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在忏悔[末世] - 第74章在陇西七 by 秋宛若

作者在忏悔[末世] - 第74章在陇西(七,作者:秋宛若

贺清洵一看到那个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人的脸就知道为什么殷子充他们没有提前发现他了,这人他重生前曾经见过几面,异能非常特殊,可以使自身为中心的一定范围屏蔽外部丧尸感知和精神异能者探查,归类为空间异能的变种,现在此人应该是刚刚觉醒,精神异能者只要靠近一定距离依旧能察觉到他的存在,丧尸也是一样,也是这里之前被清理过,否则可没这么安稳。

贺清洵没有贸然靠近,这人除了这个异能之外还有速度异能,传闻他被某些基地掌权者雇佣做过几次暗杀一类的工作,而当初贺清洵的势力并不在西北这边,因此难辨真假,只能确定这人本身的身手应该是不错的。

“喵嗷?”刚才被引走变异暹罗猫叼着鱼跳了上来,看到多出来的人类立刻炸了毛。

贺清洵飞快算计了一下救助这个人的得失,估计在五五之数,‘不太划得来啊,’在贺清洵决定放弃之前,看到楼下向他做着不知名手势的邱以嵘……‘算了,总比他有用。’

邱以嵘并不知道因为有自己做了对照组,贺清洵已经决定了要接纳一个‘刺客’进来,他还在拼命的打手势想要引起贺清洵的注意,他想了想,将左手举高,四指并拢弯成一个弧度,大拇指反向下指地,右手握拳摆在左手大拇指的正下方。

“你那手势什么意思?”方涵好奇道。

“问号啊”邱以嵘说着将手势对准了殷子充,“看,我左手是耳朵,右手拳头代表那个点……”

“噗……”齐明琥上前一步,用右手做了和邱以嵘左手一样的动作,然后拼到邱以嵘的手边,正好比成了一个‘心’型,“我还以为你要跟贺哥示爱呢。”

邱以嵘吓得一个激灵,殷子充也跟着笑起来,一手圈住邱以嵘的脖子,一手在他头上来了一下,“你完了,等着穿小鞋吧。”

“大齐你这简直杀人不见血。”邱以嵘没敢反抗队长的权威,直瞪着齐明琥埋怨道,后者听了这话完全没有丝毫愧疚之心的歪头卖了个萌。

说话间,贺清洵已经拎着之前那只变异猫跳了下来。

“上面什么情况?”殷子充将贺清洵手上的猫接过来看了看,发现猫毛炸着,有些部分的毛甚至有些卷曲,大概是被电晕的,这对普通猫来说也许致命,而这只变异猫只是晕了过去。

“变异空间系异能,”贺清洵扫了一眼其他人,又补了一句“大概是。”

殷子充挑挑眉,他不记得自己有这个设定,果然平行世界是平行世界,他的小说也只是他的小说,果然还是应该分开来看吗?

“他能保障一定范围内的生物不被丧尸和精神异能探查到,但在距离足够近的话异能无效。”贺清洵解释道,“所以刚才你们直到他的正下方才感觉到有人存在,升级后也许会更厉害,但目前来看挺鸡肋的。”

殷子充点点头,“那你的意思是?”

“观察一下。”贺清洵充殷子充眨了眨眼,因为其他人也在,他不能把那人还有速度异能的事说出来。

殷子充顿时明白了这人在贺清洵的前世应该是有点本事的。

众人见殷子充一点头,也不用分任务,冯楠和王耀两个一起上楼准备将人抬下来,邱以嵘原劭谙方涵齐明琥几个一起继续刚才未完成的探索工作。

殷子充手里昏迷的变异猫接过来撸了几下,打开车门准备放进去,结果迎面就对上妮妮犀利的双眼,那眼神仿佛在说‘狗奴才!你居然有别的猫了!’殷子充被自己的想象逗笑了,身手摸了摸妮妮的脑袋,“乖,这是只公的,你依旧是我们队伍里唯一的公主”

妮妮当然听不懂殷子充在说什么,它的全部注意力都在那只同类上,见殷子充将它放到旁边的座位上,忙凑过去闻了闻,而方才被它压在爪下的皮卡丘则立刻跳起来窜到座位底下去了。

殷子充见妮妮没有对陌生猫大打出手,便放下心来,转头向楼上望去,冯楠和王耀显然是打算偷个懒,正用绳子将人捆了个结实,从楼顶一点一点往下吊,冯楠见殷子充抬头看过来,咧嘴一笑,“这样快一点。”

结果人被吊在半空中的时候就醒了,估计被这个状况惊到了,立刻奋力挣扎,绳子荡出去好远。

“哎哎哎,兄弟你别动,我这就救你下来,”在一楼平台接应的王耀探身捞住身子,“你别动你别动,我们不是坏人。”

那人本就刚醒,还处于别人的话他能听到但是暂时听不懂的状态,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扑腾的更厉害,只见他一脚蹬在墙上,然后一扭身就将王耀踹了个跟头。

“喝!”冯楠见状,立刻断了手中的绳子,那人便一头栽倒在一楼平台上,原劭谙他们听到动静也跑了回来,帮忙将人按在地上。

“喂,你冷静一点。”齐明琥整个人骑在那人背上,“我们路过这里,看你昏迷了才救你下来。”

那人也不知信了没有,身体倒是不再挣扎,几人见状便缓缓卸了力气,谁知这时他突然发力,竟叫他把人都掀到一边去了,可惜双手被束缚在身后,尝试了两次才站起来,可惜刚刚站稳,就被贺清洵一脚踢在腿窝处半跪下来。

贺清洵一手制住那人的脖子,“想死?”

站在一边摆着‘我是从不轻易出手的幕后老大’造型的殷子充简直要维持不住自己高贵冷艳的表情了,贺清洵那动作那语气简直是大写的反派标配。

那人被迫仰着头,一副宁死不屈的表情,殷子充这才看清他的正脸,出乎意料的长得不错,忽略掉脸上的青紫的话,可以说是非常英俊了。

殷子充向前走了两步,示意贺清洵将人放开,“我们只是来收集物资的,发现你在上面躺着,就把你救下来了,都是顺手的事儿,绑着你只是以防万一。”

那人看了看殷子充,没有说话,想来还有疑虑。

这时,冯楠跳下来,手里拿了把枪,“这是你的?还是抢别人的?”