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谜案集 (第四部) - 第86章 无齿凶手09 跟踪者 by 耳雅

SCI谜案集 (第四部) - 第86章 无齿凶手09 跟踪者,作者:耳雅

公孙和白锦堂坐电梯到楼下大厅的时候,已经有人送来了一套修身西装,尺码颜色样式都十分适合公孙。

双胞胎帮公孙清空了一楼大厅的洗手间,公孙进去换衣服,白锦堂就在门口等他。

单手插着裤兜,单手拿着双胞胎给他的工作流程安排,白锦堂霸气地站在过道里,两边小职员都不敢靠近。

白锦堂的确生人勿近,公司内部各种关于他的传闻,有说他以前是黑手党,有说他和家族不和、也有说他曾经做过无数惊天动地的事情……

可是,每一个在白氏工作过的人,都会清楚地告诉你,无论白锦堂在传闻里有多可怕,现实绝对比传闻更厉害一百倍。

白氏企业的员工们,无论是扫地的阿姨,还是高层主管……都搞不清楚这个高深又沉默的男人究竟在想些什么。

敲门进总裁办公室,需要很大的勇气,因为进去后,白锦堂可能只是背对着你,对着窗外发呆,又或者只是在低头看着一份文件……那时候,气氛沉默到吓人,但你却需要跟他汇报工作。这个过程中,你甚至会怀疑他是否真的听到了,但事实却是他的确听到了,而且他的回答完全没有任何情绪。哪怕是他平静地讲出,“不错、很好”这样的评语,听到的人也会怀疑,他是否是在说,“垃圾、蠢材”之类的……

总之,这个男人不可捉摸。

然而……这样一个男人却被另外一个男人吃得死死的。

痴缠!

大概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白锦堂和公孙的爱,一份属于成年人的,无拘无束的爱情。

也许平时他们的性格都太过冷漠,唯一的释放口就是这份爱。这种爱情,汹涌澎湃,浪漫又放浪形骸,让人不知道该怎么看待。反正,他们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因为这两人都是又魅力非凡。

公孙换好西装后走出来……白锦堂就将手里的日程表扔了回去。

大丁赶忙接住,无奈——人家不爱江山爱美人,他们大老板在公孙美人面前,江山就好像洗手间里要被冲掉的一泡屎……

白锦堂第一时间伸手给公孙,抓住伸过来的那只手,也不管身边是否有其他人,将人拉过来,整理西装的每一处细节。整理妥当后,拉着公孙的手正大光明甚至招摇过市地从人群中走过,出门上车,对双胞胎轻轻一摆手。

小丁赶忙发动车子,真想给白锦堂磕一个,喊声“遵旨”……

“先去哪里?”白锦堂总算是想起正经事来了,问双胞胎。

大丁拿出一张请帖,道,“先去老叶的新店开幕小酒会,之后谈生意。”

白锦堂望了望天,“也就是交际了,浪费时间。”

大丁眯着眼睛瞧他,“交际是必须的!你去晃一下就行了,给老叶长长面子么。”

白锦堂打了个哈欠,“看着一旁看一份报纸的公孙,总觉得带着公孙谈生意很新鲜不过也浪费了大好时光,一起去旅游才好呢。”

“到了。”双胞胎停下车,众人下车。

公孙仰起脸看了看新造好的豪华酒店,从审美上鄙视了一下酒店的主人,同时……

“锦堂锦堂。”公孙对白锦堂招招手。

已经走出去的白锦堂回头,见公孙对他招手,就走了回来。

没等他开口说话,就听到身后不远处传来,“嘭”一声巨响。

随后,人群爆发出尖叫声。

白锦堂都没回头,只觉得太阳穴痛啊……一跳一跳的。

公孙摸了摸他下巴,“乖,不是你的错,都怪今天没塞车。”

白锦堂无语。

这时,小丁屁颠颠地跑过来,“老大,不用谈啦,老叶跳楼摔死了。”

白锦堂再一次无语——果然。

公孙见人越围越多,还好随身带着证件呢,就走过去,让保安们拦开人群,自己蹲下查看尸体。

“又死人了?”

白锦堂抬头,就看到林若插着裤兜晃过来,“果然江湖传闻是真的啊。”

“什么江湖传闻?”小丁好奇。

林若伸手一指白锦堂,“婚丧嫁娶千万别请他,死神附体!”

白锦堂只能接着无语。

“不用打电话报警了。”这时,公孙走了回来,“直接打给你两个弟弟吧。”

白锦堂微一挑眉。

公孙指了指嘴巴,“又一个牙齿松掉的。”

白锦堂皱眉良久,忽然问了句,“也就是说,问题其实不在我身上。”

公孙眨眨眼。

良久,小丁拽着大丁小声说,“原来他有介意哦!”

“是啊!”大丁也感到意外,“他还是介意的哦!”

