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水牢之人 - 第33章 知足的一生 by 鱼危

[家教]水牢之人 - 第33章 知足的一生,作者:鱼危

“Giotto!我跟你没完!”

Sivnora手脚敏捷的推开Xanxus,顺手还抢了对方的一支手枪,依靠手枪喷出火焰的反推动力回到了半空。可是阿诺德冷笑一声,紫色的火焰在他周身腾起,手铐上也窜上了充满杀伤力的云之炎。

他狠戾的甩出手铐,锁链无限延长,冰冷的银色金属牢牢的拷在Sivnora的脚裸上。

抓住时机一拉。

一身黑色西装的Sivnora强忍着脚骨要断了的疼痛,他没有顾虑手铐的禁锢,反手将手枪对准了不断拉近距离的阿诺德。男子暴怒的双眸打破了原有的冷静,明亮的愤怒之炎在手枪上不断提升,鲜红如血的火焰仿佛形成一种令人无法述说的‘畏’。

世人胆寒,暴君的威能!

“嘭——轰轰轰——”

处于二人战火波及中心的Xanxus脸色骤变,几乎是同时提起手枪对着Sivnora的方向,毫不犹豫的开枪!

一看见那个极像云雀学长的男人遭到陌生人的攻击,泽田纲吉不假思索的飞到阿诺德身边,双手张开,大空的死气之炎出现异变的波动。就在他想要用零地点突破减少袭来的火焰威力时,另一端的手铐直接把他揍飞了,耳边传来男子冷清孤傲的话语。

“碍事的家伙。”

泽田纲吉飙泪的护着脑袋撞到地上,硬是把并盛的操场砸出了一个深坑。

等他好不容易爬出坑底,立刻目瞪口呆。

手铐和手铐之间的锁链点燃成一排紫色的火焰,火焰瑰丽梦幻,贯穿在铺天盖地的愤怒之炎的光芒下,看上去极其壮观。然后阿诺德宛若猎手一般盯准了位置,脸上尽是嗜血的笑意,他完全不在乎愤怒之炎的冲了过去!

彭格列指环赋予意识的是生前最强盛的状态,不论是力量还是意志,此刻的阿诺德无疑是巅峰期。

尤其还处于可怕的愤怒阶段……

Giotto颇为感慨的观看着初代云守大战二代、十代大空和巴里安大空在其中打酱油的画面,说道:“这个时候若是D也在就好了。”

“……”其他初代守护者的额头一滴冷汗。

其实他们的Primo是在嫌场面不够热闹吗,要是D·斯佩多在场,恐怕这场混战的火爆要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了。

共享着库洛姆视觉的戴蒙在精神层面哼笑不断,难得能围观阿诺德追杀二代,而不是平时他们杠上了,二代在旁边看笑话。操控着库洛姆身体的六道骸就没能那么轻松了,云雀恭弥不知何时对幻术有了抗性,简单的幻术根本骗不过他!

“该死的,云雀从哪里学来的技巧。”

六道骸暗骂一声,对方几天不见就成长了一大截,作弊也没这么夸张吧。

“Nuhuhuhu~,他本身拥有一部分雾属性,再加上这段时间得到了专业人士的指导,潜力开发的很快。”戴蒙瞥见云雀恭弥在对付幻术方面的手段,如果他没有猜错,这个当初被自己误认为阿诺德后裔的少年绝对是让Giotto开小灶训练了。

连敌方阵营的玛蒙都开始佩服云雀恭弥了,这么大量的幻术污染足以让一个普通人发疯,偏偏云雀恭弥眼睛都不眨一下,手中的浮萍拐和三叉戟碰撞出激烈的兵戈之声,这番斗神的气势堪比场上另外二人在半空的对决。

嘀咕着战斗实在划不来,玛蒙悄悄的退出了三人的混战。

至于担心Xanxus的反应?

看地面的泽田纲吉如打地鼠一般抱头窜逃便明白了,他们的巴里安头子正全力压制着泽田纲吉,顾不上自己和斯夸罗了。

站在天台栏杆旁的Giotto忽然一笑,侧过头看向后方,看似温柔的眼神直接威慑住了几位企图去揍二代的守护者。离幻化成火焰只差一步的蓝宝脸色僵硬,纳克尔挠着后脑勺呆呆的傻笑着,G望天望地就是不敢看Giotto。

他们护短的首领好可怕!

“Sivnora这些年也不容易啊,想想看,我们退隐到日本的钱全是他出的,每年还要忍受复仇者监狱那边的讨钱。”Giotto痛心疾首的说完自以为能‘规劝’守护者的话,结果看见的却是一张张想吐槽又不敢吐槽的脸。

“有话就说,何必忍得这么难受。”

Giotto优雅的挑了挑眉,对于自己威信力下降感到不爽,而最懂他心思的G反应了过来,轻咳一声,他避重就轻的解释道:“Sivnora利用首领特权强行压制了我们在指环中的意识,还帮助Xanxus犯下如此大逆不道之事,我们去修理一下他没关系吧?”

