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熔岩与红蔷薇 - 第39章 by SUI岁

[海贼王]熔岩与红蔷薇 - 第39章,作者:SUI岁

“你说的‘大秘密’具体指的是什么?”

“呵呵,我凭什么告诉你,想知道的话就自己去找答案啊。”

“…………好,那至少告诉我你是怎样得到这个让长老会都动容的‘大秘密’吧。”

“老头子告诉我的,按照他的说法是‘生存下去的最后筹码’但当时还小,不明白那件事的价值,直到后来……后来的事你也知道了,直到我命硬躲过了无尽的追杀成长为那群老王八也忌惮的存在,我才醒悟到掌握了‘那个至宝的秘密’就几乎可以控制这整个世界!!”

“……………………控制世界么……你的思想还是一如既往的扭曲,这么多年一点长进都没有。”

“如果你所说的长进是和奴隶们手拉手搞叛乱的话,那不好意思,我的确没有那方面的长进。”

“……………………”

茵妮希斯宫喝了口茶,脸上虽然面无表情,暗沉的深蓝色眼眸里却满是复杂的思绪。

他们三兄妹之间虽说存在着巨大的隔阂,但在私底下,不管是冷血残忍的多弗朗明哥、聪明理智的茵妮希斯宫还是一直夹在兄长和堂姐之间当和事佬的小可怜罗西南迪,都对‘家人’这个概念极其重视。虽然茵妮希斯宫和多弗朗明哥依旧恨不得对方下一秒暴死当场,但在停战期,两人还是能冷静地坐下来喝杯茶什么的……可苦了提心吊胆盯着两人,就怕兄姐一言不合又撕起来的罗西南迪,‘哑巴’小弟缩在沙发里,谨慎地观察着正在交谈的两人的脸色。

茵妮希斯宫嗯了一声,没有说话,脸色看着有些烦闷。

多弗朗明哥往嘴里丢了块饼干,表情也不见轻松到哪去。他们头上都压着的那群掌控世界之至宝的老王八,不管是已经作为海贼在凡间肆意横行的多弗朗明哥,还是依旧生活在圣地玛丽乔亚一肩挑起整个家族的茵妮希斯宫,都被那些老奸巨猾的老鬼们抓着后腿,挣脱不得。

她的一举一动都关系到自己的身家性命,一个没把握好,下一回迎接自己的可就不只是一个小小的自杀性爆炸袭击这么简单。多弗朗明哥同样,虽然他已经在凡间小有实力,那群老头子暂时奈何不了他,但只要他没掌握好那个度,惹毛了那群手握这世界上最高权力、掌控着整个世界的老鬼,自己这条小命……也是任由别人说了算。

这个认知让堂吉诃德家的两兄妹同时黑了脸。

多弗朗明哥干脆把那盒还微微冒着热气刚出炉的烤饼干抓在手里,一口一个地吃着,道:“每个贵族都会在成年后的某个日子里接受‘圣地洗礼’,主持‘圣地洗礼’仪式的就是那些老鬼,那是个绝对保密的仪式,之后当事人才知道接受‘洗礼’时发生了什么,而那个‘大秘密’就是在接受‘洗礼’时一同被继承下来……至少我那老头子是这样的。”

茵妮希斯宫点点头,道:“我听父亲说起过这个,父亲的意思是说等我正式继承家族后便会收到长老会的传召,去接受那个所谓的‘圣地洗礼’。近年来父亲身体每况日下,已经先后三次向长老会递交了继承式的申请,却不明原因被压了下来……听你这么一说,倒是解了我的疑惑。”原来她的小动作早就被老头子们监控到了。

罗西南迪默默地给脸色很差的兄姐添茶加水,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茵妮希斯宫沉吟了一会儿,道:“明明知道那些老鬼只是想借你的手来除掉我,你还掺和进来干什么?难不成真的想回来继承家业么。”

多弗朗明哥当即就露出一个仿佛吃了SHI一样的表情,嗤笑道:“你别搞错了,当玛丽乔亚把老子赶出来那一刻,老子就已经发誓绝对不会回到那群大垃圾之中去,破坏掉他们掌中的这个世界才是我所希望的,别动不动就把什么继承家业挂在嘴边,恶心死我了。”

看着茵妮希斯宫瞬间紧皱的眉头,罗西南迪生怕她发火,默默地举起一张纸:这些年他吃了很多苦,茵妮希斯你别在意他的过激用词。

茵妮希斯朝他看了眼,默默地喝口茶,咽下了哽在喉间的怒火,道:“那你是什么意思?暗杀我纯粹好玩儿?”