“今天就是跟老叶谈事情是吧?”大白问双胞胎。

“嗯……都和他有点关系,估计什么都谈不成了。”

没等大丁说完,白锦堂一拉公孙,“放假。”

公孙赶紧拽住车门,“我要验尸……”

白锦堂将公孙塞进车里,“你的任务是跟着我,验尸不是还有你徒弟么,给年轻人点机会。”说完,用安全带绑住挣扎的公孙,发动车子,“劫持”着公孙,休假去了。

双胞胎彼此对视了一眼——他俩怎么办?难道要打车回去么?!

没多久,白玉堂和展昭的车子就到了。

马欣提着个工具箱,下了车直奔尸体而去,洛天和王朝四外查看情况,顺便询问相关人员。

展昭下了车就四处搜寻白锦堂的踪迹。

白玉堂不解地看他,“猫儿,你找什么?”

“大哥呢?我要奚落他两句,这个被死神附体的男人!”展昭啧啧摇头,“果然问题不出在我们身上,你想我们从事的职业碰到死人的几率有多高?但是大哥从事的职业碰到死人的几率竟然高过我们!绝对是他的问题!”

白玉堂无奈拽着神展开的展昭,去现场看尸体。

双胞胎还算有人性,留着等他们……当然了,真正的原因其实是因为这个时候这个地区实在太难打车。

这位双胞胎口中的“老叶”,全名叫叶富,是专做酒店生意的,也算个不小的老板,家资巨富。

展昭扫了一眼尸体,马欣正看死者的嘴巴,“和其他几个死者的死法一样的。”

展昭盯着尸体看了一会儿,皱眉,“那个凶手这么没节操?说话都不算话的还怎么玩?”

白玉堂看了看展昭,摇头,“猫儿,你讲笑?没发现不妥?”

展昭叹了口气,“这种级别的案件不用出动心理学了吧,随便推理下就晓得凶手是谁。”

白玉堂笑着摇了摇头。

马欣仰起脸对展昭和白玉堂笑眯眯,“我也知道凶手是谁了!”

展昭对她点点头,一指她,“归你了!showtime!”

马欣笑嘻嘻收起了验尸的工具,问大丁小丁,“他感情生活怎么样啊?”

双胞胎瞄了一眼尸体,眨眨眼,问,“你说公众角度还是私人角度?”

“公众角度?”马欣八卦起来。

“糟糠之妻不可弃,红旗不倒!”大丁回答。

“那私人角度呢?”

“是美女就不客气,彩旗飘飘。”小丁摊手。

“刚才跟他在一起的是哪面彩旗?”马欣问。

“嗯……”小丁对着旁边一个戴眼镜,直擦汗的中年男人勾了勾手指,“你老板刚才跟谁在一起?”

那人似乎是叶富的秘书,满头大汗,“我……这……老板他……”

“你结巴什么?”小丁白他,“老实说吧,你老板刚才跟哪个女人在一起呢!”

“是……我不是太清楚,刚才有个戴墨镜的女人,个子挺高的,从专用电梯上去的。”那秘书结结巴巴。

洛天听后,去调出监控录像,拍到了一个女人,很时髦,身材火辣戴着墨镜……

展昭和白玉堂歪头看了良久表示不认识。

双胞胎瞟了一眼,“是个模特儿。”说着,打了几个电话,告诉了众人地址。

白玉堂和展昭开车去找人,马欣着急——什么showtime啊!没有秀到!

洛天见她失望,就笑问,“欣欣,你怎么发现凶手是那个女人的?”

马欣笑眯了眼睛,还是她家叔体贴,于是指着尸体的脖子,“有唇印!看,颜色多风骚。”

洛天点头,耐心听马欣给他讲推理过程——无非就是衣服凌乱,扣子解了一半什么的。

双胞胎在一旁感慨,难怪现在的小姑娘都喜欢找大叔,多体贴。

那一头,白玉堂和展昭到了那模特儿家门口,正碰上大美女提着个箱子往外冲,看样子是像远走高飞了。

白玉堂亮出警员证,美女也颓了。

这模特儿是个混血,英文名字叫凯瑞,没中文名,是圈内挺有名的一个模特儿。她也不隐瞒,说自己和叶富是情人关系,属于纯粹的皮肉买卖,没感情没责任,她看上了叶富的钱和门路,叶富看上她年轻貌美。两人关系稳定,平日凯瑞也没找过叶富什么麻烦,叶富的老婆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此相安无事。

“那你干嘛下毒杀叶富?”展昭不解。

凯瑞一脸惊魂未消,摇头,“我没啊!刚才他打电话来让我去参加酒会,还说要介绍白锦堂给我认识,说不定还能让我进白氏拍电影,我开心死啦!我准备给他点甜头哄他开心呢,谁知道他……”

展昭和白玉堂听得倒也专注,“他怎么?”