“不行,你们要是对他动手了,我怎么帮泽田纲吉搞定继承仪式啊。”

他无辜的摊了摊手,没有意外的看见其他守护者欣喜若狂的神情,其中最大大咧咧的纳克尔眼中出现了泪花。从发现彭格列指环里联系不到Giotto开始,他们就怀疑指环里的Giotto不是简单的意识,很可能是真正的灵魂。

灵魂被束缚得百年不入轮回,哪怕是这样,Giotto还要隐瞒着指环里作为生前意识的他们。

蓝宝小心翼翼的问道:“Giotto,你摆脱了彭格列指环吗?”

“我和世界基石的契约顶多削弱了一些,但灵魂的联系还在,等我死后肯定会进入彭格列指环。”

Giotto摇了摇头,灰色的眼瞳里浮现出愧疚之色,他知道再隐瞒下去已经没有意义,终究是让同伴们为自己难过了。沉重的气氛让G把二代的事情抛之脑后,尤其是看到Giotto低落的表情,他忍无可忍的往自家首领头上捶了一拳。

“这种事情要早点说出来啊!为什么要隐瞒我们,明明说好了一起在日本活到老。还有安妮亚!她那么期待着你能够活下来,你如何忍心独自承担代价,让一个五六岁的女儿痛苦的失去了父亲!”

G在这一刻嘶哑的怒吼着面前的黑发少年,脸上泪流满面。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他将Giotto视为最重要的友人、兄弟,即使是拿命来换Giotto的命都心甘情愿,灵魂又算得上什么。

像他这样沾满血腥的人下地狱也无所谓,可是Giotto不能!

Giotto恸然的站在原地,失去了任何反应。

纳克尔忽然扯下来胸前的十字架,他曾全心全意的信仰着上帝,并在临死前不断的祈求着作为信仰的上帝:他愿付出所有,换取Giotto死后的灵魂能上天堂。可是现实告诉他——本该获得安息的Giotto从未摆脱过痛苦,这让他怎么接受!

“我们毁掉指环好不好。”

蓝宝如同孩子般抱住了被视为哥哥一般的Giotto,身体颤抖的低泣了起来。

他仿佛又记起了那个黑色棺椁被葬入土中的场景。

永生难忘的恐惧。

“说什么傻话呢,那可是世界基石。”Giotto摸着蓝宝蓬松的绿发,温柔如生前,却蕴含着不容置疑的坚定。谁都可以去毁灭彭格列指环,唯独他不可以去做,时间轴的奇迹带来的是他作为旁观者的责任,以及……对世界的约定。

G撇过头,再也说不出什么话了。

Giotto用微笑掩去了眼底的感动,轻声说道:“我们就这样好好看着吧,未来属于他们年轻人。”

“那你呢?”

一道清雅的嗓音突然出声。

只见衣着古服的朝利雨月走了出来,温润如水的眸子凝视着他,似有着隐隐的悲哀。Giotto朝地面的战场看了一眼,原来那边山本武和斯贝尔比·斯夸罗的胜负已分,雨之戒合并,除了大空指环依然是残缺的之外,巴里安的败局基本上定下了。

面对着心思细腻的朝利雨月,他叹道:“雨月,这一生我知足了。”

不过是普通人的他能穿越成Giotto·Vongola,走过属于他们的风风雨雨,自己何尝不是人生的赢家。正如里包恩问过他的话,他的理想早在四个世纪之前已经实现,剩下的遗憾虽有,就看上天是否愿意给他弥补遗憾的机会了。

一切的一切,他想……得不到便放下吧。

朝利雨月沉默了,以往忍不住称赞着大空的温柔,在此时此刻,他恨不得他再自私自利一点。

为什么会这样?

是不是温柔的人便要背负着更多不温柔的事情。

想到这一点,朝利雨月不由望向了四周,也许D·斯佩多就在附近,以后估计得靠这个不靠谱的家伙来陪陪Giotto了。

Giotto感受着天台上的沉重,擅长调节气氛的他立刻使出转移视线大法,指着正和Sivnora厮杀的阿诺德说道:“别看热闹了,赶紧让他们停下吧,今天指环争夺战的主角是泽田纲吉和Xanxus啊。”

蓝宝翻了个白眼,不去。

纳克尔究极的低下头研究手中的十字架。

G似笑非笑的盯着Giotto,然后报复性的说出了对方之前的提议:“你可以让D·斯佩多出来阻止这场战斗。”

“好主意!”

Giotto装傻功夫一流,拳头在手掌上锤定,他立刻朝天台下的位置喊道:“D,你别管人家养着的萝莉了,赶快去阻止Sivnora和阿诺德的战斗!”

听见朝着自己方向传来的大喊,六道骸诧异的发现随着这句话落下,场中央战斗着的两个男人也停下了。阿诺德用手铐在指间打了个转,灰蓝色的眼瞳扫视着四周,冷酷异常,似乎想要找出隐藏在附近的D·斯佩多。

Sivnora松了口气,果然D·斯佩多拉仇恨的能力最强。

“快走!”

不知道戴蒙真名的六道骸还以为有新热闹看,却未料到戴蒙因为这句话连精神意识都震动了起来,急促的要求他离开。

疑惑中的六道骸问道:“怎么了?”

回应他的不是D·斯佩多,而是阿诺德甩来的手铐,以手铐边缘的锋利程度来看,不用怀疑……敲中了一定能造成毁容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