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娱]花开时再会 - 第184章 传奇 by 黛阿心

[韩娱]花开时再会 - 第184章 传奇,作者:黛阿心

“……”哥哥这是在做什么?他明明懂了她在录节目。

静绵怔愣在台上,大脑一片空白,像回到新人时期那样遇到突发情况不知该如何处理,她可以做到忽视同台的人因她不对劲的反应而略微感到猫腻从而透出的目光,也勉强能够在台下等待已久的粉丝们此刻情绪各异的眼神下坦然自若,却一下无法面对权志龙突如其来的反常。

哥哥显然是生气了。如果她这次没有选择瞒着他,也许不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

之前去Club没告诉他可以说是不知情犯下的错,可回国呢?静绵甚至来不及懊悔。

难言的情绪正从眼里向外展露,慌乱之余,她把目光投向主持人身后的翻译人员。

然而对方没有看她,侧着身神情紧张直盯屏幕,手拿小本子时刻准备着记录文字。

重来是不可能的,想把这段掐掉更不可能,暗鲨翻译也早来不及了。

再提前安排好计划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被哥哥轻易一句话就打乱了。

挫败感令静绵很想捂住脸蹲下身,更想离开现场就此逃窜,但那样在旁人眼中可就真成了事出反常必有妖,她再有心想从根源处遏制国内CP捆绑也难了,观众是不会透露节目内容的,难以想象下周播出后会是怎样的状况。

现场极度安静,众人忍着想去和翻译耳语、询问情况的冲动,生怕暴露正在录节目的事。

静绵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了,幸好权志龙没有忍心让她独自面对这被他亲手打乱的局面。

“Wuli小胖绵怎么了?”他话中含着触动人心的笑意,第一次在综艺上这么亲昵地喊她。

翻译的目光瞬时亮了,周围的人默默倾身过去,远些的人也没忍住用眼神询问情况,互相开始用气声传话,看清或听清本上记着的内容后都是一个反应,纷纷惊讶又兴奋地捂住了嘴。

“哥哥很擅长和长辈相处呢,你知道的。”

“偶妈的朋友们都很喜欢我。”权志龙说。

两旁的主持人们显然更激动了,静绵心知不能再这样下去,她要想办法夺回局面主导权。

“内,确实是呢。”她先应下,继而话锋一转:“Oppa早些时候说过婚姻距离我很遥远,一见钟情也只是新鲜感上头和荷尔蒙作祟,一旦遇到要保持清醒,在当下做必要的事,除您之外其他人说什么都别听。您说得对,我也这样想,可是妈妈听不进我的话,或许能听得进您的话,如此真的拜托您了。”

这孩子也学会说话绕着弯圆场了,权志龙竟然有些欣慰。他先前说的那句话极度引人遐想,致使现场都升腾起令人沉醉的暧昧,其中所含意味明显正是——‘请你考虑将哥哥作为结婚对象,正式进行交往’。妹妹竟然能做到不动声色就把所有人往‘哥哥会帮你解决困扰,你要保持清醒’这里较为正常的方面引导。

果然……再细心照看并精心养育且满心爱护的小奶猫,一旦离开他的领地就会恢复野性。

距离那天晚上怂到几近哭出声这才过去了多久啊?不过几天时间,竟然敢朝他露爪子了。

权志龙眼中的温度不易察觉地一再下降,轻笑几声:“乖,哥哥无论如何都会帮你的。”

他还是放过了妹妹,没有打乱她期待已久的在中国的首档综艺,只是不知道那孩子会不会感激他的‘温柔’。他告诉自己无所谓了,不要再对小骗子抱有过多的期望,却总也忍不住。

静绵那么一段下来直接在节目中突显出权志龙良兄益友的形象,生生将刚才真切暧昧到惊掉外人眼球的局面扭转回本该有的正轨。可她还是有点慌了,没仔细筛选就把他多年前的原话基本上一字不差地复述,包括那句“除你之外,其他人说什么都别听”。虽则整体下来局面扭转只成功了六七分,但也很理想了,毕竟她面对的是从小骨子里就对其有着畏惧心理的哥哥。

翻译已经把小本子给主持人和嘉宾们看了,工作人员居然将其投到了大屏幕上,有的粉丝没忍住激动集体发出了声音,现场喧哗声渐明,权志龙这才作出懵然的样子,惊讶问道:“MyunA,你在录节目吗?”

