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独一无二 - 第6章 Chapter06. by 北川有暖

[柯南]独一无二 - 第6章 Chapter06.,作者:北川有暖

一向聪明伶俐的结月听到安室透这句话也忍不住呆滞了一瞬,反应过来后她就有些气结,什么嘛这人,他家里有糖……难道她还能去他家里吃不成?

到时候是吃糖还是吃人都说不定。

在收到圭小姐的短信后,出于对柯南的担心,几人对房间里的线索重新进行了梳理,发觉死者好像与之前的银行抢劫案有关。

房间里的电脑有密码,这让毛利小五郎有些苦恼,安室透适时地开口:“大家都是怎么设置密码的呢?”

嘁,又来了,这幅诱导的口吻,怕不是想空手套白狼的知道他们三个的密码啊!结月在心底翻了个白眼,在听完名侦探的密码居然是小五郎的谐音后,忍不住感叹这也未必太简单了些。

“松田小姐你呢?”毛利兰问她。

见安室透也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结月清了清嗓子说道:“是数字零零零零。”

“比我的还简单啊,这又是什么谐音?”毛利小五郎吃惊道。

面对安室透的默不作声,结月狡黠地眨了眨眼睛,半真半假地说道:“前男友的名字呗……说起来‘透’有着虚无的意思,和零的意思似乎也差不多。安室先生,这么看,你和我很有缘分呀。”

毛利小五郎汗颜,他没记错的话上次酒店里大家好像都说这姑娘的前男友已经死了吧,这么对安室说岂不是有种咒人家的感觉?或许她不是喜欢安室,而是和他有仇吧?

安室透刚引导着毛利小五郎找出写着电脑密码的纸条,然后就听到了结月这话,对此他亦是分不清真情假意地笑了笑:“那真是我的幸运了。”

两个人不动生色地又打了一圈官腔,然后又都去关注电脑里面的内容了。

只有毛利兰默默地想着,待会坐车的时候,她一定不和结月小姐抢副驾驶的位置,这位小姐看起来娇娇小小、温温柔柔的,但是凶起来的时候眼神是真的好可怕。

毫不掩饰的、志在必得的占有欲啊。

**

在大致分析出了圭小姐真正的身份与她的目的地后,几个人急忙离开这个银行抢劫犯的房间,毕竟把柯南救回来才是事不宜迟的事情。

尽管结月觉得柯南这个小孩子那么聪明,如同安室透所说,他是自己穿着鞋跟出去的,这孩子应该能保全自己的吧。

现在的小孩真的是越来越厉害了,青出于蓝,让身为成年人的她颇有压力啊。

透君小时候应该也是个很聪明的小男孩吧,可惜他们俩认识的太晚了,她都没见到…

结月这么想着,余光悄悄瞄了一眼身旁正眼神专注地开车的某人,都说男人在认真的时候最有魅力,对此她深以为然。

不过这个人不认真的时候也很有魅力的啊。

正经亦或者不正经,她都喜欢。

透君的侧颜杀真的是很迷人啊,握着方向盘的手指修长,上次被这只手牵着、抱着的感觉真是让人怀念。

结月正恍恍惚惚地想着,忽然听到身后小兰提到了什么“蓝色的车”,然后她的耳边就响起了安室透的声音:“结月小姐——坐稳了。”

白色马自达迅速地在前方的车道来了一个漂移,紧追着那辆柯南所在的蓝色小车而去。

结月原本乖巧的交叠在身前的双手,此时已经下意识地扯住了安全带,这熟悉的飙车感觉,还真是安室透一如既往的风格……咦,旁边那辆车上打开车门想要做什么的眯眯眼先生是谁,在飞驰的车上做这种动作未免太危险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感觉到身旁的安室透在这一刹那似乎有点不太对劲,整个人好像瞬间绷紧了一般,像是警觉的猎人注意到了自己非常忌惮的猎物。只是两辆车擦肩而过的片刻而已,这两个人隔着车门对视的那一眼到底碰撞出什么火花了,莫非他们两个是什么故人?

这几年安室透又是怎么过的呢?

