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总有人想吃我 - 第74章(雪衣豆沙)

[综]总有人想吃我 - 第74章,作者:雪衣豆沙

郊区。

罗娜和凯特停在一栋巴洛克风格的豪华别墅前。

别墅林木环绕,圆弧屋顶是沉静的靛蓝色,院中正对着门口的喷泉里女神像栩栩如生,眼睛和戒指的宝石反射着太阳的光芒。

“这就是文森特的房子?”罗娜回头笑嘻嘻,“真是朱门酒肉臭,万恶的有钱人!”

“你现在也是有钱人。”

“对哦。”

大门口旁的保安室走出一个西装男,手中拿着一个亮着红灯的对讲机。

“您好,请问您是?有预约吗?”

“预约?没有。”

“那么很抱歉,您今天不能见BOSS。”

罗娜挑挑眉,“开门。”

“没有预约见不到BOSS。”

罗娜一把将他推到旁边,手伸进后背,抽出埋在体内的大剑。

西装男看着那把剑忍不住讥讽起来,“啧,哪里来的乡巴佬,BOSS为了防止暗杀,所有的建筑材料都是防弹……”

话未说完,眼前的大门就被劈成几段,高硬度材质的大门瞬间掉在地上变成废铁。

西装男张着嘴巴跌坐在地。

罗娜和凯特直接踩着废铁走过。

“告诉你们BOSS还有帕里斯通,我打他们就打他们,难道还要挑日子吗?”

西装男从地上爬起,抓着对讲机,“快叫人来!有人上门挑事!”

……

偌大的别墅,出来迎击的都是一群弱鸡。

罗娜手都没动,弱鸡们就被三下五除二揍得人仰马翻。

全部老老实实双手背后被藤蔓绑着,坐在地上不敢动弹。

罗娜则是坐在客厅的长脚椅,调试着眼前的麦克风。

没错,麦克风。

别看文森特是个死肥猪,他妈妈年轻时候是个美声歌手,小的时候耳濡目染之下,也喜欢唱几句自我陶醉。

好好的巴洛克别墅的大客厅,活生生被他改造成了KTV。

“喂喂……”

尖锐的刺啦声响起,几乎要将在场人耳膜震裂。

“别闹了。”凯特将玩心起来的罗娜硬拉下来,严肃道:“赶紧找到帕里斯通和文森特。”

“没事。”罗娜懒洋洋地转转手腕,“玩鬼抓人游戏,得给人点时间先跑啦!”

“……不找是吗?”

“找找找……”

凯特向来认真对待一切任务,连带着也这样要求罗娜。

罗娜开启圆。

“他们两人都在地下室。”

文森特对圆没什么反应,帕里斯通几乎同时发动绝朝着门口跑。

罗娜抬手挥出一拳,手臂同时生长出无数藤蔓,争先恐后砸向地面。

在其他人的惊叫声中,被砸的地方出现一个巨大的地洞。

直达地下室。

“你倒会省事。”凯特已经懒得对罗娜的行为作评价。

“一步到位嘛!”罗娜笑嘻嘻拉着凯特纵身一跃。“You Jump I Jump!”

地下室房顶刚破了个洞,上面就掉下两个人。

而且还是文森特的熟人。

但文森特并没有惊慌失措,反而抖着他那脸横肉,桀桀怪笑。

反倒是帕里斯通不动声色地退后了几步。

“你个怪物,居然还没死……”

文森特身边的大盆栽叶子狠狠扇了他一耳光,肥肉乱颤。

“你知道吗?”罗娜笑眯眯:“我最讨厌别人说我是怪物。”

文森特气的怒不可遏,“你的嚣张到此为止,马克!”

帕里斯通转身跑向身后的走廊。

凯特身形一动,追了上去。

一个戴着眼镜的侏儒走上前。

罗娜挑着眉,不为所动。他周身的念混乱而又薄弱,不是什么厉害角色。

文森特叫嚣:“今天,就让这里成为你的葬身之处!”

“你得有这个本事!”

话音刚落,那个叫马克的侏儒的手中,凭空出现一个狗狗形状的玩偶。

罗娜哈哈大笑,“你这是准备和我玩布娃娃?”

马克露出阴险的一笑,然后将玩偶脖子上的绳子牵在手上,将玩偶丢出去。

抛出去的那一瞬间,玩偶突然变大,成为了一个足有两人高,浑身上下没有一根毛,犬牙交错,流着涎水的巨型犬。

围在四周的几个佣人和保镖吓得跌坐在地,瑟瑟发抖。

“这是……哪来的?”

