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TRINITY BLOOD:第16章狭路相逢(盛夏)

[猎人]TRINITY BLOOD - 第16章狭路相逢,作者:盛夏

=V= 不好意思,最近实在是忙,没有什么时间更。

那个...我非常喜欢五月天的那首《盛夏光年》。

=V= 里面就有一句歌词——“让盛夏去贪玩。”

咳嗽...不要拿砖砸我头,我自我检讨...

不过国庆节,我还是绝对要爬上来和大家聚聚面的。

祝大家国庆快乐,假期来之不易,大家要好好把握啊!!

本人打算去各大商场血拼...=-=

===============================分隔线====================================

早上刚从被窝里爬起来就看到手机上显示出一条未读短消息,我那超出常人的第六感立刻告诉我这绝对是小黑发来的。

打开一看,哦活活,不出所料果然是小黑同志~~~得意地撒花ING。

(作:滚,你少装了,明明是因为目前只有他有你的手机号码!)

看了看时间,是昨凌晨时候的,里面只说他昨晚就提前离开去做准备工作了。至于是怎么样的准备工作却只字未提,只大略地说了他这次的目标是红火睛。具体的内容还要等今天晚上他回来之后才能告诉我。

我暗叹一口气,准备工作?

哼,我看最多不就是提前去摸摸那些有收集人体器官的变态富商们的底吗?

其实要我说,要收集七大美色根本不用花那么多心思,直接问别人去买就好了。再不行的话,大型的拍卖会上总能买到一两样吧。

哎,肚子好饿,抬头望了眼墙上的钟才发现自己竟然一觉就睡到中午了啊。飞速地梳洗了一下,我就直奔餐厅而去。

特地挑了一个靠窗的位子,让外面的阳光可以透过玻璃窗暖洋洋地照到自己身上。虽然事实上我并不怎么喜欢阳光,但是那么多天来没晒太阳,竟然突然有点想念阳光的味道了。这让我不得不想起人的本质,人啊,总是要等到失去之后才知道怀念。

刚刚才在招待小姐那灼热好比炼钢温度的目光下点了份意大利面外加一碗罗宋汤,就突然听到不远处响起一个诡异而熟悉的声音。

“恩哼~♣,吃什么好呢~♠”。

此华丽却诡异的语调一出,我的手臂上就自动起了一层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不会的不会的...我不会那么倒霉的...

深吸一口气,偷偷利用眼角余光装作不经意地迅速扫了下身后四十五度角,也就是刚才那个声音的发源地。

黑线三条外加斜线四条快速爬上我的额头——那位置上正坐着一个穿着西装,头发整齐,总之就是从表面上看起来还勉强算正常的男人。

…但是…西索大人,您别以为您今天没穿小丑装没染绿头发没画眼泪星星没玩扑克牌,我就认不出你了!要知道,您的变态可是由内而外,自然而然,源源不断地散发出来的…

(作咳嗽:…你克制下克制下…怎么说西索大人的…)

“呐~♣,那就给我先来一个青苹果好了~♠。”

我还来不及擦去额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渗出的冷汗,背后那个声音又再次响了起来,并且重音十分明显地落在“苹果”上面…透露出说话者对于苹果那超出常人的热衷。

……不愧是西索大人,对苹果的喜爱程度果然已经到了令正常人发指的地步……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起死亡笔记里面那个超级喜欢吃苹果的死神硫克了。如果不是我,而换做是他穿越过来的话,一定能和西索大人立刻成为气味相投的好朋友吧!

(作:…汗…打死我都不干…因为…因为硫克不够美型!!!)

我僵在座位上是留也不好走也不行。

留在位置上的话,生怕无所不能的西索大人突然不知道怎么地就通过我的背影认出了我,然后N张扑克牌毫不客气地从我背后呼啸着飞来“招待”我。一场实施暴力与反实施暴力的战争之后,我GAME OVER了。

但现在离开位置的话,就害怕这举动反而引起了西索大人的注意,被他认出了我。然后一回头就看见我们强悍的西索大人边洗牌边扭着他那小细腰边冲我邪笑着走了过来,我拼命挣扎抗争,当然最后还是我GAME OVER。

就在我还在冥思苦想着怎么行动时,那边的西索大人却已经端着微笑接过招待小姐送上来的青苹果,然后貌似十分开心地大摇大摆地走了

…什么?走了?而且看起来还十分开心?

额…俗话说得好,变态心,海底针…

瞧西索刚才那兴奋样,估计是看到那青苹果之后又想起了哪个倒霉的小果实了,叹气,小果实们,遇到西索是你们一生注定的劫难。

抹泪,你们就好自为之吧。

于是这顿午饭就在我为被西索看上的小果实们的默哀与祈祷中被我解决了。

心情愉悦地解决完桌子上的食物后,我优雅地擦擦嘴巴,不紧不慢地拍了拍衣服才优哉悠哉地从位置上站起身来。

虽然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西索那些小果实们的痛苦上是不对的,但劫后余生的感觉还真不是一般地好,不知不觉中我朝门口走去的脚步也轻快了不少。

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以后绝对会是一帆风顺了啊。

“哎呀呀~♣”

我刚才还无比轻快的脚步瞬间顿住,不…不会吧…

“小枢枢用餐的速度还真的是十分的慢呢~♠”

带着鼻音的华丽声音此时却听上去带有点娇责的味道,如果对方不是他的话…N分不情愿地转头瞥了旁边声音所在地一眼,那半靠在墙上,正玩味十足地看着我的家伙不是西索还会是谁??

…为什么会这样…我难道真那么倒霉...

啊…神啊…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僵在原地,一时也不知道干什么,只是一味地盯着他那张脸看。

说实话,他没化妆的时候还真挺好看的。不愧是猎人三大美色之一,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就算他当场来个“西索出浴大曝光”,我怕也是没什么心情能欣赏的。

逃命才是王道啊…

西索冲我甩了甩他左手中吃剩下的苹果核,咧嘴朝我就是意味不明的一笑,“我可是在这里等了你很久了哟~♠”

难道…他从刚才起就一直边啃苹果边倚在这里等我吗?

我一瞬之间就觉得自己真的好象是掉入陷阱的白白胖胖肉旨鲜美的小白兔了。

“小枢枢要怎么补偿我呢~~♣”西索大人在一旁笑得十分得意。

滚…本大爷可没让你这变态等我,我还巴不得天天烧香拜佛,希望能离你越远越好呢。

当然了,这种话在这种时候,我也只敢在自己心里骂骂。我悲惨的穿越生活啊,泪水和鲜血都只能默默地往自己肚子里吞…

(作:咳嗽…你不要把自己搞得那么悲情好伐?)

“要不~♣”西索大人眯起了自己原本就细细长长的狭眼,“你就和我打一场来补偿吧~♠”

西索大人说话习惯性地会带上很多标点符号,但我很清楚明白地听出这句话里即使有很多个标点符号,里面也绝对没有问号存在。

现在我总算明白了…

现在我彻底地明白了…

刚才那个让他想起后阳光灿烂的小果实…

……

……

……

敢情原来就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