“……”

静绵不想说话。

台上的人兴奋度彻底爆棚,开始跟权志龙打招呼,起码有两三位都是他真情实感的歌迷,用典型的中式英语极度激动到跟他说了好几句话。台下不少粉丝也很上头,喊着GD的名字,倒像是在隔空给他应援,不清楚具体是路人粉还是CP粉,可能是单纯有好感。

本该简短的通话一再延迟,静绵默默安慰自己,这只是档综艺而已,别看得太重了,以后在国内的上升空间大着呢……可是,真的还有机会吗?西柚们不理解她,觉得她多年来不回国是因为不想回来,只有哥哥是会理解她的,但理解并不代表他就能同意她发展这边的事业了。

她思绪混乱越想越丧,此时表情管理倒无意间起了作用,车到山前必有路,干脆别想了。

主持人见时间有点过了,拦住还冷静不下来的同行,热情地跟GD说了道别语,欢迎他有机会来参加节目,并让他最后跟静绵说句话。

权志龙有点害羞且带着浓郁笑意道:“小胖绵,哥哥在首尔等你。”

“在外面记得认真吃饭啊,要像我对待你那样念着我。”

静绵不得不给他面子:“内,我也想念您。”

电话挂断后,现场过了很长时间才有那么点平静的意思。他们之间的对话确实内涵不少,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心思稍微不那么单纯的人基本上都能听出不对劲来,其中蕴含之意味实在过于复杂了,播出后是看的次数越多,离两位顶流对内关系下的真实相处模式更近的程度。

主持人们:“我是不是太激动了?”“何止有点?都快蹦起来了。”

“没听错他刚才是喊的小胖绵吗?”“好可爱啊这个昵称。”

“静绵,这么喊有什么由来吗?”

“因为我小时候比较圆润。”静绵刚回答就有人笑出声,众人的目光顿时变得不敢相信。

“是真的。”她腼腆地笑:“包括刚认识哥哥的时候,我一点也不瘦,哪里都肉乎乎的,后来训练进入正轨才慢慢瘦下来,但直到现在也没有达到老师的标准,成员中我是最胖的。”

没想到国内节目的幕后这么给力,直接在后方大屏幕上放出了静绵练习生时期的照片——

小胖绵在公司走廊里晒太阳,脸蛋和胳膊还有小手全都肉嘟嘟,一看就很好捏的样子。她没有直视镜头,阳光照耀下侧脸的绒毛很有萌感,小奶猫般懒洋洋的,直接融化掉见者的心。

她愣了一下,没记错的话……

这张照片是金妍熙拍的。

一声声从胸腔内直接迸发出的“好可爱啊”和粉丝们粉红值拉满下的尖叫催红了静绵的脸颊,旁边像个粗人似的老林竟然悄声问她:“阮老师,你是不是有点热啊?”把人给逗笑了。

“啊?”女主持人震惊了:“这样都算胖那大家还怎么活?”

另外一位女主持人:“不是吧,原来当idol真的这么严苛。”

男主持人:“我想问静绵,这个昵称是GD起吗?”

“不是。”静绵摇头:“我爸妈从小喊我到大。”

“现在比以前瘦,还这样喊吗?”

“是的,他们总想我再长胖点。”

女主持开玩笑道:“等到爸妈催你减肥的时候才是真的胖了,他们不催就还瘦着。”

那位GD的Fan摸了摸自己挺起的肚子,愣道:“可我爸妈从来没觉得我胖。”

旁边的人也摸了摸他的肚子,响起一阵笑声。

“那小碗呢?国内很早就开始这么称呼您了,好像这些年都没有变过。”

静绵解释了原因,提到金希澈时极为自然的态度让所有粉丝都激动不已。

话题终于转移到老林身上了,主持人问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和两个月多前宣布开机的电影《同桌的你》女主人公是否同一类型。

静绵以为能歇会儿,抱着轻松的心态看向老林,谁知他竟然和她对视,并说:

“学生时代,我喜欢静绵老师这样的。”

主持人们难免起了哄,接着问他:“那现在呢?”