罗娜面上的笑容消失,转而变为难看的凝重。

“哈哈哈怕了吧!这是我刚从地下拍卖行买到的魔兽宠物——地狱之犬!”

“这可是连念能力者都能吃掉的凶兽!”

罗娜咬着牙,“你到底知道这是什么吗?!”

“哈哈哈哈哈哈人类科技的产物!我给它起名叫弗兰肯斯坦!这是终将超越你这种怪物的存在!”

“去!把眼前那个人吃掉!”

那头地狱之犬睁开眼,露出金色的竖眸。

“不想死快跑!”罗娜朝着周围跌坐在地上的人大吼。

可是依然晚了。

饥饿的凶兽发出渗人的怪叫,低下头回身一口咬断侏儒马克的头。

血淋淋的身体倒地,睁着大眼的头颅在牙齿之间被咬碎。

文森特的笑容凝滞了。

紧接着痛苦地哀嚎。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他生命中的最后一秒,看到的是自己的身体被拦腰撕成两半,身首分离,流出来的内脏被怪犬一口吞进腹中。

一群人争先恐后地朝着走廊逃离,怪犬因为身形巨大,一时被拦住无法离开,转而朝向罗娜气势汹汹。

罗娜由震惊重归平静。

并非这个怪犬多么厉害,而是它的身上源源不断冒出这个世界不可能有的妖气。

这是一个实打实的妖魔,只不过却是兽型的身体。

所以在它睁眼之后,最先选择的是其他人类,而不是罗娜这种散发着妖气的觉醒者。

对于妖魔来说,她可能比大粪还难吃。

怪犬前爪拍地,下一秒朝着罗娜冲去。

罗娜面色不改,双手握着大剑平地起跳,朝着怪犬的巨口重重挥下,紫色的血液如瀑布喷涌而出。

怪犬已死,罗娜刚想去追凯特,走到门口又复返。

罗娜用大剑连带藤蔓,将地上那具怪犬的尸体费了半天劲,一点一点剁成碎肉。

最后用枝叶包裹着全部冲到不远处厕所的下水道。

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出来的,但是绝对不能留下尸体,让更多的这些怪物被人为制造出来!

……

“你这么追着我不放,也是想要我签名吗?”

帕里斯通停下脚步,笑眯眯转过身,“我记得你是那个去了异世界六年的协会成员,为什么突然离开?”

“明知故问。”

“我不知道呢。”

“有几个问题。”

“嗯?”

远处传来几声恐惧的尖叫。

面对面的两人不为所动。

“为什么要杀罗娜?”

“我听不懂。”

疯狂小丑变出来的长枪瞄准帕里斯通。

后方一群人蜂拥而过,争先恐后地逃跑。

“快跑!有怪物!”

帕里斯通笑容加深,趁着那群人经过,跻身入中间,借着那些普通人遮挡住自己的身形。

凯特收起长枪,几步追上帕里斯通,左手扣住他的肩膀。

帕里斯通回身左拳回击。

“你打不过我。”

凯特扣着他的肩膀借力后翻,长腿一蹬,将反应不及的帕里斯通踹倒在地。

“她不是没死吗?”帕里斯通从地上爬起,半点看不出惊慌,“你看,都出来了。”

解决完尸体,罗娜也随之离开,她从自己身后拽了片叶子,一边走一边使劲擦拭着脸上腥臭的血液。

罗娜将脏了的叶子丢掉,抬起大剑指向帕里斯通,“还没死呢?该死了。”

“怎么能这么和尼酱说话?”

罗娜二话不说,脸黑成锅底,照脸就揍。

一拳,鼻血直流。

两拳,门牙牺牲。

三拳,鼻青脸肿。

“臭不要脸敢给我当哥!”

“这可是你当初自己叫的哦。”帕里斯通处事不惊地拿出一张手帕按住鼻子,“还是说你至今都没能和体内另一个达成共识呢?”

罗娜怀疑的看着他,“你怎么……”

“不要转移话题。”凯特出声打断,“你为什么要杀罗娜。”

帕里斯通心中微微遗憾,凯特果然不如小傻子好糊弄。

“问我之前,我想先问一个问题,你真的知道有关自己身份的秘密吗?”

罗娜微微眯眼,“废话少说,我知道你想编个惊天大猛料吓我一跳。”

帕里斯通盯她几眼,顶着肿成猪头的脸笑起来,指指凯特,“看样子你果然不知道,不过你确定让他在旁边听吗?”