嗯,结月撇了撇嘴,她是想用一种正宫捉奸的心态去打量安室透周遭的所有人的,因为她的确也不知道这家伙背着她都做了些什么,然而不过一瞬间她就把这种想法从脑海里赶出去了,瞎想什么啊真是的。

正主就在旁边,有机会直接问清楚就是了。

**

这时候安室透忽然开口道:“毛利老师,请系好你的安全带,兰小姐,请你紧靠着毛利老师和他坐在一起……松田小姐,请解开你的安全带。”

被点名的结月“啊”了一声下意识地照做,然后她就忍不住在心底腹诽,为什么她总是对安室透的话言听计从啊喂——嗯?!

错愕的瞬间解开安全带的结月已经被安室透一把揽到了怀里,她整个人紧靠着他,胳膊紧靠着胳膊,裙子紧贴着牛仔裤,微一抬头便能吻上让她惦念许久的面容。

温香软玉在怀,安室透却没忘了正经事,他一手揽着结月,另一只手猛打方向盘,超过了那辆蓝色小车,并用副驾驶座的那端硬生生地撞上了对方的车头,逼迫对方司机紧急刹车,愣是把那辆车给逼停了。

结月猜测,开车的那位小姐可能现在整个人都趴在安全气囊上吧。

两车相撞的瞬间,玻璃碎片四溅,结月下意识地把头埋在了安室透的怀里,而安室透原本揽着她的手此时也已经变成了一个保护的姿势,倒不如说是他有意让结月这么躲避——他的手指穿过她的发丝,按在她的脖颈上,她的脸紧贴在他身前,触碰到的是冰凉的纽扣。

然而那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在她听来,却觉得震耳欲聋。

好怀念啊。

**

柯南被成功救出后,穷凶极恶的持枪犯也被另一个骑摩托车的姑娘给制服了,结月坐在驾驶座上若有所思地盯着下了车接电话的安室透,她倚在他的座位上,感知着他方才留下的温度。

要是没有人在的话,她还挺想直接坐在他腿上的。

虽然明知道这只是为了救人而采取的办法,但结月还是有些庆幸方才是她坐在副驾驶上,不然的话被一把揽过去的不就是别人了吗?

不过这么危险的举动恐怕还得去警视厅做个笔录什么的,而且看起来修车的费用也不会太低啊。

她打量着汽车损毁的部分,有些担忧地想:应该还是能开一开,然后把她送回家的吧?

话说没有女朋友的男人不是都把自己的爱车看的十分重要的吗,安室透这么折腾自己的车,是他太有钱了还是他不需要把爱车当女朋友?

结月觉得应该是后者,毕竟肯定有人愿意排着队当他女朋友,所以他压根不用愁这方面的事情。

哇这么想感觉好过分哦!不听,一定是因为他正义感爆棚要救柯南小朋友所以才损毁了爱车的!

“松田小姐,我送你回家?”挂了电话的安室透走过来轻敲车窗,“时间太晚了,你一个人回家不太安全。”何况这姑娘本就是因为被跟踪的事才来委托毛利侦探的。

毛利小五郎的眼神在这俩人之间转了转,按说他接受了这姑娘的委托,应该即刻去处理这件事的,不过现在看来,他可以把一少部分酬金分给安室……大家都是成年人,当他看不出吗,松田小姐摆明了更想让安室透保护她。

“咳,是啊,松田小姐,让安室送你回去吧。”毛利小五郎咳嗽了一声说道,他带着女儿下了车,“我们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了。”

结月勾了勾唇角,摇开了车窗玻璃:“南瓜车要在十二点以前回去哦。”

安室透弯腰凑近:“那公主可要留意自己的水晶鞋。”

他总是这样,会自然而然地接过她的话语,无论她说的是多么幼稚的存在,他依然会配合她将对话进行下去。结月低着头想,比起灰姑娘她还是更愿意做睡美人,毕竟后者可以什么事情都不用操心,只用躺在那里,就会有王子将她吻醒。

亲醒的诶,那得是多激烈的吻啊……

**

安室透送完结月后的下一个目的地自然是汽车修理厂,不过在汽车停到公寓楼下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路上无比乖巧装出一幅鸵鸟模样的结月:“松田小姐,我好像还是知道你家的地址了哦。”

那还不是本小姐把地址送给你的啊,都说了进展要由她掌控的!结月咬了咬唇,直视着他的眼睛说道:“安室先生不送我到楼上吗,万一对方埋伏在走廊楼道里,那我岂不是很危险?”