“他喝了两口酒说有些不舒服,他心脏不好的,我就拿他平时吃的药给他吃!”凯瑞说着,一脸的无辜,“他吃完药也没什么,谁知道后来又说口渴,喝了两口水,突然口吐白沫就死了!”

展昭摸了摸下巴,“口吐白沫?”

“是啊!”凯瑞望天,大幅度地摆动着自己的双手似乎觉得很冤枉,“我探了探他鼻息,他竟然给我死了!我当时六神无主啊,如果叫人,那我脱不了关系。虽然我不是大明星,但要是跟他的关系曝光,那我以后还混什么?但是这么跑了,万一被你们抓到,就更跳进黄河洗不清了,毕竟是我拿药给他吃的。”

“所以你就将他推下楼造成自杀的样子,然后偷偷溜走?”白玉堂问。

“两位帅哥,我说的都是真的。”凯瑞靠在她那辆名贵跑车的车门上。

展昭突然很好奇地问她,“你那么漂亮,职业也算体面,没有高帅富追求么?为什么要给叶富那个糟老头子做情妇?”

白玉堂扶额。

凯瑞睁大了眼睛看展昭,“你想泡我?”

展昭不解,“为什么这么问?”

“你刚才夸我漂亮,问我有没有人追,还说叶富配不上我。”凯瑞一耸肩。

“哦……”展昭若有所思,“原来勾搭也跟物种交配一样,有某种信号释放。”

“哈?”凯瑞没听明白。

白玉堂看不下去了,问凯瑞,“你从哪儿拿的那瓶药?之后呢?你把药瓶放哪儿了?”

“药就放在他办公桌上!”凯瑞说,“他很怕死的,所以常备着要,都在随手就能拿到的地方。而且他身边的人都知道他一不舒服就拿药给他吃,我给他吃完之后放回桌子上了。”

白玉堂拿出电话,让洛天去叶富办公室找找药瓶。

洛天很快找到了,马欣取出几颗胶囊来,简单地测试了一下,就道,“队长,里边所有药丸都是毒药。”

白玉堂点了点头,问凯瑞,“叶富今天的酒会是遭际准备好了的么?”

凯瑞想了想,“这个不太清楚,叶富除了稍微好色点之外,其他各方面都挺牛的,特别工作方面。他的每一间酒店都有一层是属于他的,有办公室也有私人房间,专属电梯到达。当然了,除了办公之外也方便他和女人偷情。这一间是我第一次来……”

说着,凯瑞叹了口气,“唉……其实他对我也算不错的,本来酒店开业是定在两天后的,不过我过几天就要飞走去别的地方走秀,而且白锦堂貌似也就今天有时间……所以他特意把时间提前了,想给我个惊喜。”

“你说他原本是要两天后才来的?”展昭和白玉堂却是异口同声问。

凯瑞倒是被两人突然认真的表情吓了一跳,点点头,“是啊。”

白玉堂看了看展昭。

展昭点点头,“如果按照原计划进行,那就是三天后。”

“叶富跟常言有什么关系么?”白玉堂突然问凯瑞。

凯瑞倒是愣了愣,“常言?唱歌那个么?刚刚过世。”

展昭点点头。

“这我倒是不知道,不过叶富是常言的歌迷,可疯狂了。”凯瑞笑了笑,“他虽然一大把年纪了,不过很喜欢听歌,他住的地方一定会有最好的音响,他特别喜欢听常言的个,说什么,常言的歌声听着可以让他平静下来,而且不寂寞……”

展昭和白玉堂嘴角抽了抽,这个叶富别看五大三粗的,怎么一股子文艺青年范儿。

“我想起件事情!”凯瑞突然道,“我可能知道是谁给叶富下的毒!”

……

路边,公孙坐在加油站内便利店门口一条长凳上,斜着眼睛看白锦堂。

白锦堂拿着瓶水走出来,打开瓶盖递给公孙,“加满油后咱俩继续私奔。”

公孙望天,“我明天还要上班的。”

白锦堂坐在他身边,“所以我们私奔去一个没有警局的地方。”

公孙捏住他下巴晃来晃去,“不要捣乱,加满油后开车回去了。”

白锦堂笑了笑,不过目光却是落在了不远处,加油站入口处停着的一辆黄色小轿车上。

公孙注意到白锦堂看了那辆车子好几眼了,就问,“干嘛?那辆蛋黄一样难看的车子惹到你?”

“他一路都跟着我们,而且大白天的闪灯不觉得很奇怪?”白锦堂说话间,加油的小弟对他们招了招手,示意加满了。

白锦堂站起来,而同时,那辆车子缓缓调了个头,开走了。

白锦堂微微皱眉。

“走吧,可能只是凑巧。”

白锦堂挑眉,“这么巧?”

公孙拽了拽他衣领,“果然外面的世界很危险,走,我们回警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