这位腿长的九亿少女的梦笑了笑:“现在也是。”

静绵:“……”

其他人:“喔~~~”

碗中饭们:“啊啊啊——”

气氛再次哄起来,主持人很友善但笑得夸张,转而问道:“静绵,你喜欢这个类型吗?”

旁边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女主持说着实话:“他俩身高就很配呢。”得到了一片附和声。

别的不说,下周之后节目Cut肯定会同步传到南韩,哥哥绝对会看。

节目效果到这儿已经差不多了,她根本不想炒CP更不想在国内拥有任何绯闻,就算对方再帅、粉丝多到天边都不行,于是很有求生欲地说:“我可能下辈子喜欢。”

台上台下都笑疯了。

这时的静绵还意识不到,国内的网友是种‘万物皆可磕’的心态。

哪怕她杜绝绯闻的意思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拦不住别人疯狂脑补根本不存在的粉红,过分放大很正常的细节并将其变得不正常是CP粉的基本操作。

【下辈子】CP就这么诞生了,她发现后一定会很想哭。

静绵已全然忘记电话接通的那一瞬间,权志龙正要说什么。

他是打算问她:怎么突然对哥哥说实话了?

也想告诉她:真开心你说了实话。

‘幸好你说了实话。’

临近晚间十点钟,节目将要录制结束,嘉宾提前离场,静绵是最后一个走的。

离场之前,她唱了一首发行至今已有十年的华语金曲《传奇》,原唱是内陆乐坛一位腹有诗书气自华的音乐诗人,妈妈常约着搓麻将的老友王靖雯前辈也曾在春晚翻唱过,一度火遍了大街小巷。

下午工作人员询问唱什么歌的时候,静绵有那么一瞬间也想说自己将要发行的新专里的歌,然而这张专辑一如既往主打的仍是海外市场,并非中文。刚出道的前两年,她会先写主打歌的中文歌词,同时再翻译成韩文日文,可惜从没有一次用得上过,后来便不再写了。

静绵站在舞台中央,前奏响起就进入了自己的世界,没有注意到他人惊叹的反应,不愧是南韩万众瞩目的S.M神级主唱,低音带着治愈系嗓音特有的甜软,中音富含温暖和清冷融合而成的充沛情感,高音则是极具穿透力的纯净空灵,蕴含着强大能量的歌声一开口就获得了所有人的心,不禁都会联想起安徒生童话中的小人鱼,唱起歌来便该是这样,时间都为之失去意义。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

“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从此我开始孤单思念。”

静绵刚开始唱的时候,不由自主想起的是哥哥,从前他们初遇的那段日子,一直到现在。唱到后面,不知怎的就想起了父母,因为他们,她信了命中注定,冥冥之中似是真的有缘分牵引。长大之后发现人间的感情并不都是这么简单,很多人都不是相爱到渴望共度余生才结婚。

“宁愿相信我们前世有约,今生的爱情故事不会再改变。”

“宁愿用这一生等你发现,我一直在你身旁从未走远。” 

一曲下来,现场与幕后皆听得如痴如醉,好半天都没能回过神。

粉丝们齐声喊着“Encore”,恨不得上台抱住小碗,不让她走。

在主持人不舍的欢送声中,台下观众无可奈何地目送静绵离开,告别声略显伤感,有感性的粉丝流着泪顾不上抹掉,只想再看她一眼。

今天是七年来除抄袭事件澄清那天之外西柚们最幸福的一天,可离别的时刻再晚也会来临,漫漫长夜,不知又有多少人会无心睡眠。

几乎所有人扯着喉咙高喊:“小碗下次什么时候回国?”

静绵听见了,却无法直面回答,只说:“还有机会的。”

主持人正在说广告词,她摘了麦,嗓音受影响变得很小,连在场侧听的老林也毫无所觉。好在她不管哪国的粉丝都特别神奇,跟在圈粉前受过特殊训练似的,一下就读懂了她的口型。

前排粉丝极力压抑着激动:“小碗说还有机会的!!”