不用结月说他也是打算送这姑娘进家门的,但这种话被结月主动提出来,总让安室透觉得有些好笑,他翘了翘嘴角:“恭敬不如从命。”

呵,男人。

结月下了车,两个人等待着电梯从顶楼缓缓下落,倒是安室透先开口问了一句:“上次在酒店遇到时,松田小姐好像有提到你和大井女士有私人恩怨。”

古泽女士和结月的矛盾他已经知道了,但大井女士和结月又有什么纠葛呢?

“是啊。”结月心不在焉地回答道,“我和大井女士的儿子相亲过,但那个男人太不正经了,见我第一面就想爬我的床,被我泼了一身酒跟他直接说了拜拜,大井女士对自己的儿子特别引以为豪,估计是觉得我很不识好歹吧。”

这可的确是结月一贯的作风。

不过……相亲?

还想爬床?

安室透眯了眯眼睛,那这个人被泼一身酒还真的是惩罚的太轻了。

“对于跟踪的人,你有没有什么想法?”他换了个话题,“会不会就和大井女士的儿子有关,依照松田小姐的性格,恐怕生活里少不了这样难缠的追求者吧。”

咦,这话怎么有点酸?

结月诧异地抬头看他,却见这人面上一本正经,弄得她也忍不住失笑:“应该不是大井女士的儿子,我有和那个人打过一次照面,我并不认识他。不过的确是这样,我自从读高中以来就经常遇到这样头疼的事情,不过呢……”

她故意拖长了尾音,伴随着电梯叮的一声打开了门,结月笑得眉眼弯弯:“这些追求者我一个都不喜欢。”

**

安室透对结月高中时被追求的事情的确有些印象,松田阵平有对他们提起过妹妹遇到了讨厌的男生,以爱情为名感动自己却给女孩子带来困扰的痴汉……弄得他们每个人都忍不住摩拳擦掌,想要给这臭小子一个教训。

喜欢才不是这样啊,喜欢应该是让对方幸福,而不是给对方带来困扰,不然的话,那就只是感动自己的自私罢了。

最后他们倒也没动手,只是把那个家伙警告了一番,至于后来就不是很清楚了,这种人应该不会锲而不舍地跟随结月这么多年的吧?

“安室先生不进来喝杯茶吗?”结月把玩着手里的钥匙。

她撩拨的可不是钥匙,她这是在拨人心弦。

安室透的眼神从钥匙上一扫而过,他摇了摇头说道:“不了,松田小姐早些休息吧,记得关好门窗。”

他才刚和贝尔摩德通过电话,这个女人不知道藏在哪里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呢,此时不适合把结月牵扯到她的视线里来——不然送委托人都送到人家闺房里去了,岂不是太逾越了吗?

“好吧。”结月善解人意地点点头,他果然是因为正义感才去救柯南的,才不是对她念念不忘。

“安室先生晚安。”

“晚安。”安室透说道。

他正是因为对她念念不忘,所以才要小心地保护她啊。

**

结月倚着房门叹了口气,她家里是真的很干净诶,也没有出现餐盒、内衣乱丢的情况,不至于让男伴进来会产生不好的联想。

算了,进展不宜太快。

不过那个牛轧糖真好吃诶,结月决定拿出手机向安室透多要一些糖,下次她去波洛咖啡厅取也行啊,嗯,先把鞋子换了吧。

诶?!

她忽然感觉到了不对劲。

她记得她出门之前,拖鞋好像不是放在这里的吧。

结月瞬间屏住了呼吸,手指一动,原本编辑短信的页面瞬间变成了通话页面,她下意识地就给安室透打了个电话。

然而在下一秒,结月匆忙躲开身旁一侧突如其来的袭击,后背撞上了电灯的开关,一时间整个房间陷入了黑暗之中,只有电击/枪的火花散发出幽异的光。

**

安室透坐在车里抬头看了一眼结月所在的房间,客厅里是亮起了灯的,他在下面抬头眼巴巴地看她,她却没怎么留情地打开窗户往下看一看啊。

嗯?怎么打了个电话过来?

“喂,松田小姐——”几乎是在电话接通的瞬间,他刚刚说出这句话,结月房间里的灯啪嗒一下灭掉,在漆黑的夜晚、家家户户灯火通明的情况下显得格外的突兀。

“松田结月,你不记得我了吗……”他听到电话那边传来了男人的声音。

难道说?!

安室透急忙打开车门,看着还在上面打转的电梯,来不及了——他咬了咬牙,转身奔向楼梯,失算了,那个跟踪狂居然就在结月的房间里!

或许他真的应该进去喝杯茶的。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