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银魂里的?人?事 - 第70章 PART 70 红樱 by 竹子吃熊猫

「银魂」银魂里的?人?事 - 第70章 PART 70 红樱,作者:竹子吃熊猫

这句话脱口而出时,我看到高杉的表情明显的变得僵硬了,阴沉下来的脸色臭的很。仅剩的一只墨绿眼睛深沉的好似沼泽,让人不由自主的产生畏惧之感。

“你是那个家伙的什么人。”不轻不重的声音从他喉咙中发出,只是短短的几秒钟,他便恢复了淡然看不出喜怒。淡漠的视线注视着我让我禁不住发颤。是的,从小时候起我就挺怕他的。

高杉一挥手,那两个壮汉就将我放下了,我赶紧手脚并用的跑到了高杉的面前,一脸悲痛的大声道:“不!我就是莫哭啊!我是莫哭啊!你的竹马!竹马啊!”

……

很难以想象一个老太婆揪着自己大声道“我就是高杉啊!我就是高杉啊”这样的雷人场景。然而我确实这样做了,高杉的心情应该很沉重吧。总之先前他的表情是各种说不出的感觉。我看的是很过瘾啊!能让中二矮子露出这种难以言说的表情!

“好了,应你的要求单独聊,老太婆的胆子真是大呢。现在你可以说,莫哭是你的什么人了。我讨厌撒谎的人,欺骗我的下场只有一个。”

“那就是死!是吧二货。”我抽搐着嘴角忍不住骂了出来,话说我从一开始上船了就很憋屈啊!

现在我跟高杉时单独在一间房里,尽管又子是各种不赞同也没办法。看样子高杉并不完全相信我,但他至少因为我的那句话而留下了活口,现在还心平气和的和我聊天。丫的只是想套话吧口胡。我得整理下思绪,我该想想我从哪里说起,最好能一遍就让他搞懂并且相信我就是莫哭。

“哼,不知天高地厚的老太婆。”高杉冷笑了声,嘴角勾起了残虐的笑容,手里的烟杆往矮几上磕了磕,烟灰就掉了出来。

“晋助,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不要小瞧老婆婆。”

“就算那家伙活着也不会变成老太婆,你最好给我说实话。即使是老妇人,我也不会留情面的。”

“你个没有人品的二货,我用自己的身体替你挡了炸药你居然还捅死我。小时候爱跟在老师后面,吵架的时候总是没有卷毛厉害,脸皮厚着要我洗碗,成天跟假发眉来眼去的,还以训练剑术为由欺负了我不知多少次。我身上的很多骨折都是跟你切磋的时候弄的,去温泉泡澡的时候被许多化妆跟鬼似的老妖婆缠着调侃。每次松阳老师带大家出去你总粘着老师撒娇卖萌,总喜欢鼻孔朝天嘲笑我和卷毛的考试成绩,总一脸得瑟的说假发死板。参军时在军营后勤的时候总是跟着辰马管他要地图缠着切磋什么的。还有……春子,那个跟又子长的非常像的,也是第一个走进你心里面的姑娘。这些,这么多这么多,我都记得。”

我稀里哗啦的就打开了话匣子,没有一点要停下的迹象,像是抱怨又像是倾诉般的将现在记得的事情都一股脑的说了出来。我看到高杉露出了惊讶的神色,那眸子里闪烁着明明灭灭的微光。即使他在克制自己的情绪,我还是能从那颤抖的烟杆上感觉到他情绪的起伏。瞳孔收缩着,他紧抿着嘴巴,缄默不语。

“晋助,我真的是莫哭,或许说出来很抽象什么的。但是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奇妙,我可以一一解释给你听,你愿意给我解释的时间吗?”我诚恳的望着高杉,坐得端正笔直,我想,我可以好好的跟他聊聊天了。当然,前提是他耐心的听我讲述。

高杉沉闷着一句话不说,或许是无话可说,大概很奇怪吧。本以为死了很多年的人突然以另一种身份模样跳出来,一定被吓着了吧。

“你说。”

半响,他富有磁性的声音才响起,像是压抑着什么似的。那张被绷带遮住了小半的白净脸上仍旧看不出什么多余的表情。

可是听到高杉这么说我真的很开心,这代表着他愿意听我说了。

于是,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穿越几次的事情都告诉了高杉,当然我是有取舍的说的。但这些事情说出来还是很消耗时间的,我已经尽量简短了,可还是耽误了高杉一个小时的时间。

“那个,虽然可能你们都习惯了,但是我还是得说。其实我是个女的,我是女人!我现在是来你船上找我的真正身体的。”

最后的结尾我说的是铿锵有力,我小心地观察着高杉的神色,他似乎已经不在听的状态了。有些寂寥的表情让他看起来像是在回忆过去,手中的烟杆有一下没一下的轻微晃着。也不知道我最后的话他听到了没有。

我嗓子都说的冒烟了,高杉的面前正好有一杯茶,我也就不要脸的拿过来自己喝了。这种情形有些奇怪啊,我那紧张的心情是怎么回事?明明高杉是记得住我的,可是,我还是怕听到他的话。怎么回事?我在担心什么?在担心他不承认我吗?

就在我冥思苦想苦苦纠结的时候,高杉发出一了一串低低的笑声,像是从胸腔里挤出的声音一般,带着几分诡谲。

“你没有死呢,这就跟做梦一样。那么哪天老师会出现么?”质疑的口气透出严重的压迫感,高杉没有半分笑意的绿色眼睛转向了我,神情带着些偏执。

“这!怎么可能!”

