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 乐 - 第5章 5 by 宇落天堂

可 乐 - 第5章 5,作者:宇落天堂

(五)

陆林靠在床上看着对面的姜引,从他醒来就一直非常安静,问什么也就是点头摇头,眼睛一直看着窗户,也没人来看过他.陆林把书看完了,无聊找姜引聊天.

姜引在窗户透过来的阳光中显出一种通明的白,陆林这才明白,他不是苍白,而是皮肤真的白.

陆林偶尔会帮着姜引倒杯水,小怪的到来引起了姜引的好奇.小怪是来道别的,广州有个演唱会和商演,他不顾陆林阻拦死活给他交了住院费,陆林有些无奈.

小怪走后,陆林看见姜引正好奇的看着自己,笑了.似乎带着异乡人他乡遇故知的温暖感,两人开始彻夜聊天.姜引只字不提自己进医院的原因,陆林似乎猜出几许,人世无常,总有人会遭报应的.

两人讨好小护士弄到些茶来,下午时候坐在一起喝茶聊天.姜引跟他说起方奕的点点滴滴,弄不清自己如何讨好卖乖就是看不到他的笑脸,反而让他讨厌.陆林很想告诉他这么个追法不像讨好简直是骚扰,可看着姜引难受的样子,决定还是保持沉默.受到的伤害让姜引有些心灰意冷.陆林自己的未来也暧昧不明,两人靠在一起,看着渐渐远去的天光,多少有些温存.

姜引问他对可乐的感情.陆林心里有些难受,很多天没上网了,可乐看不见他会不会着急,想到这里有些牵挂.

正想着来了个陌生的男人,问:谁是陆林 陆林犹豫的走过去,他不认识这人,那人递过来两本书和一些水果还有一盒好看的糕点,笑着说:是朋友托他捎过来的.陆林好奇问是谁来人笑着说:是可乐.

剩下两人,姜引饶有情绪的看着那两本书: (传奇侠),吃着糕点和水果.陆林却一味想着送东西那人和可乐是什么关系,这让他有些失眠,决定提前出院.姜引一个晚上几乎没睡,一直在看(传奇侠),第二天早晨迷迷糊糊的说太好看了.陆林不可思议的看着姜引,突然觉得代沟这东西还是存在的.陆林留给姜引一个地址,告诉他,哪儿也不想去就到他这里来.陆林走的时候,姜引因为累坏了还睡着,爬在枕头上像个孩子,看着比刚来的时候心情好多了.

回到小屋,几天没回来,小屋里面落了一层灰好像鬼屋,陆林边收拾边打开电脑,可乐没在线上.算算时间也许在上课吧.陆林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希望看到可乐,坐不住,慢慢的把屋子里里外外的打扫一遍.

下午时候,可乐上线.陆林迫不及待问: 怎么知道我病了

可乐却自信的很,说:你的事我都知道.

说到此,两人都沉默了.陆林想了想,说起小怪的事情.可乐沉默着没有说话.陆林的心一直往下沉,想着两人到底是错过了.陆林很想问问那个男人的事情,可乐没说怎么好开头呢.

说起(传奇侠),可乐笑他把书留给了姜引.

不知道是小怪,还是那个男人,两人之间有些难言的尴尬,都揣着为对方着想的心思,朝着反方向错过.

陆林突然憋得慌,小怪走了,可乐异国求学,自己一个人终年守在小屋里隐士一样,他想出去走走.

姜引出院后真的去找陆林,两人在小屋里一个坐在收银机后面,一个坐在窗边上网,一呆就是一天,倒也自得其乐.姜引来到小屋让陆林的日子好过些,有个人在身边心里踏实.姜引很自然的负担了一部分小屋的开销,挺不见外.

陆林开始计划自己的行走大计,可乐听后等很久才给陆林回话,一定要找有网的地方走.陆林笑了.

陆林准备着离开,周末正跟姜引把书整理好,交代姜引注意后排架子上的书有些已经不能看了.姜引不住小屋,所以他把后面的床收了起来.挪出更多的地方放书.两人正忙着,上次那个给他送书的人又来了.站在门口叫他,手里拎着一个黑包.好奇的打量他和姜引两个.陆林有些迟疑的走过去,男人40岁出头的样子,头发有些长,眼角的皱纹并不招人讨厌,脸上刚毅的表情还留着些艰苦岁月的痕迹,整个人很有气势,是陆林没见过的一种人.

男人把手里的黑包递给陆林,简单的说:可乐让我把这个给你.

陆林突然有些恼火,也没问是什么,直接拒绝: 我不要.

那男人被陆林突然孩子气的语调弄笑了,说:怎么好,你不是要出去嘛,路上有个笔记本好上网.

陆林还是有些心烦,说到:有网吧就行了,再说也不一定上网.

那人不易察觉的叹口气,说道:拿上吧.我再拿回去怪沉的.

陆林看着他,实在拿不准这人到底是谁.最后还是摇摇头,说:我也嫌沉,我是出去玩儿的又不是去练力气的.说完自己笑了,略有些讽刺的说:你下次让可乐送我个男人吧,得有人帮我提行李.

那人愣了,听见姜引扑哧一声在后面笑了.回头看姜引,姜引立刻收了笑脸,一本正经的站在傍边.

那人要走,陆林实在忍不住,追出去问:你和可乐是怎么认识的.那人突然狡猾的眨眨眼,说:从小就认识.说完更快的走掉了.留下陆林一个人发愣.

姜引从窗口探出头来,笑着跟陆林说:你直接问可乐不就行了.

陆林看看姜引没说话.

下午碰到可乐.陆林解释不想带太多的东西.

网络上聊天看不出对方的情绪,可乐只淡淡的,说:是我没想清楚,下次会跟你商量一下再说.

可乐问陆林:小屋留给谁 陆林说给姜引,他用来等人.

不知道为什么,两人之间多了些伤感,好几年不见了,彼此之间有太多的问题,又都不好问彻底,真像对儿网友,还挺神秘.

可乐有些担忧,问他:真的不上网了

陆林安慰他: 说不上网那是气话,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先找网吧,都会告诉他。

下线时,可乐告诉陆林那男人是他舅舅。如果陆林想走得更远些,可以考虑到爱尔兰来。

陆林突然高兴起来,虽然他觉得去爱尔兰有点儿扯,但对未来的旅行还是充满期待。

就这样,陆林带上自己所有的现金和简单的行李,两本比较薄的书,都放在姜引给他的旧双肩包里,在星期一的中午离开了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