多弗朗明哥露出个恶意的笑:“嘛,两年前是还觉得也许你消失了对所有人都有好处,我也能接手更多的筹码也不一定,但现在嘛……那群老鬼打的主意我算是摸明白了,不然你以为这两年多你能安心躲在家里养伤?不过说起来……”终于想起了今晚他来的目的,多弗朗明哥咔擦一声咬碎口中的饼干,额头上青筋暴起,整个人的气势瞬间就凶猛了起来:

“你他妈插手我的生意做什么,想挑事么?!!”

茵妮希斯宫迎着他的恶意巍然不动,转手甩出一份文件,丢在他面前:“回敬一下你两年前的‘礼物’而已,一份产业换我卧床养伤两年,你不亏。”

“……我看你是活不耐烦了,果然还是要……给我做什么?老子不想看!”多弗朗明哥刚要撂狠话,就被罗西南迪递到眼前的茵妮希斯宫甩出来的文件堵了回去,对着当和事佬的弟弟不好发火,他只能接过来。

高大的金发男人翻了翻那份文件,里面夹杂着好几份产业转让合同,前半部分是关于主家无条件吞并他在香波地群岛人口贸易的生意,后半部分则是一些药草种植、稀有原材料培育产业的转让文件,转让方已经签上了茵妮希斯宫的亲笔签名,而接受方却空着……

多弗朗明哥挑眉:“……你什么意思?”

茵妮希斯宫淡然道:“我原本打算如果你今天是来杀我的,就干脆把你斩杀在这里,免得再放你出去害人(罗西南迪连忙拉住就要动手的多弗朗明哥),但要是你能冷静地坐下来,大家公开坦承谈一谈,只要是谈得拢,我就会对你的损失作出补偿。”

多弗朗明哥当即就要翻脸,举起文件作势要摔:“老子才不要你在这假惺惺……”

“接受来自家人的帮助就让你这么难受吗?”

却被茵妮希斯严厉的话语阻止了。

金发的女人用那双深蓝色的眼眸定定地看着他,吐字清晰道:“你整天对着你那帮‘家族成员’口口声声说什么家人最重要,结果到了有血缘的亲人面前,就狗屁不如是吗?混账东西!你当年可以手刃亲父,是不是现在还要手刃亲妹啊?!”茵妮希斯说到这里火气就上来了,刷的站起来一把将手中的茶杯砸在地板上,发出噼啪的破碎声:

“你这幅狼心狗肺的德行!我绝对不容许罗西南迪留在你身边!!要是哪天发生点什么争吵,是不是回头我就只能看到罗西南迪的尸体啊?!!!!罗西!从今天开始你跟我过!!离这个冷血的混蛋远些!!”

被点名的罗西南迪一激灵,连忙摇手。而他哥则是跟被踩了尾巴的狮子一样瞬间就炸毛了:“柯拉松是我宝贵的亲生弟弟,谁也别想把他从我身边夺走!!如果谁伤害他我必定要他血债血偿!!!我绝对不会伤害他,你要带走他,想都别想!!!”

即使他背叛?

茵妮希斯宫看着犹如头盛怒的狮子般的多弗朗明哥,将这句反问吞回了喉咙里。

她隐晦地看了眼正努力拉着他哥不让他暴走的罗西南迪,与惊慌中却暗藏理智的堂弟目光交错。

那双暗红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无奈,最终却还是坚定地朝她摇了摇头。

………………真不愧是亲兄弟,都一样的固执己见。

茵妮希斯宫紧紧地抿起了嘴唇,藏在纯白羽毛大衣里的手掌紧握成拳。

当哥哥的天性凶恶,被这个世界残忍以待后,最终成为了残暴的海贼,目标是破坏这个世界。

当弟弟的天性善良,同样经历了世界最黑暗残忍的一面,却成为了正义的海军,目标是阻止兄长作恶,保护这个世界。

……

………………

这个样子,让她到底该怎么做……才好。

最终,当谈话进行到末尾即将结束时,茵妮希斯宫还是咬着嘴唇,沉声说出了自己的决意:

“多弗。”

已经起身打算离开的高大男人脚步一停,没有回头。

茵妮希斯宫静静地坐在单人沙发里,十指交叉放在腹前,声音是一种难得的严厉:

“你明明有无数种方式可以活,却唯独选择了‘最恶’的一种,我知道我们之间存在着意识上的巨大差别,我也不指望你能理解我的想法……”