“那样的爆炸你都没有死,后来还被我亲手杀了一次。可是你现在不也活着?老师为什么就不能?”在说到错杀我时,他的表情没有丝毫的愧疚,相反的是兴奋。

“喂喂,你有没有良心啊。”面对现在这个还有着从前几分模样的高杉,我感到慌张了。大声的反驳,想借此来增加些胆量。

高杉的视线突然就变得森然扎人,狠厉的话从口中说出。

“既然没有死那又为什么不出现!那么多年的相处,你隐瞒了我们多少事?真实身份是个女人?真是有意思啊。你是另一个世界来的人,知道这个世界发生的事,那么你早就知道老师会死的事了吧,你早就知道老师其实是被幕府害死的而不是天人!你为什么统统都不说!曾经的……都没了!”

一字一句从高杉的嘴里发出,我确实连半点反驳的能力都没有。所以说,我在告诉高杉所有关于自己的事时,同时也等于将自己给出卖了?那是何等锐利的观察?仅仅一个小时,高杉就抓住了他想要的重点。

“晋助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隐瞒你们的。可是,当时我……”乱了心神,我着急的想要解释,然而一激动起来就咳嗽不止。我忽然觉得解释这种东西都好无力,只要是高杉认定了,那就是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他会恨我的。

脑海里一闪而过的警告让我心寒不已,我呆滞的看着高杉愠怒的脸,只觉得一切都完了。

原来真相有时候也会伤到人的么。

喉头哽咽了起来,鼻尖泛酸,老太婆哭起来很吓人吧。高杉我本来是想苏了你,结果看起来是我被你虐了一下啊。

“我没有告诉银时、桂、辰马我还活着,因为我胆小。我怕他们都不承认我,我知道我瞒了你们很多事,这是不应该的。可是当时的那种情况我也有苦衷。至于老师的事,你恨我也好怨我也好。我很遗憾没能救下老师,可那是他的选择不是吗?可以的话,我真的不想被你们讨厌。”

“我还是第一个知道你活着的人么?呵呵,收起那张令人恶心的样子。这样是不会博得同情的。”

“晋助……”

“大家,都不一样了。我凭什么还要觉得现在这样的你是同伴?”

没有再看我一眼,高杉站起了身,紫色的浴衣在空气中划出圆滑的弧度,我红了眼眶看着他的背影,陌生的感觉挥之不去,胸口涨的发疼。最终只能形同陌路了么。

那么纯粹的友谊。

高杉晋助你是个混蛋。

即使口口声声的说我活着,却连我的名字一次也没有喊过。你其实还是在怀疑着吧。

我被锁在了这间房间里,我绝望的发现我跑不出去,外面还有人看守。我气愤地用拐杖砸门,却得不到一点效果。如果是最开始的身体,这扇门根本不是问题啊。

天外已有了曙色,阴沉的天微微亮了点,没有太阳,云层很厚很厚。下雨了。

我跑到窗边抓紧了栏杆去看,这艘船居然起飞了啊!我还准备破窗跳水,铤而走险的啊!我开始后悔了,为什么要纠结那么多而不去和银时他们相认。现在落到了高杉的手里,我完全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我这废柴样没什么大用处吧?

长痛不如短痛,当时就应该勇敢的跟银时他们坦白的。选择了高杉作为第一个告知的对象似乎失误了,我怎么就能忘记他扭曲的中二的脆弱的心理了呢。现在弄到这种地步也是自己白痴。这不能怪谁,只能怪——作者那货!

当初是为了避免麻烦而隐瞒了他们自己的事,我只告诉了松阳。现在终于自讨苦吃了吧。或许高杉就是憎恨我欺骗他这点。这样想来,努力为国家卖命的他们就像傻子一样可笑,为了出卖自己老师的国家而拼命。

当然,银时一定不是。他只为了自己想要守护的而拼命。

这样想着,我心里才踏实了些。可是,银时他们知道我一直隐瞒了这些事,会恨我吗?

我不该往坏处想的,高杉毕竟还是高杉,就算讨厌我,也不会折磨我吧。但,我凭什么断定连世界都要毁坏的他会对我留情呢,同伴什么的,早就被时间的洪流所淹没的不复存在了吧。

果然,还是很难受。

我讨厌自己这颗玻璃一样的敏感的心,这样只会伤到自己。不知道高杉现在是什么心情,复杂吗?知道昔日的伙伴还活着,会有一丝丝的开心吗?

如果可以,真希望能和你们坐在一起好好的吃顿饭,然后聊聊天插科打诨调侃对方。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被打开,居然是来送饭的。我看着那色香味俱全的饭菜纳闷了,这饭菜的样子怎么看也不是对待囚犯的啊,倒像是客人?咦咦!我是不会相信那矮子一下子良心发现什么的啊!饭菜里一定有毒吧!化骨散、□□、老鼠药、鹤顶红什么的?

想多了,吃吧。

我悲催的开始吃饭,嗯嗯,菜都炒的不错啊!这个肉丝好好吃!青菜也别有一番风味啊!要是剩下了能不能打包带走,不,还是打包了厨师更划算吧。

将散到额前的银白发丝挽到耳后,我吃的不亦乐乎。就算是死也要做个饱死鬼啊,我发现我面对死亡越来越从容了。再一次说明,习惯真可怕。

我吃的满嘴油,塞的鼓起脸颊时,拉门又被拉开了。我一脸警惕地抬头看向门口。

囧。

高杉矗立在门口,怀里抱着一个昏睡的女子,那不就是我的本体吗!

黑长发,圆脸型,那熟悉的眼角眉梢,身上穿着的还是地摊货的背带裤白色衬衣!我要尖叫了!那是我啊!外貌依旧保持在20出头的模样啊!

无法淡定了!高杉你是好人!大大的好人!我就是个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