耳语往外散播,很多粉丝捂住嘴,把尖叫压在了心里。

小站长还盯着静绵最后离开的通道口,天知道她这次为姐妹们(男的也算)拿到观众席的票有多不容易,虽然很烦这个人情社会,但难以否认的是有熟人确实好办事。

如此一来她站长的地位也算彻底稳了,要不然下面总有人疑神疑鬼,觉得她身居高位不办实事,可笑得跟不知道小碗这些年都没怎么回国一样,这下看谁还敢说什么。

只可惜签了保密协议暂时不能外透节目,不过私下和朋友说说也很过瘾。

……

静绵一下台就想给权志龙打电话,然而经纪人在她旁边盯着,一方面周围人多不说,主要是陆续有人退场,很多人找她签名合照,工作人员和主持人都有,虽然到后面已经签得手很红了,但她整个人显得很开心,连带着饥饿感也没那么强烈了。

台里的人邀请一同去聚餐,主持人们还在处理节目的末尾工作,让嘉宾们先去餐厅,离开时发现粉丝们都在电视台外有秩序地等候着静绵,一见到她就可怜兮兮地问:“小碗要回韩国了吗?”

静绵注视着前面女孩们泛红的眼圈,一下子心里泛酸,给经纪人递了个眼神,对方秒懂,让其他人先走,不必等待。她注意到老林正隔着人群望向这边,感觉他似是有想等她的意思,考虑半秒,收回视线,粉丝都是敏感的孩子,她还是没在他们面前和异性有更多的目光交流。

老林的车走了,静绵附耳跟经纪人说了句简短的韩语,还没听清说了什么,就见那位中文口音很搞笑且仔细看确实有点帅的男子点了点头,独自乘车离开了。

静绵旁边有几位工作人员在,挨个给粉丝签名,本以为全世界的粉丝都一样会争先恐后地递要签名的物件过来,意外的是没有,每个人都很安静地在等待,她从大家的神色中感受到,他们虽然很想跟她接触,但更怕给她留下不好的印象,言行举止间甚至小心翼翼得有些过度。

正如她多年前就隐约预想的那样,国内的粉丝很可能在承受着本不该发生的煎熬。

初秋的晚风难歇,吹得静绵从精神上得到了许久不能拥有的清醒。

她耐心和粉丝们说着话,突然间有个念头冒了出来——

‘就留在这里吧,不回去了。’

握笔的手一顿,静绵敛去情绪,丝丝凉意漫上心头。

哥哥若是知道她不仅瞒着他回国,还起了不想回去的心思,一定会很生气的。

尽管这样的念头始终存在,几年来时而会刷存在感,她却清楚知道并非心魔作祟,而是自己真正心之所向的愿景,哪怕再刻意忽略都改变不了其本质。

天色晚了,有什么正在失去控制,速度缓慢,前路未知。

最后签名的是一位棕色眼眸的女孩子,她虽然站得靠前,但全程都很有礼貌让其他人先签。静绵刚出来时听见很多人喊她“小站长”,禁不住多看了几眼,很特别,她是唯一眼中不透出任何忧伤的粉丝,抱着一摞签完名的专辑,盛不下的珍重从话中漫出来:“小碗不要为我们而感到难过。”

静绵微愣,笑了一下:“对不住。”

“不是你的错。”小站长果断地摇了摇头。

“你会回来的。”她极为笃定:“我就是知道。”

上一个这么说的人是金希澈。

那时候,她以为自己已经掩饰得很好了,可还是被他看了出来。

“从韩庚说他要走的那天起,你就不安到现在,还要这样下去多久?如今日本的事也算彻底平息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繁花不是你拖累成这样的,反而是你救了它,想走就走,现在可以没有顾虑地离开,没人会说什么,别整天魂不守舍得我看了心烦。”

“我只是有些迷茫……”

静绵当时话还没说完,抬眼便见金希澈烦躁地摘下耳机扔到沙发上,突然就说不出口了。

她走到他身边,握住压抑着脾气的他的手心,沉默后递了一颗定心丸:“我不会走的。”

凌乱的头发遮住了金希澈的半张脸,静绵看不清他的眼睛,却能明显感受到他的情绪不是很激烈了,还没松一口气,突然听到他低沉且透着压抑的声音:“你会。”

