿卿还在他肩膀上跳,“快起来表忠心!”

腾蛇不得不单膝跪倒在地:“腾蛇,愿为主人尽忠行事。”

姬玉冷冷地睨着他,一眼看穿:“言不由衷。”

“不过无妨,我要杀你随时随地都能做到。今日不过看在绿卿的面子,让你再多喘几口气罢了。”

姬玉和绿卿,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回少阳的一路上威慑和求情不断。腾蛇已经把绿卿当作过命的铁哥们儿,看见姬玉那张脸就形成条件反射,怂得不行。

“太恐怖了,她简直是魔头、疯子!那个小白脸还觉得她是个温柔完美的女人!帝君说得果然没错,那些看起来完美又很有诱惑力的事物,往往都不可靠!”

一通棍棒加身后,姬玉开始给蜜枣。偶尔做几次菜,腾蛇战战兢兢地吃,吃完又惦记。被绿卿一通洗脑后,竟然生出了“她也不是很坏,只要我听话就会对我好”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