“他不是外人。”罗娜斩钉截铁。

“是吗?真感动。”帕里斯通笑眯眯上前,悄悄在罗娜耳边说了一句话。

罗娜神色僵住,很快恢复自然。

“凯特……我想和他单独呆一会。”

“不行,我得看着他。”

“这次真的没事。”罗娜在帕里斯通身上造了个伤口,将他操控,“我保证他动不了我一根手指。”

“不行。”

罗娜拉着他的手撒娇。

“就答应我这一次!”

“一次也不行。”

只听见一声闷响。

凯特失去意识,直直地倒下,罗娜赶紧上前接住,银发散了她一手臂。

“啧,果然防不胜防是身边人。”

“闭嘴吧。”

罗娜心疼地摸摸凯特后脑勺,然后将他放在隔壁的小房间关上门。

地下室的走廊空无一人,因为线路损毁不断闪烁的灯管最终报废熄灭,两个人陷入灰蒙蒙的黑暗。

“你可以说了。”

风涩涩的吹过脸颊,有股海的咸味。

凯特猛地睁眼,夕阳橙红的余晖铺满整个视野。

身下是一个软软的棉垫,凯特注意到这是一个不算小的私人游艇。

他立刻爬起身,“嘶……”凯特忍不住捂住还在微微发疼的后脑,望向盘腿坐在船头的身影。

长长的头发被编成辫子,垂落在腰间,发尾处随意用一根藤蔓绑着,坠着一朵被夕阳染成浆果色的小花。

当年那个枕头都丢不到他,只能躺在床上乱发脾气的女孩子……真的长大了。

都可以成功偷袭他了。

罗娜似乎没发现凯特醒来,头也不回,手中拿着一枝花扯掉花瓣抛洒进海面。

“帕里斯通呢?”

罗娜将花彻底抛入大海,望着它飘向远方。

“我把他打的半死不活,头塞进商场公共厕所的马桶。”

手机屏幕亮起,上面是帕里斯通脸朝下被塞进马桶,罗娜踩着他的后背,笑容灿烂的美美自拍。

再往后几张是没露罗娜脸的。

“好玩吗?”

“好玩!”罗娜笑的见牙不见眼,“你没见他出来以后,当时周围的人吓得尖叫,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

凯特静静地看着罗娜。

罗娜的笑声渐弱,最终心虚地咳了一声扭过头。

“为什么又把他放了?”

“过段时间不是猎人考试嘛……”罗娜嘟嘟囔囔,“我还等他给咱漏题。”

“他和你说了什么?”

“他说饶他一条狗命,以后在协会里让我升官发财,而且还能帮忙把我的股份还回来。”

“你觉得这些话能骗到我?”

“不能……”话说出口罗娜就后悔了。

罗娜悄悄地看凯特,对方脸上并没有露出失望或者被隐瞒的愤怒。

“这是要去哪?”凯特不再追问,反而心平气和。

“回鲸鱼岛。”罗娜松口气。

凯特点了点头,走向船尾。

罗娜犹豫了一下跟上去,扯着他的衣服下摆晃晃,“我和你说实话,你答应我别被吓到。”

“不会。”凯特终于转过身,“你说吧。”

“……”罗娜深呼吸几口,破罐破摔说道:“你天天追着动物跑,也应该知道动物成年以后,会出现一些特殊的日子,比如春天来了,它们……你懂的对吧?我已经不是人类了,所以也会有那么一天,帕里斯通告诉我,身为英默特之花,那时候我会比较凶残,可能会给附近人类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所以打算先下手为强。”

凯特错愕不已,“等一下,你在说什么?和春天有什么关系?”

罗娜嘴角抽了抽,“我不想说的那么直白!春天!动物们最喜欢干什么!”

凯特凝思苦想片刻,忽然灵光一闪,后知后觉意识到罗娜的意思。

轻咳一声,凯特为了掩饰尴尬转过脸,罗娜也不好意思抬头。

但她余光注意到凯特整张脸连带脖子全红了,像用对联擦脸了似的。

“就……那么凶残?”

“咳咳,那个帕里斯通和我说如果没好好解决……可能至少毁灭一个国家……”

“……”

“我不是还没到嘛,不用着急……”

“……”

“之前就是因为这样不想说!结果你硬逼我,现在嫌弃了是不是!”

“没有……”

“嘤嘤嘤!”罗娜感觉自己脸丢尽,索性将凯特推到船尾,气的那个褥子也丢他身上,“我要和你冷战一小时!”

重新坐回船头,罗娜脸上的红晕渐渐退却,眼中的羞赧也消逝不见。

说谎,向来是真假掺半最为高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