“我说不走就不走,你赶我也不走了。”她倔强地捏紧他的手。

“你会。”他又重复了一遍,辩驳般沉重的话语直砸进她心里。

那一瞬间,静绵不知怎的竟无话可说了。

现在也是。

回国本来是一件过往很多个夜晚都极度渴望到难以入眠的事情。

真到了这个时候,反而没想象中那么开心了,难安竟占了多半。

不管是面前的小站长,还是她多年前说过的关于S.M唯一留恋的金希澈,以及后来一听她说中文就精神过度敏感到难哄的哥哥,他们有各自的考量,她说什么很重要,但也没那么可信。

主持人们收工晚了,一齐走出电视台,看到静绵很惊讶,刚聊两句,一辆黑色保姆车在旁边停下,经纪人拿着一摞附近很有名的果汁兑换券下了车,分发给粉丝们就成了可爱的惊喜。

“本来想买奶茶,觉得应该都会喜欢,但是太晚了,别喝那么高热量的,快回家吧。”

相较不久前在台里,离别的伤感少了些,静绵挥了挥手,和主持人们一块上车走了。

告别声响起时很热烈,一猛落下,让人难以从中走出来。

碗中饭们兑换了果汁,却觉得见到她才是最甜的事。

还会再见的,小碗。

……

静绵在车上接到了电话,姐姐大人搓完了麻将,声线上扬,看样子赢了不少。

“什么情况?怎么没动静?”

那边的音乐动次打次得难以忽视,好家伙,提前进入退休生活了这是。

果然想找阮清焰就去兰桂坊,想找唐静姝得看朝阳区晚间哪里有老年人下棋和跳广场舞的热闹地儿,碰运气指不定能遇上。

“出了一点意外。”静绵俯下身捂住了脸。

“没事就行。”唐静姝说着,突然喊了声:“将军!诶嘿~”

“姐,你跟大爷们处成忘年交就该有人给你介绍对象了。”

静绵也奇怪自己竟然有心情开玩笑,结果没想到唐静姝说:

“你怎么知道?!焰哥说的?靠我还跟他说别了告诉你。”

“你真的去相亲了?”听她语气有些激动,静绵难以置信。

“还不是我妈非让去的,说什么早点看没坏处……”唐静姝赶忙解释:“不过都只是见了一面,没有下文啊,你知道我跟男的都是好兄弟,没啥意思。”

“好惨。”才二十三就被逼相亲,静绵忍着没发出同情的笑声。

谁知道唐静姝耳朵尖听出来了,皮笑肉不笑道:“等着吧,你现在是工作忙,又不在北京,天高皇帝远的,过两年就该咱俩一块儿催了,还有焰哥,谁也跑不了。”

“不会吧,小姨对我温柔多了。”静绵并不相信。

“等过两年你回来。”唐静姝挑眉,没把话说完。

静绵压低声音问:“为什么都觉得我过两年会回国?”

她看了一眼旁边座位上正翘着二郎腿在打游戏的男人,希望对方没听见。

经纪人从昨天到现在就没有过问她给谁打电话的意思,要是宝拉欧尼肯定会随口问一声。

唐静姝沉默片刻,想笑又觉得这话听着不对劲。

“难不成你不打算回来了?”没等回答,她哧笑出声:

“别开玩笑了,你也不是个小孩子了,以前不总说想回来么?”

静绵不知怎的越发难受,顺着应一声。

后面唐静姝说的话,她都听不太清了。

深夜,酒店房间的落地窗没有拉窗帘,静绵侧躺在床上盯着窗外出神。

给经纪人转的钱再次被退了回来,前后转了三回他都没收,刚才还给她点了份Haagen-Dazs。

朴真理之前说:“南沅哥带着跑行程最好了,想吃什么他都请,从来不说女艺人要保持身材这种戳心话,还会让多吃点,简直是神仙经纪人。”

明明不是很亲近,现在又这样,让人如何是好。

静绵叹息一声,心情复杂。

直觉总在提醒着她Club那事还真不一定就这么过去了,就算过去了,欺瞒他回国这事也不会轻易过去,她已经躺了有段时间了,仍旧没勇气给权志龙打电话。

哥哥在节目现场公然问出那句话实在太突然了,她当时有点生气,更多的是难以理解,可是前几天已经惹他生气了,她实在不想再跟他发生任何不快的交流。

思虑间,躺在手心里的手机骤然响起提示音,有一则视频通话邀请。

静绵猛地一下坐起来,犹豫着点击接通,入目即是家中书房,环境极静,权志龙正坐在桌子前直盯着她。

触及到他似海般深沉望不见底的眼眸,她没由来地瑟缩一下,差点口吃,乖乖地喊了一声:“哥哥。”