多弗朗明哥:“……………………”

罗西南迪看了眼沉着脸的茵妮希斯,仿佛知道了她想要说什么,默默低下了头。

“…………但唯有一点我们两人都可以肯定——堂吉诃德家族的人,一旦认准了某件事,就会倾尽所有去达成,去追寻,并为其奋不顾身,勇往直前。你是如此,我也是如此。”

罗西南迪同样。

黎明静悄悄的来临了,天边渐渐冒出一丝亮光,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出现了那个破除黑夜、点亮整个世界的大光球。

迎着朝阳,堂吉诃德家的两兄弟高挑的身影逆光而立,被光芒拉长的影子延伸到茵妮希斯宫脚下,此刻,兄妹三人之间只隔着一道影子的距离,只要伸手,就可以抓住彼此。

却终究有太多的东西隔开了他们的世界。

茵妮希斯宫深蓝色的眼睛里似乎浮起来一丝雾气,脸上却依旧面无表情,她开口,声音沉稳而冷静:

“事到如今,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仅我个人的想法来说,希望下次见到你……是在海军的大牢里。残暴的海贼,堂吉诃德·多弗朗明哥,你的残忍终究会为你招致祸端。”

多弗朗明哥沉声哼笑了一下,终于迈开了步子,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卧室,来到了阳台上:

“那些世界政府的走狗们可奈何不了本大爷啊,天真的小丫头……不过借用一下你的说法好像也挺有意思的。”一边说着,身披粉红色羽毛大衣的高大男人一把跳上阳台护栏,蹲在上面,侧过脸看向屋内的茵妮希斯宫,从未摘下的奇怪墨镜闪过一道光芒,嘴边是充满了恶意的笑意:

“仅我个人的想法来说,希望下次见到你……是在堂吉诃德家族下任家主的葬礼上。异类的天龙人,堂吉诃德·茵妮希斯宫,你的天真终究会将你自己埋葬入永眠之地。”

茵妮希斯宫:“……………………”

没有等茵妮希斯宫做出反应,下一个瞬间,那个高大的男人就朝空中一跃,用线线果实的能力在空中划出‘空道’,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她的视线中。

再度被丢下的罗西南迪一捂脸,干脆叹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烦躁地拿出打火机点了根烟,默默地抽着。

茵妮希斯宫起身,缓步走到他身边,还没开口,就听那个‘哑巴’堂弟张口说话了:

“抱歉啊,茵妮希斯,他一直都是那个样子,你别跟他置气。”

原来你没哑啊?!!

茵妮希斯宫一脸崩溃地看着坐在地上叼着根烟的堂弟。

“这么多年,真是辛苦你了……罗西。”

“没什么,战国桑把我当儿子一样照顾,我其实过得挺好的。倒是我哥……他之前四处流浪,还要躲避追杀,的确是吃了不少苦。”

“虽然从纸面上得知了你们两的事情,但真要经历一番的话,真是无法想象……哎……”

“………………还好吧,熬过去就没事了,我们这样不也还是活下来了吗。倒是你,千万要注意言行,不要再被那些老鬼抓着把柄了。”

“那几个老头子的情报来源无非就是CP0那些特务们,我的情报会被掌握,必定是身边有‘暗鬼’。其实我早就有这样的怀疑了,这次出巡就是希望能借此机会把那些小虫子们抓出来……算了跟你说这些做什么,你别担心我,我自有分寸,倒是你……”卧底在亲哥身边,为海军暗中传递消息……

“啊,我知道的,这也是我想要做的事,茵妮希斯你别插手。”

“………………我知道了。”

“谢谢。”

“…………………………罗西。”

“嗯?”

“我数三秒,给我把烟掐了。”

“!!!!!”

看着自小疼爱的堂弟翻过护栏、落荒而逃的身影,茵妮希斯默默放下了手里拎的大花瓶,撇撇嘴到底是放了他一马。

温暖的晨光洒在这个小阳台上,照的年轻贵族一头华丽的灿金色大波浪卷发耀眼无比,妆容精致、身材姣好的女人站在阳光下,目光放在了不远处广阔蔚蓝的大海上。

如果他们三兄妹注定命运多舛,那她也不能输给那两个男人。

为了自己的目标……奋不顾身么。

最终,金发的女人只是无奈一笑,摇了摇头。

而室内的那张三条腿的小茶桌上,原本躺着的那份转让文件也已经消失得毫无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