妹妹走的这两天,他都待在家里,全然没心思出去跟朋友聚会,一心想着她,连在准备已久的回归期间都因她而心神不定,拿了一位领奖时发表感言也像个机器人,可最后换来的是什么?没良心的小骗子。

权志龙面无表情地凝视弄得静绵坐立难安,目光飘忽愈发不敢与他对视,不知道自己该看哪里,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静默的每一秒钟都过分难熬,她听见自己无法抑制在抖动的声音,这几天已数不清第几次跟他说这句话:“对不起。”

“我接通告之前也想跟您说这事的,想过好多次,但我怕您不同意,所以才……真的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不求您原谅,希望您别太生气,不会再有下次了,我保证!”静绵吓得连敬语都摆到明面上讲,再这么下去很可能就该起身鞠躬道歉了,说到最后,她作出手势就要发誓,可又感到委屈,忍着憋回去,低下头努力缓和情绪,等待着他的审判。

权志龙背靠椅子,仰起头盯着天花板,光线下神色难辨。

他最近瘦了不少,喉结轻滚,十分勾人。

可惜静绵没看见。

“晚上吃了什么?”他忽然说话,声音中的意味不明显。

静绵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惊醒过来后赶紧回答,实诚得把晚餐的菜名挨着报了个遍。

有几个接地气的菜名无法翻译,她居然把食材都讲了出来,就差分析烹饪法了,生怕他有一丁点儿觉得她还会骗他。

无论内容有多么无聊,权志龙对待她总是格外有耐心,听完全程,嗓音困顿:“妹妹。”

“哎。”静绵赶紧应了一声,神色略带惶恐,像只受惊的小猫那样紧张:“哥哥您说。”

“你会生哥哥的气吗?”权志龙的笑容里尽是苦涩。

看着这样的他,静绵心里难受不已,鼻腔涌动起泪意。

她快速抹一下眼睛,果断摇头,出口尽是气声:“不会。”

“无论发生什么,小胖绵都会一直爱着哥哥吗?”

权志龙的小奶音轻缓且温柔,深情且忧伤,仿佛刚才骇人的时刻只是幻觉。

静绵逐渐与情绪和解,直视屏幕,语气郑重道:“内,您会是我最且唯一的爱人。”

闻言,权志龙晦暗的内心燃起了光,表情也随之变得明亮,捂住脸害羞地笑个不停,他清晰感受到胸腔内的心脏正在发烫,本来因没吃饭而刺痛的胃也暖了,半晌才放下手,看着她一字一句重复:“你也是我最且唯一的爱人。”

从回国到现在,静绵心里都慌张得厉害,现在好不容易哥哥算是放过她了,回归时期他本就疲惫,更何况还是她伤害他在先才导致今晚发生的一切,怎么可能忍心再问他节目上的事。

‘就此翻篇吧。’她想。

哥哥听出她在录节目,还问那样敏感的问题,他就算刻意而为又如何?

本来理亏的就是她,便当他真的不知道吧。

静绵当然明白权志龙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可从最早到目前为止,她都给不了他一句承诺,说实话会让他更没安全感,撒谎又骗不过他,她心理上也不好受,只能尽量避开这个话题,笑得苦涩,嗓音却甜到他心里:“我明天早上的机票。”

“哥哥好想你。”权志龙真的笑了,一眼就能看出是发自内心的真切笑意令静绵恍了神。

她忽然为过去那段渴望回国到忽略一切的日子而感到抱歉,诚然回道:“我也想念您。”

“真的?”

“真的。”

“下次还骗哥哥吗?”他伸手戳了一下屏幕上她的额头。

静绵赶紧摇头,“不会了不会了,我绝对跟您说实话!”

权志龙隔着屏幕和妹妹指间相触,眉眼温和到了极致。

这样笑着的他,心里却在想:‘再也不会相信你了。’

交往以来甜蜜的日子令他短暂卸下过心房。

他给了她机会的,是她不珍惜。

不会再有下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